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反对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一九五五年一月五日)

 




  杜维廉说,艾登要他来转达一个有关中英一般关系的口信。他说,艾登外交大臣很失望地看到了周总理在对政协的报告中所说的,英国的态度在日内瓦会议之后有所改变。艾登要他来向中国政府保证,英国的态度不但在日内瓦会议之前,而且在日内瓦会议之后,都没有改变,英国的目的仍然是缓和远东局势和改善中英关系。中国报纸指责英国政府不守信义,使艾登大为惊奇。五年来,英国政府只承认中国政府,而向蒋介石没有关系。艾登认为,现在不能用战争解决任何问题。英国不是美蒋条约的参加者。在英国看来,如果那个条约对过去的情况有任何改变,那就是引致了约制。因此,英国政府表示欢迎。英国政府了解中国的立场,但是不可能期望美国撤除它对蒋介石的保护,因为美国把蒋介石看作是它的同盟者。艾登相信,和平解决和和缓紧张局势的唯一希望,在于每一个人都根据实际情况来为此而努力。英国政府的真诚愿望,就是中英之间有很好的关系,即使中英在远东问题上有分歧的意见。
  周恩来说,中国政府同样欢迎和愿意改进中英关系和和缓远东及国际的紧张局势。改进中英关系当然需要双方的努力。两国的制度不同,想法不同,并不妨碍两国和平共处和改进关系。不过,如果在有关两国中一国的问题上存在着对立的做法,那么无论如何是要影响两国关系的。我可以直率地问杜维廉先生,如果中国对香港采取不同的态度,会不会影响中英关系?
  杜维廉说,会的。
  周恩来说,英国对台湾的态度就是不对的,这不能不影响中英关系。英国不敢得罪美国,却来责备中国,这是不公正的。美国侵占台湾,美国海军在台湾海峡活动,美国帮助蒋介石占据我们的沿海岛屿并对大陆进行骚扰性和破坏性的袭击,又劫夺来我国通商的船只,包括英国的商船在内。但是英国说这一切都是对的。中国去解放自己的领土台湾和沿海岛屿,打退蒋介石的骚扰性和破坏性的袭击。英国却说这一切都是不对的。这是不公正的态度,不能不影响中英关系。如果美国占据北爱尔兰,并且帮助北爱尔兰进攻英伦三岛,而又说英国无权打退这种进攻,这行不行呢?
  杜维廉说,他不能同意周总理对英国态度的形容。英国不是始终支持~方和反对另一方的。英国是了解中国的态度的。英国反对的是加剧紧张局势,支持的是缓和紧张局势。刚才转达艾登的口信,其中心要点就是要从实际情况出发,而不能期望美国撤除它对蒋介石的保护。英国的态度不是支持一方和敌视另一方,而是真诚地以实际情况为根据。
  周恩来说,关于英国的态度是否不敌视任何一方的问题,可以看看事实。过去的事实证明是相反的。举例来说,卡祺亚先生对宦乡先生说,不要去论问题的是非,要承认事实。这句话代表英日政府态度中的可疑的地方和不公正的地方。
  第一,台湾已经归还中国,是属于中国的。这是铁的事实,怎么可以怀疑?但是,英国政府的代表在议会中却表示怀疑。英国参加签字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投降条款都承认台湾应该归还中国。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国政府的代表陈仪在台湾接受了日本的投降。因此,台湾已经归还了中国。怎么能说台湾的法律地位还需要研究?杜维廉先生在北京已经很久,一定会了解这对于中国人民的感情有多大的伤害。英国政府简直已经不采取一个朋友的态度了。
