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内瓦会议上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发言(一九五四年五月十二日)

 




  主席、各位代表先生:
  日内瓦会议已经进入了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的讨论。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任务就是要在承认印度支那人民的民族权利的基础上,停止敌对行为,恢复印度支那的和平。怎样才算承认印度支那人民的民族权利呢?那就是必须承认越南、高棉和寮国人民有充分权利获得他们各自的民族独立、国家统一和民主自由,并在他们各自的祖国的土地上过和平生活。
  当我们在这里讨论印度支那问题的时候,战火仍然在印度支那的土地上燃烧着。这一场继续八年的战争严重地破坏了印度支那人民的和平生活,向时也给法国人民带来了重大的灾害。现在,由于美国政府的加紧干涉,这个战争有更加扩大的危险,以致日益威胁着亚洲及世界的和平。
  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目前正在它的邻邦进行的战争和战争扩大的危险,不能不加以密切的注意。中国人民认为:朝鲜战争停止了,现在,印度支那战争同样应该停止。
  大家知道:印度支那九十年来的历史,正如亚洲许多国家的历史一样,是充满了反对殖民统治的长期斗争的历史。
  自从九十年前法国侵入印度支那、建立殖民统治以后,印度支那人民就不断地进行了反抗斗争。后来,在日本侵略者进攻印度支那的时候,法国殖民政府没有抵抗,保大皇室同日本帝国主义合作,当时领导印度支那人民同各盟国军队并肩作战的,就只有以越南人民领袖胡志明为首的越南独立同盟以及高棉和寮国的爱国者的组织。
  英勇的印度支那人民经过艰苦的斗争,终于在一九四五年从日本帝国主义的占领下获得了解放。越南人民建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高棉和寮国人民也都先后成立了各自的抗战政府。然而,法国殖民主义者却不甘心于印度支那的丧失,重新侵入印度支那,并采取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样,印度支那的战争就全面爆发,并一直继续到现在。
  由此可见,印度支那战争是法国殖民主义者挑起的一个企图重新奴役印度支那人民的殖民战争,而印度支那人民所进行的抵抗,则是一个反对殖民主义侵略、保卫民族独立的正义战争。
  对于这个战争,印度总理尼赫鲁先生本年四月二十四日在印度国会中曾说过:“印度支那冲突就其起源和基本性质来说,乃是反殖民主义的反抗运动,以及用传统的镇压及分而治之的方法来对付这一反抗的企图。”
  但是,法国代表团团长皮杜尔先生在本会议的发言中,却把法国政府在印度支那战争中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这显然是歪曲历史事实。
  由于这个殖民战争的不得人心,法国殖民主义者不但没有获得他们预期的结果,却反而步步陷入窘境。美国政府就利用这种情况,加强对印度支那战争的干涉,以图逐步代替法国在印度支那的地位。但是,印度支那人民的力量,在反对法国殖民主义侵略和美国干涉的民族解放斗争中,却日益巩固和壮大起来。印度支那战争八年的历史证明:为了自己祖国的独立和自由而斗争的人民是不可征服的。忽视或者低估印度支那人民的力量,不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高棉抗战政府和寮国抗战政府的存在的事实,是注定要失败的。
  印度支那人民是爱好和平的。从战争开始以来,越南民主共和国屡次向法国政府提出经过协商途径和平解决印度支那问题的建议。但是,法国统治集团中的主战派却不肯放弃重新征服印度支那人民的腐朽的殖民政策。他们不肯停止这个被法国人民斥为“肮脏战争”的印度支那战争,或者故意提出为对万所不能接受的条件来阻碍停止这个战争。
  毫无疑问,法国广大人民是希望停止印度支那战争的。他们日益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殖民战争的继续,使法国的民族利益和国际地位受到了严重的损害。许多有远见的法国政治人物,也都认识到了这一殖民战争的毫无前途,因而主张在印度支那停止战争,恢复和平。许多法国人都在问:既然在朝鲜能够停战,为什么在印度支那不能够停战呢?美国人自己既然在朝鲜接受停战,为什么又不容许法国人在印度支那接受停战呢?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美国干涉者害怕和平。他们在朝鲜被迫停战后力图继续保持和加强国际的紧张局势。因此,美国干涉者就对印度支那战争采取了进一步干涉和扩大的政策,而法国统治集团中的主战派也一直追随着美国的这种政策。
