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的关键是和平共处(一九五四年十月十一日)

 




  诸位先生可能会问,过去日本侵略中国,今天中国强大起来了,不会威胁日本吗?这一点,我可以向诸位保证,我们的确是为世界和平而奋斗的。有如安倍能成先生所说的,这不是我们的一般政策,而是基本政策。从中日关系的历史来看,我们两千多年来是和平共处的。你们国家在海上,几千年都是独立的。如果说历史上中国有一个民族侵略过日本,那是元朝的蒙古族上层。但是,他们打了败仗回来了。六十年来,中日关系是不好的,但这已经过去。我们应该让它过去。历史不要再重演。我想这能够做到,因为在中日两国人民中存在着友谊。同几千年的历史比较,六十年算不了什么。不幸的是,我们在座的人就处在这六十年的时期中。但是,我们的子孙后代不应该受这种影响。我们不能受外来的挑拨,彼此间不应该不和睦。我们要从我们自己中间找到真正“共存共荣”的和平种子。我认为这个种子是有的,让我跟诸位先生说一桩生动的事实。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以后,日本军队放下了武器。在那一天以前,我们打了十五年的仗,可是,一旦放下武器,日本人就跟中国人友好起来,中国人也把日本人当做朋友,并没有记仇。最大的、最生动的一件事,就发生在东北。当时有许多日军放下武器之后,并没有回国,而是和一部分日本侨民一道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有的在医院当医生、护士,有的在工厂当工程师,有的在学校当教员。昨天还在打仗,今天就成了朋友。中国人民相信他们,没有记仇。大多数的日本朋友,工作很好,帮助了我们,我们很感谢他们。他们完全是自愿来的,不是我们把他们俘虏了强制他们来的。去年大多数都被送回国了,有两万六千多人。你们不信,可以回去问问他们。曾经打过仗的人,放下武器以后就一起工作,而且互相信任。很多中国人受了伤,请日本医生动手术,病了请日本女护士看护,很信任他们。在工厂中,中国人信任日本工程师,一同把机器转动起来。在科学院,中国的科学工作者相信日本科学工作者的研究成果。这是友谊,可以说是真正的友谊,可靠的友谊。方才改进党的先生说,我们是“同文同种”。所以我们要在这种友谊的基础上改善中日关系是完全可能的。所谓“同文同种”也好,“共存共荣”也好,不是为侵略别人,也不排斥别的国家,我们为的是和平共处。这就是我们友好的种子。
  诸位要问,我们工业化了,日本也工业化了,不会有冲突吗?事情是会变化的。假如永远是工业日本,农业中国,那么关系是不能搞好的。日本朋友如何对待中国,希望中国永远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好,还是希望中国工业化好呢?这里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是一条不好的路,是制造战争的路。过去一百年的历史就是这样。不少帝国主义国家为了争夺中国的市场彼此打仗,我们有这种经验。六十年前的中日战争,日本打胜了。结果呢江西来干涉了,他们也要在中国抢地盘。后来爆发了日俄战争,帝国主义国家为了划分势力范围,就在中国制造内乱,这就使中国人民越来越穷,市场越来越小。这种事,虽然在一个时候对军国主义和军阀有好处,但对人民是没有好处的,何况中国人民今天站了起来,再也不愿过这种日子,决不会让这种受苦的日子再回来。即使日本有极少数人想要复活军国主义,中国人民也绝不能让它再来侵犯。
  另外一条路,是中国工业化。只有中国工业化和日本工业化,才能和平共处,“共存共荣”。这就要求有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让我们自己建设自己的国家。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市场扩大了,就更需要同外界互通有无,开展贸易,贸易额也就会增加起米。只要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购买力大了,他们就不能只在国内解决问题这就需要输入,也需要向国外输出。日本是我们的近邻,你们对我们的市场和人民的需要,比任何外国都清楚,你们知道我们有什么东西,也知道什么东西你们最需要。今天,中日之间在贸易上虽然有障碍,贸易量很小,但是只要两国关系友好地发展起来,前途一定是广阔的。