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中央统战部举行的茶话会上的讲话(一九五一年一月二十日)

 




  
  【正文】
  
  在这次统战工作会议上,大家反映党委对统一战线工作的推动不如组织工作、宣传工作来得有力。毛泽东同志说,你们可以去找各中央局、分局的负责同志出来讲一讲。有些同志认为统战工作还需要中央多发指示。中央当然应该有指示,但还需要统战部门的同志把自己的工作宣传出去。如果你们不把道理宣传出去,那就是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了。毛泽东同志曾经讲过两句话。一句话是,你做的事情,不管好的或坏的,都应该宣传出去。当然,大家在党的正确路线、方针下做工作,一定会有很多好的经验,那么首先就应该把这些经验宣传出去,让大家知道,也照这样办。但是对工作中的缺点,我们也有责任把它讲清楚,让别人引以为戒。这样,大家才服你。我们的同志总不善于把自己的工作有系统地总结一下,集中起来,宣传出去,而是拘束在一个部门里面,孤立起来,埋着头勤勤恳恳地工作。毛泽东同志的另外一句话是,权利是要自己争取得来的。你们会问,在我们党内是公事公办,为什么还要争呢?当然,党内有统战工作的一个位置,不论组织工作、宣传工作,还是工、青、妇的工作,都要占一个位置,但有的时候因为事情太多就可能忘记把你的工作排到议事日程上去。统战工作对人民民主专政,对党的整个事业有重大的作用,也正因为如此,你就有发言权。当你的工作没有受到重视时,你就应该争,并且在没有得到回答之前,还应该继续争取。这不叫闹别扭,要把“争”与闹别扭区别开来。这和跟党闹别扭在性质上是不同的。
  党内有些同志在处理党外关系的问题上,常常发生一种怕麻烦的情绪。他们总想把问题简单化,不愿辩证地去解决问题。中国的社会这样复杂,反映在我们的工作上也是这样。现在我们正处在又革命又建设的时期,问题是很复杂的,很多事情是互相联系的,必须善于分析,善于掌握关键,一个一个地去解决。有的问题不可能一次就解决得了,也不可能用一个办法解决一切问题。要辩证地,而不要孤立地、简单地解决问题,否则就会发生错误。
  共产党员应该是最不怕麻烦,而又最善于解决一切复杂问题,从而把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不断地引向前进。
  现在,我来回答统战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几个问题。
  
