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的外交(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八日)

 




  关于外交工作,特别是同帝国主义斗争,我们不能说没有一点经验,抗战以来十多年,我们当然是有些对外斗争经验的,但是经过整理,使它科学化系统化而成为一门学问,那还没有开始。我们虽然可以翻译几本兄弟国家如苏联的外交学,或者翻译一套资产阶级国家的外交学,但前者只能做为借鉴,而后者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来看,是不科学的。唯有经过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观点整理的,才算是科学。从前看我们可以采用一部分,从后者我们只能取得一些技术上的参考。我们应当把外交学中国化,但是现在还做不到。
  我们现在的外交任务,是分成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同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建立兄弟的友谊,我们在斗争营垒上属于一个体系,目标是一致的,都为持久和平、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的前途而奋斗。另一方面,是反对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是敌视我们的,我们同样也要敌视帝国主义,反对帝国主义。
  今天整个世界还有阶级存在,国内还有阶级存在。国家机器在今天还必须重用,这就是阶级斗争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形式。国家机器就是阶级斗争的武器。单一民族或是多民族的国家里,总有一个阶级掌握领导权。我们是解放了的工人阶级,现在联合其他阶级来掌握国家这个机器,对内统治反动派,统治过去压迫和剥削我们的阶级,反对地主压迫农民,反对官僚资本主义,也反对资产阶级压迫工人;对外联合各兄弟国家,联合各国被压迫的人民,反对敌视我们的国家。所以国家机器在现在这个时代是最重要的武器。
  国家这个统治武器,最主要的是军队和监狱。这些东西表面上看来同外交并无多大关系,实际上却是外交的后盾。军队是保卫我们的,要有备,才能无患。今天国内战争尚未结束,还需要军队,全国解放了,军队经过整编,还得作为捍工国家的力量。在没有发生战争和破坏的时候,对内对外都要进行保卫国家利益的工作,对内就不说了,对外而言,外交就成了第一线工作。
  外交工作有两方面:一面是联合,一面是斗争,我们同兄弟之邦并不是没有差别。换言之,对兄弟国家战略上是要联合,但战术上不能没有批评,对帝国主义国家战略上是反对的,但战术上有时在个别问题上是可以联合的。我们应当认识清楚,否则就会敌我不分。
  今天开辟外交战线,首先要认清敌友。先说对帝国主义,刘少奇同志在苏联十月革命三十二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中,曾引用毛主席一九四七年在黄河以西打游击时说过的话:我们对帝国主义在全盘战略上应该藐视它,但在具体战斗的战术上应该重视它。这两句话是非常合乎科学的。我们无产阶级对帝国主义应当藐视。帝国主义国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则被打倒了三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又被打倒了三个,削弱了两个,使美帝国主义陷于孤立,而社会主义的苏联却壮大起来,在东欧也出现了各人民民主国家。事实说明了真理,从两个世界对照来看,难道我们还不能肯定说帝国主义终将死亡吗?读一读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他在三十多年前已指出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这三四十年来,就看到了这种情势,帝国主义正在走向死亡。美国表面上强大,实际上是纸老虎,不可避免地要发生经济危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在物质上的损失是不大的,但战后在政治上的损失非常之大,一九四六年起,美国在中国人民中的威信很快地衰落下去了,美国这样一个帝国主义,战后不到四五年,在国际上的威信就很快地降低了,所以我们说它是纸老虎,我们有理由藐视它。
