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出席民盟四中全会扩大会议人员的讲话(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六日)

 




  
  【正文】
  
  各位朋友、各位同志:
  我很高兴参加这个茶话会。诸位多少年来和我们共同奋斗,很辛苦。今天能在人民解放战争取得胜利的时候来北京开会,大家都很兴奋。我是早想和大家见见面的。这次民盟〔208〕举行的扩大会议,老年人、青年人都不少,青年是新兴的力量,代表着民盟的前途。民盟有不少可以称颂的地方,我不想在这方面多说,只想站在战友的地位上就有关的大的问题讲讲。
  一、民盟历史上的问题。
  民盟是一个联合性的政党,已有十来年的历史。民盟正处在青年时期,大有前途。要使这个组织更加健全,就象人一样,检查一次“身体”是必要的。但检查不是算细账,算旧账。如果那样,就是往后看,不是向前看。要抓住几个历史关键问题检查一下,好的发扬,坏的去掉。
  民盟的历史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从建立民主政团同盟到旧政协召开以前。那时中国正处在一个动荡的时期,民盟开始表现得动摇,后来逐渐好转,开除了青年党〔286〕。这种情况是同当时的历史条件有关系的。本来民盟的成分很不相同,包罗万象,右的有民、青两党〔287〕,他们和反动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青年党拿国民党的经费,张君劢〔288〕等跟政学系〔289〕、阎锡山〔24〕来来往往,都有关系。左舜生〔290〕做政治学校的教授也不是偶然的,有特费。民社党与青年党一样都想把民盟拉到右边去。他们是给国民党做保镖的。但民盟的成分中还有进步方面。救国会〔291〕一直坚持抗日民主的方针。第三党〔149〕,邓择生〔89〕是反蒋的。许多教授,尤其是昆明、成都、重庆文化界的很多人,以闻一多〔292〕先生为前驱,都举着民主反蒋的旗帜。另外还有一些历来跟国民党反动派不对头的老先生。这样,就使民盟在政治倾向上,有的向前,有的向后,有时主张正确,有时又很动摇,在国共双方的对立中,有些人想走中间路线,以缓和同国民党的斗争。这固然同当时的客观形势有关,但主观上有些人也觉得中间道路可以存在,而实际上在中国中间道路是行不通的。到了和平运动高涨的时候,国民党口头上不能反对和平,便利用民、青两党进行破坏。当时青年党已成为必须解决的问题。民盟没有妥协,把它开除出去了。民社党还保留在盟内。这种处理是对的。在策略上集中打一个,对旧政协有好处,也有利于争取和稳定民盟内部的一些动摇分子。民盟这一时期有摇摆,但结束得比较好。开除了青年党,团结了大多数人走向进步。可以说,民盟是在动摇中前进。民盟当时的宣言、纲领是好的,一些先生在重庆、成都、昆明报纸上发表的言论也是好的。这个基本的政治倾向应该加以肯定。
  第二个时期,是从民盟代表大会后参加旧政协,到停止活动。这个时期民盟联共反蒋,反对蒋介石独裁和发动内战,整个时期是好的。但民盟停止活动,有点遗憾。即便是策略,也使人民感到不可理解。人民对一个政党的看法,不取决于它的动机,而取决于它的行为好坏。民盟在旧政协时期同中共遇事合作,不参加伪国大〔245〕,知道民社党不可靠还拖着它,直到它坚持参加了伪国大才最后和它破裂,把它开除出盟。当时民盟也有几位有些别的想法。如我们最熟悉的朋友梁漱溟〔293〕先生,他主张“无色透明体政府”,这是走不通的。在政治上无色透明是没有的,还有什么透明体政府?他的想法是悬空的,心虽热而事总做不好。在座的先生都知道,他在南京进行调解时,常上国民党的当,他自己也承认。为什么这样?其原因是梁先生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不满意,可又不觉得自己是封建主义。这个时期民盟总的方面是好的。表方〔294〕先生打电报指出,民盟无论如何不交名单参加伪国大,可以说民盟的进步性发扬起来了。这是不能抹煞的。可是最后民盟面对国民党的压迫,宣布解散,这虽然是形式上取消,但对民盟在人民中间的影响是有损害的。不管当时的想法是什么,一个进步的政党本来是领导人民工作的,哪能一压迫就不工作?民盟解散以后国民党还不是到处抓人吗?就是在民主运动高潮的时候,也还有闻一多〔292〕、李公朴〔295〕的死难。所以收回旗帜是有损失的。特别是张申府〔296〕在北平发表的文章,更不妥当。
  第三个时期,是民盟三中全会在香港召开,成立总部,一直到现在。沈钧儒〔222〕、章伯钧〔297〕二位先生重新树起民盟旗帜,领导工作,大家一同努力奋斗。这个时期用一句话说,就是“一面倒”,倒在新民主主义方面。诸位先生北上,旗帜鲜明;上海被压迫的朋友也在奋斗;各地民盟组织转入地下,这都是为新民主主义奋斗。在这个时期是不是也有个别错误?比如个别人发表谈话、发表文章中是不是有错误?也会有的。不论中共也好,其他政党也好,错误总是免不了的。但从总的政治倾向看,民盟在这一时期,原则上是正确的。