  第二,对中国人民的感情伤害得更厉害的,是英国政府称赞美蒋条约,指责中国解放台湾。英国一方面说,如果中国使用武力去解放台湾,就会引致战争,另一方面,又要中国容忍蒋介石在美国保护下所进行的骚扰性和破坏性的战争。比这更坏的,是英国外交次官纳丁在美国公然说,如果中国去解放台湾,英国将同联合国一起行动。甚至连美国舆论都不赞成这句话。这是完全敌视中国的态度、有这么许多事实摆在中国人民面前,却要中国政府不去论问题的是非。中国政府怎么能这样做呢?事实上,是非就在英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之间。这样颠倒施肥,是非常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
  我在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对政协的报告中提到英国,是非常慎重的,并且是站在希望中英关系改善的立场上提的。
  除上边所说的以外,还有更令人愤慨的例子。美国强迫扣留了未经表达自己意志的朝中被俘人员,英国政府对此一句话不说。在日内瓦会议期间我们曾提出这一问题。艾登外交大臣在同我谈话时说,这个问题还要去提吗?甚至在同我个人谈话时,艾登外交大臣都没有说过一句批评美国强迫扣留朝中被俘人员的话。但是,关于判处十三名美国间谍这样一个完全属于中国主权和内政的问题,英国政府的代表却在英国的议会里对中国政府说了很不礼貌的话,用了很坏的字眼。我建议杜维廉先生去翻阅一下英国议会的记录。这种做法,已经不仅是不论是非,而且是颠倒是非。
  几个月来,我们是很容忍的,虽然同杜维廉先生见了多次,但是从来没有向你表示过我们的不满。杜维廉先生或许已经感到了我们的舆论所表现的情绪,现在我把中国政府的不满正式告诉你。
  谈到和缓国际紧张局势的问题,那就要问紧张局势是从哪里来的。英国说是从双方来的,甚至说是从中国方面来的。这是不符合事实的。紧张局势是从美国方面来的,中国是致力于和缓紧张局势的。朝鲜停战谈判拖延了两年,在快要达成协议的时候,美李又强迫扣留了两万七千多名朝鲜被俘人员。但是,我们仍然赞成停战,为的是和缓紧张局势。在印度支那问题上美国也竭力破坏,但是我们仍然赞成停战。艾登外交大臣在伦敦谈到印度支那问题时曾建议缔结亚洲的洛迦诺公约,这是有利于集体和平的。我在新德里时曾对尼赫鲁总理说,我们赞成这个建议。但是等到我第二次到日内瓦以后,艾登外交大臣告诉我,英国已经不再主张缔结亚洲的洛迦诺公约,因为美国反对。日内瓦会议以后,英国同美国一起搞马尼拉条约,这是我们反对的。英国不坚持我们已经表示赞成的建议,却跟着美国来制造分裂。现在,马尼拉条约的签字国又要在曼谷开会,加深分裂。这如何能说是为和缓紧张局势而努力呢?
  在朝鲜战争和印度支那战争都停止了以后,美国就把力量集中在台湾,指使和帮助蒋介石对我们进行骚扰性和破坏性的战争。从去年六月范佛里特到东方来的时候起,美国就同蒋介石筹划签订美蒋条约。签订这个条约的目的就是要霸占台湾和澎湖列岛,第二个就是发动新的战争。这同日本侵占东北时的情形一样,同慕尼黑协定签订以前德国侵占奥地利的情形也一样。艾登外交大臣和丘吉尔首相当时都是反对“慕尼黑”的,但是现在却要中国承认东方的“慕尼黑”!说穿了,就是有人想在世界上制造“两个中国”,使蒋介石在美国的保护下得以反攻大陆,在大陆上复辟。这不是和缓而是加剧紧张局势。
