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五面旗帜,推进世界和平运动(一九五五年六月七日)

 




  这次我们参加世界和平大会的中国代表团阵容很大,到赫尔辛基要打开局面。过去我们有些缩手缩脚,这次要象万隆会议那样展开活动。参加国际会议,就是要积极展开活动。
  今天我们要高举和平、民族独立、爱国主义。民主自由和宗教自由五面旗帜。美国现在的做法越走越窄,完全把自己孤立起来。我们在和平的旗帜下团结起来,应该团结得越广泛越好。争取持久和平是我们的努力方向,这对于我们祖国的建设,对于各国人民的进步和繁荣,都是有利的。我们要在和平竞赛中前进,当然也要防止另一方面放松警惕的偏向。从今天整个局势来看,实现持久和平的可能性很大,和平力量的影响日益广泛,好战集团是很被动的。正因为如此,和平运动要更加推广,扩大影响,使人民有所比较,看到和平力量是占优势的。改善生活是人类最基本的要求,也只有在和平的环境中,在社会的前进中,才能做到改善生活,因此我们反对侵略战争。假如真正发生战争,最后失败的一定是战争的发动者。过去两次世界大战,失败的都是战争的发动者,这是历史事实证明了的。我跟尼赫鲁总理、阿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总理都谈过这一点,他们也同意这种看法。我们强调和平,我们的真正目的是要争取持久和平的国际环境。而美国怕持久和平。在这点上我们就占优势。和平、进步的力量是占上风的,我们对和平有信心。不管是政府间的会议,还是民间的会议,都应该有这样的信心。大家要带着胜利的信心去开会,有信心就能打开局面。我们的信心不是从主观出发,而是建立在实际的基础上的。
  从最近的国际局势来看,只要推广和平运动,局势就能开展。例如对奥和约的签订,就是和平圈子的扩大。亚非会议上我们提出求同存异的主张,美国就害怕。苏奥会谈,苏南会谈,帝国主义很害怕。美国要造成对苏联和人民民主主义国家的包围圈,但现在从东到西到处是缺口。我们就是要争取打开更多的缺口。今天世界斗争最关键的问题是扩大和平地区。去年日内瓦会议后,中印两国总理发表的声明中就提出建立和扩大和平地区。一年来的发展,和平中立地区扩大不少,而且还在扩大中,这对我们是有利的。但战争集团很害怕,因为和平中立地区扩大了,就把它的包围圈隔断了。这样发展下去,就可以使战争延缓,甚至发动不起来。美国好战集团的政策是想把苏联和人民民主主义国家以外的国家都拉入战争集团,造成包围圈。但一旦战争爆发,这些国家将首先遭殃。唯其如此,这些国家就可能考虑采取中立政策,以免遭殃。所以,好战集团的企图是不容易实现的。
  从去年到今年,和平地区有扩大,但是还不够,主要是我们工作做得不够。我们要善于抓紧每一个机会去开展工作,在每一次会议上都要使局面向前推进。
  为此,我们在国际上要举起一切正义的旗帜,不要迟疑,这样才能展开活动。
  (一)高举和平的旗帜。如果有人问我们要战争还是要和平,我们的回答是,要和平,坚决反对战争,反对搞对立的军事集团。美国搞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就是对立的军事集团,它不要苏联和东欧民主国家参加。美国在东方搞的马尼拉条约也是对立的军事条约,不要中国参加,只要东南亚国家参加。再如日内瓦会议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协议,美国对其中第十三条关于集体保证就有保留,其他国家都赞成,只有美国采取保留态度。这不就证明美国在搞战争集团,害怕建立集体安全以上这些事实最能雄辩地回答是谁要战争这个问题。
  我们是要和平的。和平是集体的事情,不应该排斥任何人。我们不排斥美国,相反是美国排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政府代表团在万隆会议上的讲话影响很大。我们的国家热爱和平,男女老少都讲和平,到处是和平的旗帜,来华访问过的各国人士都可以证明。尼赫鲁、吴努、阿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以及埃及宗教事务部部长巴库宁都亲眼见到过。今天“反对战争,坚持和平”的旗帜高举在我们手中,我们不是空喊口号,而是有具体事实证明的。苏联把宣传战争作为犯法行为,而美国却处处宣传战争。
