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艺术巨擘


交响诗人柏辽兹










  作为19世纪上半叶法国音乐最伟大的代表者,柏辽兹集作曲家、指挥家、音乐评论家于一身。
  1803年12月,柏辽兹生于法国南部的一个小城科特·圣安德列。他父亲是一个医生,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继承家业。柏辽兹从小对音乐就情有独钟,而且表现出了不错的天赋。由于父母的反对,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爱好,1821年来到巴黎学医。当时的巴黎是欧洲文化中心,在巴黎学习的一段时间里,柏辽兹没有放弃学习音乐的一切机会。他参加歌剧院的演出,在巴黎音乐学院图书馆阅读歌谱。而当时上演的格鲁克的歌剧《伊菲革涅亚在陶洛人里》和贝多芬的交响曲,使他激动不已,从而坚定了从事音乐工作的决心。后来,在父亲的威胁下,他以与家庭脱离关系为代价选择了音乐道路,进入了巴黎音乐学院学习。
  柏辽兹的创作活动,早在他到巴黎之前便已开始了,但他在这时写出的一些室内音乐作品,并未为被出版商所采用。年轻时的柏辽兹是个富于小资产阶级革命精神的浪漫主义作曲家,曾写过《希腊革命》大合唱。法国七月革命时走上巴黎街头高歌《马赛曲》,后又把该曲改编为大型管弦乐队与二重合唱的乐曲。
  1830年,《幻想交响曲》的创作使他名声大振。后来又写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独唱、合唱与乐队)、《哈罗德在意大利》(中提琴与乐队)、《罗马狂欢节》(乐队序曲)、《安魂曲》(乐队与合唱)、《本维努托·切里尼》(歌剧)、《浮士德的沉沦》(传奇剧)等很多作品。但他的一生却在贫困饥寒中度过,老年时又不幸丧妻丧子,1869年3月8日,柏辽兹在巴黎孤单地死去,他的遗体由古诺、托玛等著名音乐家护送,在《葬礼与凯旋》大交响曲中的《葬礼进行曲》的音乐声中入葬,结不了一生。
  柏辽兹的主要创作都是在法国历史上最动荡的三十年代写出的。他创作时力求创新,除采用“固定乐思”的手段外,还以新颖、明澈的配器效果和戏剧化的处理来丰富交响乐的表现力,是著名的浪漫主义大师。柏辽兹的名字同法国浪漫主义文学大师雨果,浪漫派画家德拉克洛瓦相提并论,堪称法国浪漫主义三杰。
  在音乐的浪漫主义时期,柏辽兹,此外还有李斯特和舒曼,都是新型标题交响乐的创造者,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则是这类作品中的第一部。柏辽兹的标题性交响曲,用音乐的形象以表达诗与文学的构思,由于结合姊妹艺术的一些因素,因此音乐的画面明晰、情节具体,他的作品越来越戏剧化。他的交响曲常用代表音乐的主要形象的主导动机加以贯串和统一。其布局之宏伟、描绘之具体、以及感情之充溢,都具有巨大表现力。除音乐创作外,柏辽兹的音乐评论活动也很出色,他从1835年开始,几近三十年的评论活动,留下了大量文笔锐利、文体新颖的论文、杂文和音乐故事,有的论点诙谐而精辟,而有的则以诗意的比喻和生动的描述而引人入胜。柏辽兹所写的《管弦乐法》一书,一直被奉为音乐的经典文献之一。
  1827至1828年间,英国的肯勃尔剧团来到巴黎演出,在奥德翁剧院演出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李尔王》、《奥赛罗》等剧。扮演奥菲丽雅、朱丽叶、科黛丽雅、黛丝德蒙娜等角色的,是27岁的爱尔兰女演员史密森。当时24岁的柏辽兹看了这些戏的演出感触很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莎士比亚对他“有如一阵雷击”,而美丽的史密森对他也同样是一阵雷击。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史密森没有接受他的爱,她爽快地告诉他:“没有比这更不可能的了。”
  1830年一月至四月,柏辽兹在爱情的痛苦和思念中写了一部自传性的作品:《幻想交响曲》,副标题是“一个艺术家生涯中的插曲”。一个艺术家,实际上就是他自己。那时,英国作家德昆西的《一个吸鸦片者的自白》的法译本正在法国出版。柏辽兹受了这部作品的影响,把交响曲中的主人公,幻想成一个因失恋而企图自杀的青年,他吞服了鸦片,但因剂量不足,没有致死,只是使他在昏迷状态中,看到了光怪陆离的景象。他自信谋杀了自己的爱人,因而被处死刑。最后,他梦见在地府里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并参加了女巫的安息日夜会,一幕幻景,在群魔乱舞中结束。
  1832年冬,史密森的剧团又到了巴黎演出。柏辽兹向她热烈地求爱,终于获得了成功。同年12月,经过修订的《幻想交响曲》第一次在巴黎演出,再次取得轰动。1833年10月,柏辽兹和史密森在巴黎英国大使馆里举行了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