  整个说来,民盟所经历的三个历史时期是向前进方面发展的,它团结了知识分子走向进步。民盟的历史就是在各位领导人和同志们共同努力之下,在全国人民拥护和我们党支持之下发展的历史。
  现在,有些人感到民盟没有什么前途,怕麻烦,不想再搞了,这样下去怎么能行!民盟中有不好的细胞可以去掉,但对整个民盟却不能这样。应该看到,在整个中国革命中,民盟是发展的,前进的,是大有希望、大有前途的。
  二、民盟的组织成分和发展对象问题。
  一个政党总是有阶级性的。但是认为一个政党只能由单一的阶级成分所组成,这在中国是不够的。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是多阶级的社会。我们打倒了三大敌人,实行四个阶级联盟,这些阶级之间虽然有矛盾,有斗争,但还是能够合作。我们必须照顾各个阶级的利益,争取绝大多数人,共同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民盟的成员,有很多是革命职员,也有来自封建阶级的,来自资产阶级的,而大量的是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因此,民盟这个集团天生就是联合性的,它应该是以知识分子为中心的走向进步的联合性的政党。小资产阶级思想本质上是个人主义的,但在民盟内部简单地反对个人主义是不妥当的。我们的任务,是要经过耐心的指导、教育,把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者逐步锻炼成为集体主义者。民盟的作用就是要团结、教育自己的成员走向进步。
  民盟过去是在地下分散地同敌人作斗争中发展起来的。而中国共产党是掌握了马列主义,深入乡村,组织武装斗争,发展起来的。环境不同,锻炼出来的人也有强有弱。民盟不是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来建党,没有跟共产党一样经过武装斗争的锻炼。但是,民盟过去的道路也是很艰苦的。它反对国民党是分散进行的,没有机会集体学习讨论。现在情况起了根本变化,民盟的组织公开了,有机会集体学习和参加政治活动了。民盟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斗争中,在团结、教育知识分子的工作中,任务是艰巨的。民盟应该本着自己历史的发展,开展工作,实行《共同纲领》〔280〕。民盟政治报告中提的几项任务很好,但又和共产党有所不同。共产党有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现在实行的《共同纲领》是我们的最低纲领,最高纲领是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民盟是以《共同纲领》为自己的纲领的。在实行《共同纲领》这一点上,今天又彼此相同。民盟在组织上和共产党应该有所区别。例如,有些人不需要或不够加入共产党的就可以加入民盟。民盟发展的主要对象是知识分子。
  三、民盟内部的党派关系问题。
  民盟究竟是不是多党派的联合?民盟从产生之日起就是多党派的。民盟中过去有民社党、青年党,已经开除掉了。现在还有第三党、救国会、中共党员等,还是多党派的联合。我们不要否认这一点,但是应该分清不同性质的矛盾,决不能用对民社党、青年党那样的办法去对待第三党、救国会。参加民盟的共产党员为民盟所作的努力基本上是好的,但有的人工作方式生硬,作风急躁,未必把事办好,这些缺点是可以克服的。大家应该团结起来,加紧努力。民盟容纳各党派进来,包罗各方,取得进步,这正是伟大之处,过分强调党派问题是不应该的。只要是愿意进步的,就应该欢迎他,并且尊重他,关心他。民盟要为共同的目标奋斗,不要天天叽叽咕咕纠缠在那里。在工作中应该强调集体主义。凡是参加民盟组织的个人或是党派都应该欢迎,这样才能向前发展。民主党派在中国革命中是有贡献的,不论民盟或其他民主党派都应该继续存在下去。如果纷纷合并,人民就不能理解,帝国主义者也会说:你看!共产党把各党派都搞光了。所以今天不能取消党派。关于民盟,我们曾两次敦劝沈老〔222〕,毛主席也提出不能取消。掌舵的向东,浪向西,硬是要顶住才行。不论对内或对外讲,民盟取消都是不好的。民盟应该把能够团结的知识分子都团结起来,一道前进。至于个人的工作、地位那是小事,在确定组织的方向、任务之后,再研究解决这些问题。
  四、先进和后进的问题,即民盟经常争论的左派和右派的问题。