  (二)高举民族独立的旗帜。在国际上,我们主张民族应该独立,应该有自决权。真正的民族主义者都有独立的要求。当然民族主义与社会主义是有区别的,但是我们在和平运动中并不反对民族主义者。现在有两类国家,一类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另一类是印度、缅甸等民族主义国家,是为争取民族独立而发展起来的。尼赫鲁、吴努等自己也承认是民族主义者,我们是尊重他们的。但是,这些国家由于过去受帝国主义的压迫、剥削,还没有完全独立,还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为争取完全独立而斗争的任务。就是我们中国,也可以说还没有完全独立。比如在经济上就不能算完全独立,我们正在为工业化而奋斗。只是政治上独立了,不再受外人干涉。其实政治上也还有人时时要来干涉,我们正在为反对这种干涉而斗争。在讨论万隆会议宣言时,没有人反对其中关于亚非国家都在为争取完全独立而奋斗的提法。因此,我们要高举民族独立的旗帜。同时,我们也尊重民族主义者的运动。
  我们相信社会主义是好的,但也尊重民族主义国家。民族主义国家属于资本主义体系,我们本着求同存异的方针,尊重它们,决不过问它们的内政。
  亚非会议的召开证明了民族独立的趋势是势不可当的。长期没有独立的国家怎么会甘心永远不独立呢?
  (三)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世界上不仅是我们要发扬爱国主义,所有国家的人民都要爱国。现在美国就是到处破坏其他国家的主权。各个国家的制度是由人民选择的,制度有所不同,但人民都要爱国。美国干涉别国内政,就要坚决反对。我们提倡爱国主义,每个人都有爱护自己国家的权利,反对别国干涉内政。爱国就是反对人家干涉内政。我和法国许多爱国人士谈过,如戈登夫人,法共蒙洛梭,以及前戴高乐派的贝蒂将军,他们都谈到美国生活方式侵入法国。访问法国回来的人也谈过,说法国现在受美国影响很大。今天的巴黎、东京受了美国生活方式的影响,民族的文化受到摧残。我们要高举爱国主义旗帜,虽然爱国主义与社会主义还有很大距离,但我们赞成爱国。和平运动要团结一切爱国人士。任何人来中国我们都欢迎。在亚非会议上我们主动邀请了泰国、菲律宾等国代表来我国访问。有人说我们搞颠覆活动,我们不必怕讨论这个问题。所谓颠覆,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进行有组织的破坏活动,这种事情不是我们做的,恰恰是美国做的,我们就是要反对这种对其他国家施加的压力和干涉。至于思想上的来往,是不可避免、无法割断的。我们大家要敢于谈这个问题,要彻底揭露美国搞的干涉和颠覆活动。
  (四)高举民主自由的旗帜。即使是旧民主在旧世界也是好的,旧民主初期还有一点民主,如国会选举等。民主自由是要争取的。好战的国家没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如美国的麦卡锡主义就是连这点旧民主也不给。当然,旧民主实际上也是行不通的,只有少数人能享有。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才有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民民主是最大限度的民主自由,最大多数人享有民主自由,只有极少数人没有民主自由。但是,在资本主义国家中,争取有一些民主总比完全没有好。
  (五)高举宗教自由的旗帜。我们承认宗教自由。信教的和不信教的要互相尊重,才能有和平。不然,如以前的宗教战争,十字军东征,打起来血流成河,有什么好处?阿拉伯国家至今还受很大影响。帝国主义正想利用这个。宗教界各教派间也要互相尊重。宗教自由也就是各教派和平共处。当然,谁要是妨碍别人,那就不行。以上这五面旗帜,我们都要高高举起来。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出席赫尔辛基世界和平大会的中国代表团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高举五面旗帜,推进世界和平运动(一九五五年六月七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