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中英关系,争取和平合作(一九五四年八月十二日)

 




  昨天,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上,我作了一个外交报告。今天我谈的一些问题,涉及日内瓦会议的结果和我国的外交政策。最近英国工党代表团将来华访问,我们将同西方国家的一个主要党派进行接触,这就要接触到外交政策方面的问题。因此,有几件事跟大家讲一讲。
  去年年底,英国工党执行委员会通过一个决议,要求家来访问。今年五月间,我们以外交学会的名义发出邀请,他们马上就决定组成以艾德礼为首的代表团来访。他们答复如此迅速,是同推进中英关系有关的。表面看来,我们邀请的是英国政府的反对党,实际上工党代表团来华访问是得到英国外交部支持的。美国对工党来华一事很不满意,但英国对此不顾。这说明改善中英关系是双方的要求。英国对推进中英关系采取了主动的态度,在日内瓦,英国执政党通过艾登跟我们接触,现在反对党又来访华,都是证明。我们改善同西方的关系将百先从英国开始。这说明,世界上不同制度的国家是可以和平共处的。丘吉尔、艾登都这样说过。中印、中缅联合声明倡导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迫使艾森豪威尔也不得不说些和平共处之类的话。这是人民的要求,美国统治集团也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美国的政策表现得很矛盾,很动摇。朝鲜战争失败的教训,使它不敢再打。美国人民不愿意打,国会有八十多个议员反对战争。日内瓦会议在朝鲜问题上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并不是说没有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只是因为美国一意阻挠,想保持国际紧张局势。在越南可以在选举、国际监督等问题上达成协议,为什么不能根据同样的原则在朝鲜达成协议?这是因为美国不愿意达成协议,但它也不能再打。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的会议上,有人说:“美国既不能战,又不能和”。美国的情况是动摇、困难、矛盾,这是它的特点。例如,日内瓦会议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协议,似乎有它一份,又似乎没有,这样的外交真是世界奇闻!这样,怎能使西方的国家跟着它走?稍有见解的人都不会跟它走。世界上要求和平的呼声是普遍的。美国扩张军备的实力政策,到处不得人心,美国人民也反对。
  我们并不要求英国改变资本主义制度。但是.和平则是对英国有利的。要和平就得跟美国闹别扭。西方国家跟美国间一点别扭,就能提高一点自己的地位。但是,要闹,就得有点力量。英国的经济规律有些恢复.例如取消了配给制,依赖美国的倾向减弱了。法国要象英国一样敢于跟美国闹别扭,还得一个时期。法国是有生产能力的。它要恢复经济,就要找出路,找广大市场。东西方贸易就是出路。中国六亿人口的市场很大,同中国发展贸易很有前途,西方国家都懂得这一点。我们跟西方国家改进关系,在政治上是和平,在经济上是贸易。美国害怕这两点,和平它怕,死抱住扩充军备和紧张局势不放;贸易它也怕,怕别人跟它竞争。我们可以根据这两条跟一些西方国家结成统一战线。
  我们应当重视英国工党代表团访华。搞好接待工作,对推进中英关系、对世界和平都有利,并且能扩大日内瓦会议的成就。我们应当把这件工作看得很重要,从思想上重视起来。我们的方针和态度如何?工党不是执政党,我们不好用政府的名义邀请,因此用外交学会的名义邀请,但工党代表团访华是受英国政府支持的。我们和英国是有同有不同的,我们的态度是求同而不求异。当然,不同的地方,双方都不能去掉,不能要求双方改变立场和放弃立场,那是违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同在哪里呢?第一,双方要和平;第二,双方要做买卖;第三,它要取得政治资本,在国内多搞选票,就得推进中英关系。如果它用这个条件换取选票,对我们有什么不好?英国对新中国的舆论是比较好的,和美国的不同。在这三点上,我们是可以和它求同的。但有不同的地方,例如,我们是新民主主义国家,正在努力建设社会主义,逐步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我们这种立场、思想是不必讳言的。但是,也不要跟他们争论马克思主义学说,争论社会主义制度的问题。讽刺、挖苦他们是不必要的。他们可能想混淆,说他们的国有化和我们是相同的,我们不要去混同,但也不要跟他们去争论。要向他们说明,我们不干涉别的国家的内政,革命不能输出,各国的社会制度是由本国人民自己选择的。总之,我们要互相尊重,不扩大争论,扩大争论就会对立起来,那是不利的。凡是属于立场、思想、生活方式不同的问题,不必争论,要互相尊重。属于挑拨性的话,要挡回去。我们要讲求实际,目的是为了推进中英关系,争取和平合作。
