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溥仪及其家属的谈话(一九六○年一月二十六日)

 




  
  【正文】
  
  周:你们的家族很大,今天请了你的几个妹妹来,没有请你的妹夫们,因为时间来不及了。春节后我要出去,今天和你谈谈对你的工作安排问题。你想搞什么工作?
  溥:搞轻工业或在公社中工作都可以。
  周:你自己想想到哪里工作合适。我看,到哪个部的研究所,一边学习,一边工作,这样对你的身体比较好。可以让研究人员教你。他们都很年轻,多数不知道历史,你们可以互相帮助。研究所有政治生活,你可以参加学习。你愿不愿这样做?
  溥:可以。
  周:你读了不少医书,但是你不要给人家治病,治坏了就会有闲言闲语,这样不好。
  溥:我看的医书也不多,主要是因为自己身体不好才看的。按照过去宫廷生活那样下去,我的生命也保不住了。
  周:你先检查身体。然后订个三年计划,学一点自然科学,学一点本事。毛选你看过吗?
  溥:没有整本看过,只是挑着看了一些。
  周:马列主义的书看过哪些?
  溥:看过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发展史。毛选现在因为买的人多,不容易买到。
  周:我可能有两部,送给你一部。你写的那部《我的前半生》有二十万字,因为总有事,我还没看完。你的书基本上是要同旧社会宣战,这是不容易的事,末代皇帝肯这样暴露旧社会不容易。俄国沙皇和德国皇帝威廉写的书都是吹自己。你创造了历史上的一个新例子。但基础还不巩固,进行改造才十年,加上在苏联那段时间也不过十四五年,而且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头几年你还不安心。这也很自然,是不奇怪的,怎么会一下子就相信人民政府?如你七叔现在是人民代表,(向载涛〔414〕)原来安排你做政协委员时,你就那么相信我们?(又向溥)你写那本书用了多少时间?
  溥:一年多。
  周:这证明你后几年进步了,但不能说已经巩固。改造思想,第一要有客观环境,第二要靠主观努力。过去你在那个环境中不那样做不可能。现在环境变了,但也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把你当成平民看待,可能有的人还会向你下跪打恭。
  溥:这次回来后,还有两个老头拿着写有清朝官衔的名片来见我。当时我说要出门,没见。我想没法说服他们。
  周:一定要认识这环境,战胜这环境。
  溥:自己的立场坚定就可以帮助落后,自己如不坚定就会受影响。
  周:做到坚定不容易。共产党员革命了几十年,有的还犯错误。
  (饭后继续谈。)
  周:现在民族平等了,各民族共同发展。满汉要团结得更好。你要努力学习,搞出点成绩来,这对你个人有好处,对人民有贡献,对满族也有好处。你学得还不够,要努力学习。清朝的八旗制度〔415〕后来腐败了,实际上是削弱了自己。清朝被打倒了,满族倒复兴了。你们家属要帮助他。一个家庭也有左、中、右。要争取前进,帮助落后。家里的人到一起最容易谈老事,其实现在比那时好多了。比如画画现在名人也可以合作,只有新社会才能这样,过去哪里成!你改他一笔都不行。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你写的东西有价值,作为未定稿,用四号字印出来后你再改,改得比较完善一些。这是旧社会的一面镜子。旧社会结束了,你也转变成了新人。这本书改好了,就站得住了。后代的人也会说,最后一代皇帝给共产党改造好了。
  溥:我一定不辜负毛主席和总理的期望。



 
 

2007/09/10

同溥仪及其家属的谈话(一九六○年一月二十六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