  拿五四运动到现在的三十年同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的七十九年相比是短的。再拿日本投降以后的四年同前两段时间来比更是短的。这说明我们的革命越接近胜利,就发展得越决,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到二十世纪初,经过六十年产生了列宁主义。从二十世纪初到一九一七年,仅十几年的功夫,列宁主义在苏联就胜利了,在苏联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三十二年,中国革命就胜利了。历史就是这样前进的。从“五四”到现在三十年来,我们的星星之火已经成了燎原之势,烧遍了全中国。认识这一点,我们就有理由看到全世界帝国主义正在走向死亡,这是战略的一方面。
  不过从战术上来讲,我们要促使帝国主义死亡,就不能轻视它。我们在外交工作上对帝国主义既要藐视,又要重视,这是辩证的。在战略上要藐视,在战术上要重视。对具体斗争我们必须用心组织,好好地进行。这同打仗一样,我们稍不经心,就会打败仗。二十二年前,毛主席、朱总司令在井冈山建军的时候,就有胜利的信心,但是要达到使敌人死亡的目的,是要经过迂回曲折的道路的。这条路并不简单,外交斗争也是一样。帝国主义有病,它是想尽方法要活的,因为其体内尚有未衰的因素,有新生的血球存在,它必定要挣扎。所以,我们在同帝国主义进行斗争时,必须要留意,要仔细,但也不要怕它,否则就会处于被动,它就处处威胁你。中国的反动分子在外交上一贯是神经衰弱怕帝国主义的。清朝的西太后,北洋政府的袁世凯,国民党的蒋介石,哪一个不是跪倒在地上办外交呢?中国一百年来的外交史是一部屈辱的外文史,我们不学他们。我们不要被动、怯懦,而要认清帝国主义的本质,要有独立的精神,要争取主动,没有畏惧,要有信心。所以,凡是没有承认我们的国家,我们一概不承认它们的大使馆、领事馆和外交官的地位,只把它们的外交官当作外侨来看待,享受法律的保护。他们犯了法,我们一样照法办事,它们对我们没有办法。
  我们对每一个战斗、每一件事情,都要重视,都要有信心,不要怕,但也不要盲目冲动,否则就会产生盲目排外的情绪。义和团的民族热情是可贵的,然而它的领导者造成了盲目排外情绪则是错误的。我们要善于掌握这种情绪。外交不能乱搞,不能冲动。遇事要仔细想,分析研究,看是属于哪一类性质,其后果如何,分析好的一方面,同时也要分析坏的一方面,要培养思考的能力,头脑不但要记忆,并且要想。必须要多思考、多分析研究,并且要多看书、多实践,才能善于斗争,外交工作比其他工作是困难的。做群众工作犯了错误,群众还可以原谅,外交工作则不同,被人家抓住弱点,便要被打回来。军队在平时要演习打靶、假想作战,外交工作也一样,要假想一些问题。不要冒昧,不要轻敌,不要趾高气扬,不要无纪律乱出马,否则就要打败仗。尤其是我们的年轻同志,往往容易轻视敌人。我们打硬仗,必须要仔细,不要害怕。工作是做出来的,经验是积累而成的,必须磨练自己,对外必须要一致,一切事情在一定组织范围内都可提出来讨论。想问题,提意见,纠正工作上的缺点,这样才可以不断进步,才能打胜仗,过去我们可以说是打游击战的,只接触过一些外国记者和马歇尔等,不是全面的战斗。现在我们是代表国家,一切都要正规化,堂堂正正地打正规战,我们更应该加倍谨慎。
  另外,联合一方面,到现在已经有九个国家承认我们,加上阿尔巴尼亚,共有十个国家。除此而外,资本主义国家也许要来承认我们。加上印尼、越南等,便要有十几个国家了。就兄弟国家来说,我们是联合的,战略是一致的,大家都要走社会主义的道路,但国与国之间在政治上不能没有差别,在民族、宗教、语言、风俗习惯上是有所不同的。所以,要是认为同这些国家之间毫无问题,那就是盲目的乐观。乐观是应当的,但对这些国家也要注意联合中的某些技术问题。“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和人之间尚有不同,何况国家、民族呢?我们应当通过相互接触,把彼此思想沟通。这个联合工作是不容易的,做得不好,就会引起误会,误会是思想上没有沟通的结果。我们应当研究如何改善关系,不要因为是兄弟国家,就随随便便。
  我们要藐视帝国主义,但不轻视具体斗争;要联合兄弟朋友,但不要马虎。一种是联合,一种是斗争,这两种都通过外交形式出现。外交是代表国家的工作,我们大家要在具体工作中,加强团结,才能把外交工作搞好。在开辟战场之初,应当在工作中锻炼培养,要求每一个同志一切从学习出发,不要骄傲,不要急躁,不要气馁。毛主席在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后一再告诉我们,要戒骄戒躁,谦虚谨慎,这对我们是很重要的。同时还要有纪律,外交同军事一样,外交不过是“文打”而已。我们说一句话,做一件事,都可能影响战斗,必须要有严格的纪律。一切都要事先请示、商讨,批准后再做,做完后要报告,这一点很重要。
  【注释】
  这是周恩来在外交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节录。



 
 

2007/09/10

新中国的外交(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八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