  关于内政问题,有什么说什么,根据实际情况讲。我们不要失掉立场,但也不必讳言我们的缺点。我们说,我们的制度是人民赞成的,但也有少数人不赞成。我们还有先进与落后的不同,小脚、辫子,抽大烟的人还是有的,但是少数。不要把我们说成十全十美。对反动分子,我们尽可能宽大,但也镇压了一些罪大恶极的人,这在任何国家革命时期是免不了的。经济、文化落后的现象,我们要承认。如工业就比英国落后,文化虽然源远流长,光辉灿烂,但从近代水平来看,我们是落后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水平都很低,从质和量看都是如此。有人说我国的自然科学很落后,社会科学不一定落后,革命胜利了,又有毛泽东著作。不,社会科学的水平还是很低,革命胜利是由于政治觉悟,我们还很少把革命经验提高到科学理论水平上来。文艺也拿不出多少东西。总之,对我们的缺点、错误、毛病不必讳言,但是要有分寸,不要掩盖了主要的成就。这就是说,一方面我们不要把进步说得过分,另一方面,讲缺点要实事求是。这样我们才能取得主动。我们应该抱着知错必改的态度,人家提出好的意见要接受,有缺点知道了就要改,“知过必改”是中国很好的一句古话。
  我们大家在国家的大政方针方面是一致的,但容许各人见解有所不同,可以各抒己见,抱着一个诚实的、认真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属于国家机密的问题,不要去谈。不成熟的问题,也不要去谈,例如香港问题。香港一百多年前是中国的,香港的居民绝大多数是中国人,大家都认为香港是中国的。至于我们是否要收复香港,如何收复,政府还没有考虑过,我们就不要谈。至于有人问,会讲英文的人能不能用英文讲话?在正式场合要讲中文,在个人交际场合能讲外国话的就讲,不必受拘束,有翻译反而不便。
  我们应不应该提出解放台湾的问题?我们早就提出过这个问题,现在提更是时候。远东有三个战争;朝鲜战争,印度支那战争,还有台湾战争。蒋介石在沿海进行骚扰性的战争,占据海岛十余个,空袭的架次很多,去年东山岛的战事,就是较大的一次,特别是袭击各国的通商船只,最近已经引起了国际上的注意。这不叫战争叫什么原因此,战争实际上是存在的。只是因为前两个战争打得激烈,这个战争被掩盖住了。既然战争是事实,就应该提出来。解放台湾是中国的主权、内政问题,我们现在提出来是否适时?是适时的。我在日内瓦会议的第一次发言中就提到了台湾问题,那时不被人们注意。现在朝鲜战争停了,印度支那战争也停了,剩下来的就是美国加紧援助台湾进行骚扰性的战争。如果我们不提出解放台湾,保持不了祖国的完整版图,我们就会犯错误,也对不住自己的祖先。我们能不能收复?这要靠我们努力。等待胜利是不可能的,可能性是从斗争中取得的。因此,我们要提出解放台湾的任务,各方面进行工作,军事上、外交上、政治上、经济上都要做工作。对于国际共管的主张,我们绝对不能同意。美国要把台湾划在它的防线之内,那是更无道理的。在朝鲜,美国尚可动员十几个国家,在印度支那就很困难,在台湾就更孤立。我们主要是对付蒋介石集团,也指责美国的侵略。
  在外交政策上,英国不会公开说反美的话,但我们适当批评美国,他们听了也会高兴。我们和美国的斗争是;我们要和平,它要战争,我们要真正的和平,它叫嚣战争,我们要集体和平,它要搞对立的军事集团。我们主张根据五项原则争取同各国和平共处。中苏友好同盟工助条约和美国所搞的侵略集团是完全不同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纯粹是防御性的,它是对付世界公认的敌人——日本军国主义的,如果日本的情况变了,这个条约就会修改。在东南亚,艾登主张搞一个洛迦诺公约,印度主张集体和平,建立和平地区,我们都赞成。但是美国反对,它想搞一个东南亚条约组织,目标是针对新中国的。现在已经有几个国家表示不愿意参加这个集团。我们愿意跟任何国家订立互不侵犯条约,如果菲律宾、泰国愿意,我们也可以跟他们订立,我们也可以跟英属马来亚订立这种条约。对于东南亚侵略条约,我们要彻底揭穿它。美蒋双边条约,完全是敌视中国人民的,要坚决批判。美国还想搞东北亚侵略条约,杜勒斯要把李承晚、蒋介石、吉田茂搞在一起,日本已经表示不干。对这个侵略条约也要批判。总之,对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搞侵略集团的企图,都要揭穿它。
  关于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问题,英国不能一面承认新中国,一面又在联合国投蒋介石的票。我们并不要求英国保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但英国应当投我们的票,这是合理和正义的要求。
  关于做买卖问题,工党代表团可能要求我们多出口。只要双方本着平等互利的原则,中英贸易是很有发展前途的。
  【注释】
  这是周恩来为接待英国工党访华代表团在一次干部会议上的讲话。



 
 

2007/09/10

推进中英关系,争取和平合作(一九五四年八月十二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