  人所周知:早在一九四七年美国就策划越南保大皇室的复辟运动。一九五○年,美国政府在发动侵略朝鲜战争和侵占我国台湾的同时,加强了对法国在印度支那战争的军事援助,企图直接参加这一战争。在朝鲜停战实现后,美国不但进一步从各方面渗入印度支那,而且公开地派遣它的空军人员前赴印度支那直接参加作战。目前法国在印度支那进行战争的全部经费,已有百分之七十左右系由美国担负。美国干涉者并不讳言他们企图接替法国在印度支那进行的殖民战争。他们正在拉拢印度支那的三个所谓国民政府,要直接训练所谓国民军队。这种政策,既侵犯了印度支那人民的独立和自由,而且也是在排挤法国,以便最后将印度支那变为美国自己的殖民地。
  不难看出:美国干涉者扩大印度支那战争的目的决不限于夺取印度支那,它还企图以印度支那为基地来对.整个东南亚进行侵略。在日内瓦会议召开之前不久,美国国务卿竟公开号召对印度支那采取“联合行动”,并策动组织东南亚和西太平洋的军事集团。虽然美国这种威胁亚洲和平的政策已经遭受到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首先是亚洲人民的反对,但是,仅在几天以前,美国政府还在宣称关于组织东南亚军事集团的商谈正在活跃地进行着,并且说,这样的一个组织正在形成中。这就表明:当日内瓦会议正在讨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时候,美国还在积极活动,拉拢其他国家参加它所策划的军事冒险。
  美国为了组织军事集团和扩大战争,照例要制造许多借口,照例要把它说成是为了“巩固美国的国防安全”和“保卫自由世界”。大家知道,美国并不是一个亚洲国家,它的安全也没有遭受任何亚洲国家的威胁,更没有受到争取独立和自由的印度文那人民的威胁。然而,美国政府却一直策划在远东、东南亚、中东和近东建立一系列的所谓防御集团。这些区域中的任何一国都在远离美国国境数千海里以外。显然,美国的国防安全同这些区域并无关系。这就说明,这些所谓防御集团的组织,并不是为了防御,也不是为了所谓保卫自由,而是为了在亚洲扩大殖民战争,建立新的殖民帝国,以奴役亚洲人民,并强迫他们为了美国少数人的垄断资本集团的利益而互相残杀;同时,这也不是为了保护它的西方盟友的利益,相反地,却是为了排挤几个古老了的竞争对手以便取而代之。不用说,美国在亚洲组织侵略集团的活动是与美国准备世界战争、建立世界霸权的目的分不开的。
  为了掩盖扩大殖民战争和建立殖民帝国的野心,美国统治集团中的某些人士最近不断制造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干涉印度支那战争的奇谈,借此来对亚洲人民进行欺骗。这种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干涉印度支那战争的诽谤,不过是他们想掩盖美国对印度支那战争的干涉和企图在亚洲各族人民中制造分裂的烟幕弹罢了。
  还必须指出,美国这种在亚洲组织侵略集团的活动,与维护亚洲的集体安全毫无共同之点。事实上,它的这些活动是背着亚洲人民和许多亚洲国家进行的。在亚洲组织一些国家反对另一些国家的对立集团,只能制造和加深亚洲的不安和分裂。这种计划的实质,是为了在亚洲进行“分而治之”的阴谋,以便把殖民主义的枷锁强加在亚洲人民的头上。当然,这是从未得到而且也不会传到亚洲人民和许多亚洲国家的同意的。
  维护亚洲的持久和平和集体安全,需要亚洲国家共同努力。我在四月二十八日讨论朝鲜问题的发言中曾经说过:“亚洲国家彼此之间应该进行协商,以互相承担相应的义务的方法,共同努力维护亚洲的和平和安全。”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认为:亚洲国家应该互相尊重各国的独立和主权,而不互相干涉内政;应该以和平协商方法解决各国之间的争端,而不使用武力和威胁;应该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各国之间的正常的经济和文化关系,而不容许歧视和限制。只有这样,才能使亚洲国家避免新的殖民主义者利用亚洲人打亚洲人的空前灾难而获得和平和安全。
  中国人民和印度支那人民向来具有深厚的友谊。最近一百年来,由于同样遭受殖民主义的侵略,中国人民和印度支那人民在各自进行的民族解放运动中互相同情,这是理所当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越南民主共和国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就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同时,两国政府又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建立了正常的经济关系和文化关系。这种友好关系正在发展着。中越两国政府的共同的愿望就是互相尊重独立主权,互不干涉内政和保卫亚洲及世界的和平。
