第二部分 思想圣哲


最博学的人亚里士多德










  在两千多年前雅典城外的一所学院里,经常有位身穿长袍的学者,带领着一群弟子,在浓阴覆盖的大道上漫步。他踱着方步,边走边讲;学生们也踱着方步,跟着老师亦步亦趋,静静地听着,默默地思考着,有时又会跑到前面拦住老师,和老师进行热烈的辩论。他们的神情是那么的逍遥自在,以致当时有许多人称他们为逍遥学派。这位学者就是亚里士多德,被誉为古代西方世界最博学的人。
  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公元前322)生于希腊北方色雷斯的斯塔吉拉城,他的父亲是马其顿王阿明塔二世的御医,亚里士多德也经常出入于马其顿王室。17岁时去了雅典的柏拉图学园,成为柏拉图的学生,学习达12年之久。后来又担任学园的教师,直到公元前347年柏拉图死后,才离开那里,到小亚细亚一带讲学。公元前343年,他与国王的养女皮蒂亚斯结婚,并被聘为马其顿太子亚历山大的教师。这以后,亚里士多德在雅典的里克昂附近创办了一所学校,从事教育和科研活动。而后12年中,他把学院建成当时探讨各门类问题特别是生物学和历史学方面问题的中心。而他自己的大部分著作,也是在学院中完成的。
  亚历山大死后,雅典人就反叛起来了,并且攻击亚历山大的朋友,包括亚里士多德在内。亚里士多德被判以不敬神的罪。但是他不像苏格拉底,他迁到了雅典以北的哈尔基斯,以避免受刑。第二年(公元前322年)他就死去了。
  亚里士多德是古希腊百科全书式的学者,是古代知识的集大成者。他研究和讲授的内容涉及当时知识的一切领域。他是世界古代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科学家和教育家。他创立了形式逻辑学,丰富和发展了哲学的各个分支学科,对科学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亚里士多德是位孜孜不倦的寻求科学、追求真理的伟大思想家。他有一句名言: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他广博而雄厚的知识,在全面考察和批判总结以往哲学成就的基础上,建立了自己的哲学体系,成为古希腊哲学思想的集大成者,也使古希腊哲学发展到了高峰。
  亚里士多德首先是个伟大的哲学家,他虽然是柏拉图的学生,但却抛弃了他的老师所持的唯心主义观点。他批判柏拉图的唯心主义的理念论,主要指出了一般不能离开个别而存在,事物的本质,即“形式”在事物之内。他提出四因说,认为具体的事物是由四种原因而构成,即质料因、形式因、动力因和目的因。在具体事物中没有无质料的形式,也没有无形式的质料。质料与形式结合的过程,就是潜能转化为现实的运动。这一理论表现出他的自发的辩证思想。但他又认为,“形式”是积极能动的因素,并提出有一个没有质料的形式作为一切事物的最后目的和运动的最终原因,这就是“第一推动力”,从而倒向了唯心主义。他主张认识的对象是外在的事物,强调感觉在认识中的重要性,思维依赖于感觉。这里紧密地接近了唯物主义。但他又认为,理性的知识是“高贵的”知识,纯思辩的生活是最幸福的生活,是人生最高的理想,理性的发展是教育的最终目的。这一理论表现出自发的辩证法的思想。
  亚里士多德把科学分为:
  (1)理论的科学(数学、自然科学和后来被称为形而上学的第一哲学);
  (2)实践的科学(伦理学、政治学、经济学、战略学和修饰学);
  (3)创造的科学(诗学)。
  它对所有以上的学科几乎都进行过研究并有独到见解,他是形式逻辑学的奠基人,他力图把思维形式和存在联系起来,并按照客观实际来阐明逻辑的范畴。他被马克思誉为“古代最伟大的思想家”。特别是他的著作《工具论》、《形而上学》、《物理学》、《伦理学》、《政治学》、《诗学》等,对后来的哲学和科学的发展影响颇深。还可以说,在希腊科学史上,亚里士多德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因为他是最后提出一个整个世界体系的人。亚里士多德的教学思想主要散见于其《政治学》和《伦理学》中。
  亚里士多德对后来的整个西方思想有巨大的影响。在古代和中世纪期间,他的著作被译成拉丁语、叙利亚语、阿拉伯语、意大利语、法语、希伯来语、德语和英语。后来的希腊作家都研究他的作品,赞美他的作品。他的著作对伊斯兰教哲学有着重大的影响。在许多世纪中,他的作品一直统治着欧洲思想界。阿维罗伊斯(1126—1198年,阿拉伯医生、哲学家,生于西班牙哥多华,曾注释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也许是所有阿拉伯哲学家中最著名的哲学家,他努力把伊斯兰教神学和亚里士多德理性主义加以综合。中世纪最有影响的犹太教思想家麦孟尼底也为犹太教做了类似的综合。但是这类著作中最著名的是基督教学者托马斯·阿奎那的伟大著作《神学大全》。受亚里士多德深刻影响的中世纪学者多不胜举。
  人们对亚里士多德的羡慕如此之深,以致于在中世纪末期到了近乎崇拜偶像的地步,他的作品已不再是一盏指路的明灯,而是成了一件禁止人们进一步探索知识的紧身衣。亚里士多德喜欢进行独立观察和思索,无疑他不会赞成后世人对他的作品所做的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