  中国政府一直到现在都在致力于搞好中英关系。两国的制度不同,对问题的看法不同,这并不妨碍两国的和平共处和友好合作。但是不要彼此伤害,否则就会妨碍改进关系。如果对两国关系的伤害是由中国政府负责的,那么中国政府是勇于改正的,从不隐讳。例如,在海南岛上空我们误打了一架英国飞机以后,我们就道歉和赔偿。至于英国政府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使中国人民不能容忍的事,我站在愿意中英友好的立场,认为值得英国政府深加思考。
  中国政府赞成和缓紧张局势,并为此而努力。凡是英国政府所采取的合乎实际并且有利于和缓紧张局势的步骤,都会得到我们的赞成。但是不能要求我们承认侵略,让美国肆无忌惮地制造紧张局势,放手准备新的战争。如果艾登外交大臣愿意和缓紧张局势,中国政府希望英国政府劝美国政府把军队从台湾撤走,这才能和缓紧张局势。如果英国说劝美国有困难,美国不会听,那么如何能和缓紧张局势呢?我们不能犯这个历史错误,不能容忍美国的胡闹。美国好战分子蛮不讲理,中国人民是不能容忍的,也不会被吓倒。过去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艾登外交大臣曾经告诉我说,美国政府中也有人是愿意和平的。如果这是确实的,那么同美国政府还可以说理,而英国就恰恰能够起说服的作用。中国政府的态度是很清楚的。只要任何国家愿意同我们建立正常关系,愿意同我们和平共处,并且放弃对我们的侵略,我们是会首先伸出手来的,对美国也不例外。
  我们欢迎并希望中英关系能按照去年日内瓦会议时候我同艾登外交大臣谈话的精神,得到改善。
  杜维廉说,感谢周总理所作的充分的叙述,一定如实地转告艾登。他感谢周总理在过去几个月中所采取的约制态度。但是他又建议,以后周总理有何不满之处,直接向他提,而不要通过报纸,他随时听候周总理召见。
  周恩来说,我同意以后有意见时找你谈,但是,舆论是全国人民的事,况且中国舆论对英国的批评是由英国引起的,中国从不主动发起对英国的批评。自日内瓦会议至艾德礼访华的一段时期中,中国舆论对英国的态度,杜维廉先生应当是知道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后发制人”。这就是中国的态度。
  杜维廉说,对于周总理刚才所涉及的几点,他想作些评论。第一,关于卡祺亚同宦乡的谈话,似乎有一些误解。英国政府井不是要中国政府不论问题的是非,而是建议按实际情况来寻求解决的办法。每一方对于问题的是非都有自己的看法,而英国的建议却证明了它是不敌视任何一方的。英国所作的积极建议是要求双方约制。这个建议不仅向中国提出,而且也同样向对方提出。周恩来说,如果一个人打了另外一个人一拳,第三个人出来劝架,他不劝第一个人放下拳头,却要求第二个人不还手。这如何能说是要求双方约制?
  杜维廉说,第三个人出来劝架,结果常常是自己挨打。
  周恩来说,现在不是第三个人挨打,是第三个人不去劝第一个人住手,反而责骂第二个被打的人。
  杜维廉说,周总理刚才提到,艾登曾说过在美国政府中也有人愿意和平。艾登当时曾加上一句:艾森豪威尔就是这样一个人。英国认为,中国把美蒋条约的目的说成是帮助蒋介石反攻大陆,那是错误的。英国绝对相信美蒋条约的目的是要起一个约制作用。因此英国政府表示欢迎。
  周恩来说,如果一个强盗跑到你的家里,占据楼下的屋子,现在说用一个条约来容许地占据楼下的屋子,只是不让他上楼去。试问;即使他现在不到楼上去,你住在楼上会感到安全吗?
  杜维廉说,他的意思只是要说明美蒋条约的约制作用,而这正是英国政府表示欢迎的。
  周恩来说,一个外国用武装霸占了我们的领土,这怎么还能说是约制?