  一抗美援朝运动的巩固、扩大和深入
  
  抗美援朝〔310〕是目前三大任务之一。在统战会议上有人提出:我们的统一战线现在到底叫反帝爱国统一战线,还是叫反美爱国统一战线呢?爱国运动的性质当然是反对帝国主义的,而今天的反帝,主要是抗美援朝,因此,上面的两种提法在本质上是一致的。美帝国主义是战后最大的最富于侵略性的帝国主义。如果我们把美帝国主义打败了,那么,美帝国主义不仅在中国、在朝鲜,而且在整个东南亚都要遭受失败,帝国主义在亚洲的殖民地统治就要动摇。抗美援朝的最重要的意义就在这里。所以抗美援朝运动不仅是中国的反帝运动,而且是整个亚洲人民的反帝运动。我们要把抗美援朝运动的意义看得更深远些,它是带世界性的。
  在国内来说,中国人民经过了一百一十年的民族解放运动,现在站起来了,目前开展的抗美援朝运动又是最广泛的,这说明美帝国主义是可以打败的。我们必须进一步掀起抗美援朝运动的高潮,并把它同土地改革〔309〕、肃清土匪、镇压反革命〔311〕等工作结合起来。在抗美援朝的前提下,对最反动的反革命分子、间谍、破坏分子、恶霸等进行严厉的镇压。这样做,不但劳动人民称快,就是上层资产阶级、上层知识分子也会拥护。但这并不等于扩大打击面。我们所要打击的只是真正穷凶极恶、被人民所痛恨的恶霸和反革命分子。要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而不要波及到次要的、胁从的或过去做过反革命的事现在已经改悔了的人身上去。土改也是这样。在抗美援朝的大前提下,可以使土改的工作更迅速地推进。原计划去冬今春土改要在不到一亿农业人口的地区进行,现在要扩大到一亿二三千万农业人口的地区。搞得好,土改就能提前完成。肃清土匪也比从前进展快了,西南地区已宣告基本上肃清,中南地区今春也可以基本上结束这项工作。
  由于封建势力、土匪、恶霸、反革命很快被摧毁,反过来也巩固和扩大了抗美援朝运动。抗美援朝运动必然会扩大到各个阶层,甚至扩大到愿意改过自新的地主。对那些愿意改过自新、愿意爱国的地主,我们应该允许他们参加爱国的会议,不然,运动的面就不广了。但分土地的会,不能让他们参加。对坏人的挑拨离间,惹是生非,应该予以揭穿。我们应该在斗争中帮助农村干部增长才干,增强信心。
  对于天主教徒也要做工作。我们知道,天主教徒里边有不少是受了梵蒂冈〔312〕影响的人,还有一些是带有反动意识吃洋饭的人。但是天主教有几百万教徒,这首先就是一个群众问题。我们不能把几百万信天主教的人都看作是吃洋饭的。如果这样说,一定会脱离群众,因为这里边有很多是劳动人民。有的同志说:“他们一分到土地就不信教了,天主教的基础就没有了。”这句话好象很有道理似的,其实问题并不那么简单。别说分了地的农民,就是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也还有信教的。苏联十月革命已经三十多年了,现在还不是有很多教堂,很多人画十字?既然宗教信仰是长期的,又有那么多信教的群众,我们就要做工作。前天我在天主教人士茶话会上对他们说:“我比你们还乐观,天主教还会存在。”他们都笑起来。不能否认天主教在中国劳动人民中以及资产阶级中还有一部分影响,它有几百万的群众,需要教育,也能教育。
  这次我和天主教人士谈话,有人认为,天主教哪能不跟梵蒂冈来往?并且说:“天下教友是一家”。对这种说法,不能避开不谈。我说:你们的教义是共同的,但是教友则有好有坏,耶稣的第十二门徒犹大〔306〕就不能说是你们的教友,而是叛徒,好象我们共产党里的张国焘〔59〕一样。这样看来,天下善良的教友才是一家。象犹大、于斌〔313〕这类人就不能算在内。我们对天主教还要做很多的工作,天主教里有反革命分子,但不能笼统地说里边有很多反革命分子。没有分析,也就无从进行统战工作了。
  对基督教人士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我曾和他们就革新宣言问题座谈过几次。当然,如果由我起草一个宣言拿出来,他们也会同意。可是这样做就没有作用了,人家说是某某人起草的,那有什么用处呢?所以革新的话,还是由他们自己去说好。只要和国家的政策接近,只要大的方向对了,就不要去改他们的,差一点更好,完全和我们说的一样倒不好。不能要求十全十美。我们同党外人士合作就是在共同的大前提下,接受他们的好意见,丰富我们的主张。只要大的方面有了共同性,小的方面存在差别是允许的。
  
  二民主党派的发展问题
  
  这也是一个长期纠缠不清的问题。毛泽东同志说,去年我们讲巩固,今年应该讲发展,再讲巩固就会越来越小了。现在全国所有民主党派成员总数并不多。中国这样的大国,有四亿七千五百万人口,在有五百多万党员的共产党的旁边,各个民主党派成员太少了,就很不相称。
  有人说:“既然没有那样多,又何必去发展,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不能这样说。因为中国除了无产阶级以外,还有农民阶级、资产阶级和其他小资产阶级。我们必须长期教育这些人,不但要教育他们和我们共同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还要把他们带到社会主义社会去。这就需要做组织工作。这个工作不但统战部要做,组织部也要研究。假使我们做组织工作的同志,只想五百七十多万党员,不去想四亿七千五百万人民,那就叫孤立主义。怎么能把五百多万党员孤立起来呢?必须经过五百七十多万党员去组织广大群众,进行建设,一直走到共产主义。不论统战工作还是组织工作都要有这样的气魄。我们要教育改造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组织起来进行教育,总比不组织要容易。我们让民主党派存在和使它发展,正是便利于这种组织工作,而不是自找麻烦。相反不这样做,倒带来更多的麻烦。因为有了民主党派,我们就可以经过他们去影响没有组织的群众——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职员等,并且经过这些党派的政治活动,也可以锻炼和考验这批人。今天中国还有各个阶级,我们的党员只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一,要做好工作,就需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毛泽东同志常说,和党内同志在一起,听到的意见总是差不多,不同的意见就不容易听到。所以毛泽东同志每月总有几次和民主党派人士谈一谈。这对于研究中国社会,吸取党外人士的好意见,改进工作,都是有益的。我们应该养成同党外人士经常接触的习惯。
  我们党内有些同志见了党外人士羞羞答答,不敢和他们接触。有的则不屑于和他们在一起,好象清教徒不能和荤教徒搞在一起一样。毛泽东同志常说,做统战工作是少数派。这是幽默的说法,实际不是少数派,应该是多数派,应该全党来进行统战工作。有人觉得做统战工作总是和党外人士接触,党性就差了。这种认识是不对的。其实党性是要经过各方面的锻炼和考验的。统战工作做得好,就叫有党性。还有人认为做党外人士的工作太麻烦,不愿意同他们打交道。这也是不对的。我国的民主党派,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同我们党合作,是有贡献的。今天在新中国的建设中,他们也愿意尽一份责任,我们就应该帮助他们进到社会主义去。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我们敢不敢和能不能领导他们。假使我们躲避人家,那怎么能领导?你瞧不起人家,人家也会瞧不起你。只有你到他们中间去,和他们接触,又不被他们同化,才能领导他们前进。敢不敢领导是一回事,能不能领导又是一回事。你说敢于领导,但是你的方法不好,那就领导不好。
  去年十一月至十二月各民主党派开会时,中央就确定了要帮助他们发展的方针,并且认为现在提出发展,时间是晚了一点。既然要发展,就有一个发展对象的问题。今后民主党派的发展对象主要是中上层。只发展上层分子是不够的,还应该到接近群众的中层去发展。比如,国民党革命委员会〔236〕就要在原国民党的中层分子中间去发展;民盟〔208〕就要在知识分子的中层去发展;民建〔237〕就要在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里面去发展。这样,他们也就容易和劳动群众接近。
  我们要把民主同盟、民主建国会、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农工民主党〔314〕、九三学社〔266〕等等,都当成统一战线的友党同我们一道前进。这是一项繁杂而重要的群众工作。组织部要训练党员,宣传部要教育党员,统战部要组织党员去做这个工作。青年团也要领导团员,妇女会也要领导妇女去做这个工作。各方面都要共同配合做好这个工作。
  
