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胡宗南〔34〕信(一九三六年九月一日)

 




  
  【正文】
  
  宗南同学:
  黄埔分手后,不想竟成敌对。十年来,兄以剿共成名,私心则以兄尚未成民族英雄为憾。今春红军东向,曾联红军中黄埔〔35〕同学多人,致书左右,以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为请,惟未蒙即予赞同。然私衷总以兄绝非勇于内战怯于对外之人,时机未熟,在兄或亦有难言之隐也。
  日宿侵绥〔32〕,已向西北迈进,其航空总站设于定远营〔33〕,航空线竟遍布陕、甘、青、宁四省。兄素有志西北,试想今日之西北,岂能再容退让,亦岂能再操同室之戈?敝方为保卫西北、保卫华北起见,已集合全国主力红军于陕、甘、宁、青,并向贵党呼吁,立停内战,共谋抗敌。顷更致公函送于贵党中央,表示我们抗日救国方针及愿与贵党重谋合作之诚意。久闻贵方当局及黄埔同学中有不少趋向于联俄联共以救国难者,今国难日亟,敝方提议或不致再遭拒绝。惟合作必以停战为先。兄在黄埔为先进,亦为蒋先生所最信赖之人,果能力排浮议,立停内战,则颂之者将遍于国人。此着克成,全国抗日战争方能切实进行,西北御侮行动,亦必能统一步骤,不致为日寇各个击破,陷民族、国家于万劫不复也。
  叨在旧知,略陈鄙见,如不以为无当,还望惠我好音。纸短心长,怅望无既。专此。顺致
  戎祺!
  恩来
  九月一日



 
 

2007/09/10

致胡宗南〔34〕信(一九三六年九月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