  为了保卫亚洲及世界的和平,中国人民极其希望印度支那的战争能够早日停止,印度支那的和平生活能够早日恢复。
  不仅中国人民如此,亚洲各国人民同样地支持印度支那问题的和平解决。要求印度支那停战的呼声从印度、印度尼西亚、缅甸和巴基斯坦等国不断传来。最近在科伦坡召开的五个亚洲国家的总理会议,同样也对恢复印度支那的和平表示了关心。
  欧洲和其他各洲人民要求印度支那停战的愿望并不下于亚洲人民。就在美国的政治家中,也并非人人赞成在印度支那及东南亚进行军事冒险。
  在这里,应该特别提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和平政策。苏联政府和人民一贯坚持印度支那问题必须和平解决,并在国际会议上,始终维护着印度支那人民的民族权利。
  主席先生:印度支那人民为了民族解放的神圣事业,已经奋斗了将近一个世纪之久。为了增进我们这次会议对于越南人民及整个印度支那人民的愿望的了解,我想请大家读一读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独立宣言。也许出乎某些先生意料之外,越南独立宣言是引用一七七六年美国独立宣言中“一切人们生来就是平等的,他们应有这些天赋的不可剥夺的权利,那就是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些词句来开始的。接着,越南独立宣言又引用了一七九一年法国民权宣言说:“天赋人类自由和平等的权利,人们就时时都可以享受自由和平等的权利。”然后,越南独立宣言就这样说:“一个八十多年来敢于反抗法国人的奴隶统治的民族,一个数年来敢于站在盟国一进共同去反抗法西斯的民族,这个民族一定要取得自由,这个民族一定要获得独立!”各位先生,难道越南人民这个要求是过分的吗?我想,曾经在一七七六年和一七九一年发表过这两个伟大宣言的国家的政府,应该承认印度支那人民同美国和法国的人民一样,是必须完全享受独立、自由和平等的权利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希望会议以最严肃的态度来考虑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团首席代表范文同先生代表越南人民所提出的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实现越南、高棉、寮国的民族独立、国家统一和民主自由的声明和建议、我们认为,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团的声明和建议真正表现出了印度支那人民为和平、独立、统一、民主而斗争的意志和他们的合理要求。这些建议,在中国代表团看来,已经为和平解决印度支那问题开辟了道路。
  但是,法国代表团团长皮杜尔先生在五月八日的发言中,却仍然采取了殖民统治者的态度,继续无视法国政府曾经承认过的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存在以及它的政府获得越南广大人民拥护的实际情况。他并拒绝高棉抗战政府和寮国抗战政府的代表参加会议,他撇开了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政治基础,而以战胜者自居,提出了停止敌对行为的片面条件,来要求印度支那人民接受,这是不现实的、不合理的,也是不符合个根据平等权利进行协商的原则的。
  主席先生,我们大家既然坐在一起来审查和研究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办法,那么,就应按照目前印度支那及亚洲的实际情况,在承认印度支那人民的民族权利的基础上来寻求对于有关双方都是光荣的、公平的、合理的条件,并采取有效措施,以便在印度支那能够早日实现停战们恢复和平。如果与会各国代表都具有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真正愿望,我相信,会议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完全支持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团首席代表范文同先生的声明和建议,并认为,他的建议可以成为本会议讨论在印度支那停止战争和恢复和平问题并通过适当决议的基础。
  这些建议,我们认为,是符合于印度支那人民谋求和平、独立、统一、民主的愿望,符合于法国人民及世界其他各国人民的和平利益的。
  【注释】
  最初刊载于1954年5月14日《人民日报》。



 
 

2007/09/10

在日内瓦会议上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发言(一九五四年五月十二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