中国国土大,人口多,需要量大,生产数量也大。随便举个例子,如日本需要我们的煤,我们多开一点矿,每年即可以增产上千万吨的煤,这个数目是很大的。人民的需要也很大,中国六亿人口,每人多用一点东西,数目就很可观。和平共处,就是乎等互利,互通有无,“共存共荣”。文化交流更不要说了。历史上两国的文化往来很频繁,近八十年来,中国学西方文化,许多是通过你们那里最早学来的。中国还活着的老一辈人,现在从事政治活动的,很多都在日本留过学。在座的郭沫若先生,就是留日生的重要代表人物,他曾经在你们的帝国大学学过医。日本文化给了我们这些好处,我们应该感谢。我出国留学也是最先到日本,住过一年半,可是日本话没学好。但是,我在日本生活,对日本的印象很深,日本有非常优美的文化。历史上,我们的文化彼此交流,互相影响。所以,按照正常的来往,中日的文化交流,有很大的发展前途,关键就是要和平共处,谁也不要存别的心思。这就是方才安倍先生提到的问题,即不同的制度、两个阵营是否能和平共处。我们认为完全有这种可能,只要双方有这种愿望。我们和印度就达成了这样一个协议。在历史卜,中国和印度从来是和平相处的,中国还受了印度文化的影响,特别是佛教,在座的也有佛教代表。中印两个民族互相信赖。印度虽然在经济上比日本落后,在政治上也是独立不久,但是它有信心,觉得两个大国可以和平共处。中国和印度虽然国家体制、社会制度不同,但两国知道彼众是可以和平共处的。我们倡导了五项原则,就是大家所知道的,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我们和缅甸也达成了协议,发表了声明。我们认为,这五项原则不应该只限于处理中印和中缅关系,它也可以适用于全亚洲,甚至全世界各国。我想,我们和日本也同样可以根据这五项原则来彼此承担义务。去年,当郭沫若先生还是副总理时,曾和日本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代表团谈到,如果日本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那么,我们愿意和日本缔结互不侵犯条约。郭沫若这话是站在负责的地位上说的,现在他虽然不担任副总理了,可是这句话仍然有效。
  中日关系正常化的障碍,正如山口先生所说.不在中国方面。诸位都很清楚,旧金山条约不承认中国,而承认台湾,说台湾代表中国。中国人民很伤心。我们承认日本人民的日本,日本人民投吉田先生的票,我们就承认吉田先生代表日本,如果日本人民投铃木先生的票,我们也承认铃木先生代表日本。这决定于日本人民的选择,不决定于中国,日本人民投谁的票,谁得的票多,谁组织政府,我们就承认谁。但是,日本政府却争取了相反的做法,不承认中国人民所选择的政府,中国人民不要蒋介石,日本政府却承认台湾代表中国,中国人民当然感到很伤心。是日本政府不承认我们,对我们采取不友好态度。我也知道困难的根本原因不完全在于日本政府,因为日本政府的头上还有个太上皇,就是美国。美国压在日本人的头上,这是很不幸的,阻碍了中日关系的恢复。
  当然,诸位还会问,尽管我们这样说,一旦中国强大了,武装起来了,是否会给日本造成威胁?我坦白地说,中国的强大武装是为了自卫,也只能是为了自卫。我们不会侵略别人,我们宪法规定了我们的和平外交方针,中国人民也不允许我们违背这个方针去侵略别人。近百年来,中国人民受罪受够了,我们不愿意把这种痛苦加在别人身上。我们懂得这个痛苦,我们同情别人的苦难。因此,希望亚洲各国能够和平共处,恢复正常关系,这对世界和平是有好处的。美国如果愿意和平共处,我们也欢迎,我们并不排斥美国,我们愿意同它和平合作,是它不愿意同我们合作。所以,我们可以向诸位保证,我们坚持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尽管现在的主要困难不是来自我们方面,但是,我们还是愿意尽一切力量,消除这些误会以及可以被美国利用的口实。我们希望诸位回去以后,就象在这里所说的那样,使日本当局也能改变一些自己的看法。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日本国会议员访华团和日本学术文化访华团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中日关系的关键是和平共处(一九五四年十月十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