  杜维廉说,英国真正相信美蒋条约是起约制作用的。至于蒋介石反攻大陆,那连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
  周恩来说,暂且不谈蒋介石反攻大陆的事。美蒋条约是要使美国对台湾和澎湖列岛的侵占合法化。英国赞成,但我们是永远不会同意的。英国承认美国的侵略,这对中英关系是不利的。
  杜维廉说,英国不是美蒋条约的参加者,因此不发生“承认”的问题。英国的意思只是要说,不能期望美国撤除它对蒋介石的保护。这是一个不可逃避的事实。
  周恩来说,承认“慕尼黑”就是承认既成事实。但是,英国现在连慕尼黑的教训都拒绝接受了。
  杜维廉说,他不能同意这种历史对比。接着,他转而谈另外两点。第一,关于纳丁所说的话,脱顿已经在下院作过解释,那就是,英国除了作为联合国一员对台湾所承担的义务以外,没有别的义务;第二,关于台湾的法律地位。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都只宣布了一个意图要把台湾归还中国,但是还没有一个国际协议来履行这个意图。因此,在法律上说,台湾还不是中国的领土。至于蒋介石接受日本的投降,那只是把日本人从台湾移走而已。但是,现在不是要从法律的观点,而是应该从实际的观点来寻求解决的办法。英国承认中国,不承认蒋介石。曾经有人说,美国外交部发言人用了“中国国民党政府”的字样。经查询后发现并没有用过这种字样,即使用过这种字样,也是没有什么重要性的。
  周恩来说,台湾的地位是毫无问题的,甚至连美国发表的白皮书和杜鲁门发表的声明都承认这一点。当时中国政府的代表陈仪既然接受了日本的投降,台湾就已经归还了中国。这是铁的事实。说台湾还没有归还中国,是对中国人民感情的极大伤害。过去英国政府并没有这样说过,这是最近的一个新论调,是为了替美国开脱,使美国有权侵占台湾。至于纳丁所说的话,那是不简单的。他的意思是说,如果中国去解放台湾,英国就要同中国打仗。英国舆论已经说明了这个含义。我们可以暂不争论,看看事情的发展。
  杜维廉说,他不同意这种解释。纳丁的意思只是说,如果对台湾进行攻击,将会引致更广泛的战火,使联合国都被牵涉在内。
  周恩来说,联合国至今对台湾并没有作过任何决定。纳丁的意思是否要联合国通过决议,使台湾不属于中国。而归美国保护?
  杜维廉说,没有这种打算。
  周恩来说,既然没有这种打算,那么只要美国不再霸占台湾,中国去解放台湾,如何会引致更广泛的战火,如何会使联合国都牵涉在内?是不是美国无论作什么事,我们都要承认?
  杜维廉说,英国只是要求承认事实。
  周恩来说,美国懂得英国的弱点,因此,造成了事实以后,就要英国承认,然后英国又要大家承认。
  杜维廉改口说,英国要求的不是承认事实,而是考虑事实。然后他又重复说,美蒋条约是有约制作用的,而另一方面又不能期望美国撤除它对蒋介石的保护。他又说,即使考虑了这个事实以后,仍然可以努力来缓和紧张局势。英国不感到悲观失望,而认为只有考虑了事实才能找到出路。
  周恩来说,如果考虑事实的话,那么只有美国撤走武装力量才能和缓紧张局势。如果艾登外交大臣愿意和缓紧张局势,那么努力的方向就应该是劝美国撤走武装力量。不能因为美国造成了事实,就要大家容忍。如果英国劝美国撤走武装力量,美国不听,那么英国当然不能负责。不过,如果英国说美国是对的,中国是不对的,这就伤害了中英的关系。
  杜维廉说,对英国来说,并不发生在道义上作判断的问题。艾登嘱他转告的口信,只是说明了改善情况的唯一途径。
  周恩来说,英国政府代表在议会所说的话和纳丁斯说的话显然是对中国的责备。
  杜维廉说,他不能同意。他说,今天他所转告的口信才代表英国政府的意见。关于马尼拉条约,那是防御性的,正如中国同苏朕之间的防御安排一样。
  周恩来说,关于艾登外交大臣的口信,我们已经给予答复,请照我们所说的转告艾登外交大臣。马尼拉条约同我们建议缔结的亚洲洛迦诺公约不同,它是制造分裂的,因此许多亚洲国家表示反对。亚洲以外的国家用马尼拉条约来帮助某些亚洲国家造成集团,而许多亚洲国家没有参加,这是不能同中苏条约作同样解释的。亚洲以外的国家到人家的地区去,提供人家并没有要求的保护,在人家的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这如何能解释成为是防御性的呢?美国正在越南南部破坏印度支那的协议。美国对保大政府的援助和训练保大的军队,都是破坏印度支那协议的。
  杜维廉说,周总理所谈的越南情况,他不熟悉。至于周总理今天所提出来的不满之处,他将转告艾登。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英国驻华代办社维廉的谈话纪要。此后,周恩来又于1月28日和2月25日两次同拉维廉谈话。这三次谈话,阐明了中国政府对台湾问题的严正立场,批评了英国政府的对华政策。



 
 

2007/09/10

坚决反对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一九五五年一月五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