  过去民社党和青年党在盟内的时候,是有右派的,但是经过民盟内部的协商,已经把青年党和民社党清除出去。所以到了三中全会之后,民盟内部就只存在先进和后进的问题了。先进的不要骄傲,后进的也不要懊丧,除去少数冥顽不灵的以外,人总是要觉悟的,只不过有觉悟迟早的区别。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应该确定立场问题。只要拥护《共同纲领》,反对三大敌人,为新民主主义奋斗,就是好盟员。不是这个立场的,就很难共事。
  毛主席说,要过“三关”。打倒国民党是一关。在这方面,大家的行动是好的,是经过了考验的。再一关是土改关。这一关不容易过。全国解放后,都要实行土地改革。当消灭地主阶级的时候,就要看你经得起经不起地主的哇哇叫。人割疮还要上麻药,要休养,何况一个阶级,有几千万人口,哪能不叫呢?一九四六年,我在南京,想去淮安老家看一看,可是见一眼就是麻烦事。亲朋故旧,人地关系,都要来找你照顾。那些没落思想,不改造不行,越照顾越坏,还是让他们痛苦一下好。因此,事情要公办,还是回去不得。个人力量是渺小的,集体的力量大。一个人好比是一块煤,即使是块最好的煤,也只不过是一块,可是几千块煤的火力就会烧化了铁。改造旧社会,集体力量是伟大的。《共同纲领》有一条,不劳而获的人是要经过劳动改造的。社会制度的改革总是要经过一番痛苦。人生病开刀,不免要伤一些好肉,医生善于开刀的也要流一些鲜血,遇到不善于开的就要损害一些健康。土改也是这两种情况,我们要纠正工作中的偏差,但不能反对土改。知识分子因与旧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反帝比较容易,过土改关就难一些。还有一关就是过社会主义关,这是将来的事情。我为什么说这一段话,这就是立场问题。
  思想改造,是需要经过长期的教育和斗争的。知识分子各种出身都有。中国五四运动以前,封建的传统教育影响比较深,新式教育是以日本教育为主流。五四运动清算了封建思想,又进来了美国的思想,并且在教育界占据了主要的地位。现在要重新清理我们头脑中的资产阶级思想是不容易的。美国军事上政治上侵略中国是彰明昭著的,最近几年的侵略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思想影响就不那么容易识别。许多人经过资产阶级思想的长期熏陶,不知不觉地就受了影响,而且还觉得它好。当然,每个人所受的影响有深浅的不同。但首先应该承认有这种影响,才能自觉地进行清理。清理旧的思想影响,需要经过长期的自我批评和斗争。单靠多读几本马列主义的书是不行的,问题在于实践。理论要同实践相结合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否则就是空话,于事无补。思想改造应该先从自身检讨做起,这样就能够说服别人。不要天天攻击别人,打击别人,混战一场。
  民盟内部的思想教育和思想斗争,就是要用新思想把头脑里的旧思想挤掉。思想改造首先是自我批评,第二是互相批评,只有自我批评没有互相批评也是不行的。毛主席提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大禹还闻善言则拜,子路也闻过则喜。夜郎自大,是不能进步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思想改造的最好方式。
  民盟团结教育知识分子,不是一下子能够成功的,要善于领导。思想斗争和思想教育是一个大工程,要长期进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想方设法帮助人们进步,从团结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达到团结。
  五、关于怎样不犯错误和犯了错误怎样纠正的问题。
  首先,要弄清楚毛主席说的“三分、七分”的问题。进行检查的时候,这个关系要有正确的分析。应该说,民盟盟员基本上是好的。有人一时对美国有幻想,说话不恰当,是属于“三分”的问题。所以要把团结放在第一位。对错误应该批评,但必须谨慎,才能治病救人,不要闹得不欢而散。搞政治哪有不麻烦的事,同自然界作斗争也是麻烦的。革命者就不能怕麻烦。大家都要往进步的方向努力,思想上有什么问题可以谈谈,在实践中把错误的东西慢慢地改造过来。
  民盟的组织问题,应该服从政治任务,并要求得思想上的一致。要善于同有不同意见的人合作。一切制造矛盾、利用矛盾、扩大矛盾的做法,都是错误的。对不同的意见,应该抱着欢迎的态度。“兼听则明”,用两个耳朵,两个眼睛,两个鼻孔分析辨别,在纷乱的意见中找出正确的意见。
  现在,民盟已进入第四个阶段了,正是新的历史时期的开始。今天我站在友党的地位,和大家说了这些话,作为诸位努力的参考。



 
 

2007/09/10

对出席民盟四中全会扩大会议人员的讲话(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六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