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陈果夫〔30〕、陈立夫〔31〕信(一九三六年九月一日)

 




  
  【正文】
  
  果夫、立夫两先生:
  分手十年,国难日亟。报载两先生有联俄之举。虽属道路传闻,然已可窥见两先生最近趋向。黄君〔28〕从金陵来,知养甫〔29〕先生所策划者,正为贤者所主持。呼高应远,想见京中今日之空气,已非昔比,敝党数年呼吁,得两先生之为振导,使两党重趋合作,国难转机,实在此一举。
  近者寇入益深,伪军侵绥〔32〕,已成事实,日本航空总站,且更设于定远营〔33〕,西北危亡迫在旦夕。乃国共两军犹存敌对,此不仅为吾民族之仇者所快,抑且互消国力,自速其亡。敝方自一方面军到西北后,已数作停战要求。今二、四两方面军亦已北入陕甘,其目的全在会合抗日,盖保西北即所以保中国。敝方现特致送贵党中央公函,表示敝方一般方针及建立两党合作之希望与诚意,以冀救亡御侮,得辟新径。两先生居贵党中枢,与蒋先生又亲切无间,尚望更进一言,立停军事行动,实行联俄联共,一致抗日,则民族壁垒一新,日寇虽狡,汉奸虽毒,终必为统一战线所击破,此可敢断言者。敝方为贯彻此主张,早已准备随时与贵方负责代表作具体谈判。现养甫先生函邀面叙,极所欢迎。但甚望两先生能直接与会。如果夫先生公冗不克分身,务望立夫先生,不辞劳瘁,以便双方迅作负责之商谈。想两先生乐观事成,必不以鄙言为河汉。临颖神驰,伫待回教。专此,并颂时祉!
  周恩来
  九月一号



 
 

2007/09/10

致陈果夫〔30〕、陈立夫〔31〕信(一九三六年九月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