  三对待民主人士的态度问题
  
  在土改中,有些恶霸地主逃到城市中来,农民到城市来捉人,是正义的。但要有组织有秩序地行动,不要象过去曾经发生过的那样,把城市工商业搞乱,把社会秩序搞乱了。武汉成立了城乡联络处,有各方面的人参加,事先将这类问题拿到那里去研究一下,可以捉的就捉,不必要捉的就不捉。这个经验是好的。不捉,罪大恶极的分子都躲到城里来,就会得罪广大群众,变成右倾。如无限制地捉,坏一点的统统要捉,就会波及很广,牵连民主人士和工商业者,那就不利了。所以应该有区别地去捉,即不可不捉,不可多捉。
  不要怕民主人士知道这些事,如果不让他们知道,就会陷于被动。因为他们一旦晓得了就要来问,结果敷衍一番,这就做不好统战工作。统战工作就是要用道理去说服别人,就要把许多事情告诉他们。毛泽东同志对黄炎培〔229〕就是如此。黄炎培同江南的封建势力和资产阶级的关系很多。前年征粮和去年收税的时候,他经常写信给毛泽东同志。对土改也是这样,他总是有很多意见。毛泽东同志把华东局关于执行土改政策和镇反政策的电报抄给他看,电报的内容是说明我们土改和镇压反革命的总方向是对的,但个别地方也有偏差,干部幼稚,掌握政策不熟练等。黄炎培看了说,共产党这样相信我,而且共产党的领导干部都承认这些缺点,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于是他就回了一封信说华东局的领导是正确的。这就教育了民主人士。有的同志怕这样做会泄露了机密。其实所谓机密,是指当时泄露出去了就会有利于反革命的东西。至于我们的政策,我们已经做了的事情,广大群众都知道的,为什么不能给民主人士知道呢?这样可以使他们听到各方面的意见,他们听了地主豪绅的意见,也听了我们和各方面的意见,他们是会分析分析的。我们要采取坦白的态度。土改政策也好,镇压反革命的政策也好,城市里设立城乡联络处也好,都要真诚地讲给他们听。农民到城里来捉人,把罪状也告诉他们,并取得他们的同意。如果这种同意是勉强的或有怀疑的,我们还可把真凭实据拿给他们看,使他们也听一听农民的意见。因为这些人接触农民太少,只知道他们的亲戚朋友的所谓“痛苦”,而不知道广大群众所受的更深的痛苦。我们让他们看一看,给他们讲一讲,他们也会感动的。有的党外人士说,过去只有地主的感情,这次看了土改,听了农民的诉苦后,才有了农民的感情。这不是很好吗?
  民主人士当然不会一下子就有了劳动人民的感情,必须经过锻炼,并且要给他们以机会。毛泽东同志主张让民主人士到各省去看一看,最好到本省去看。这样,双方都可以考验一下。我们做工作会更谨慎一点,做得更好一点;他们也能受到教育,得到更快的提高。



 
 

2007/09/10

在中共中央统战部举行的茶话会上的讲话(一九五一年一月二十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