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法国采取同中国完全建交的方式(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一日)

 




  西方国家同中国的关系存在着三种形式。
  第一种是北欧国家同中国的关系。它们承认新中国,割断了同蒋介石的外交关系,不但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支持新中国,特别是在联合国支持恢复新中国的地位、反对蒋介石的代表。这是一种完全的外交关系。瑞典、丹麦、挪威都派大使或公使驻中国,中国也派大使或公使驻对方。
  第二种是英国、荷兰同中国的关系。它们承认新中国,同蒋介石断绝了外交关系,但在联合国又支持蒋介石,不承认新中国的地位。这不是完全承认新中国。我们同它们就只有半外交关系,只有代办驻对方首都。这种半外交关系对处理某些事情不是十分方便的。去年我对艾登首相(当时是外交大臣)也说过。他说,他们承认了中国。我说,不错,你们承认新中国,但在联合国又承认另一个“中国”,而我们只承认一个英国,所以我们不能互换大使。艾登也承认这种情况不好。现在世界上有人有这么一种想法,好象中国可以容许“两个中国”的存在,就象德国、朝鲜和越南那样。中国人民决不能接受这种情况。两个德国、两个朝鲜和两个越南是战争造成的,它们也要求统一。中国本来是统一的,中国内战的结果是中国人民取得了彻底的胜利,蒋介石被中国人民所抛弃。革命成功,新的代替旧的,不能有“两个中国”。法国大革命后,路易十六被推翻,新的代替旧的,法国人民不能容许有两个法国。所以我们要向你们说明,中国人民不能容许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实现。我们同英国朋友也说过好多次。
  第三种是法国、比利时同中国的关系。它们只承认蒋介石。不但在联合国如此,而且蒋介石在巴黎、布鲁塞尔都驻有“使节”。因此,中法、中比关系只能在人民中先发展起来。这种情况当然是不正常的,法、比政府承认蒋介石,而人民同新中国来往。但时机成熟了,法、比政府也会承认新中国的。我们只承认一个法国,法国人民选择哪一个政府我们就承认哪一个政府。无论是拉尼埃——皮杜尔政府、孟戴斯—弗朗斯政府、埃德加—富尔政府、也许将来是其他人的政府,只要是法国人民选择的,我们就没有理由不承认。现在法国政府却承认蒋介石,在联合国支持蒋介石。
  为了将来建立完全的外交关系,中国承认一个法国,法国也应当承认一个中国。现在做准备工作,将来建立完全的外交关系。不能既承认这个,又承认那个,搞得很尬尴。中国政府和人民愿意法国走北欧国家的道路,同中国建立完全的外交关系,这对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世界和平都是有好处的。如果法国政府、法国议会有困难,现在可多进行人民之间的来往,多进行贸易和文化交流,造成气氛,然后水到渠成,承认新中国,同蒋介石割断关系。中国方面是可以等待的。
  在过渡时期两国人民友好一定会加强,这在法国议会里有所反映,法国就可以采取北欧国家的办法而不经过第二种形式。经过第二种形式没有好处。这就是说,两国人民要多来往,特别是政治活动家要多来往,法国议会派代表团来中国,我们希望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能派代表团到法国去。此外,可以增加文化、科学方面的来往,贸易方面可增进民间的贸易来往,甚至可以签订半官方的贸易协定。来往频繁起来就好。世界在变化,这种变化有利于我们和平相处。大家努力,中法建立外交关系就不会太晚。说穿了,美国是阻挡不住的。具有光荣革命历史的法国会走在美国前面,而且会走在英国前面。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法国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麦耶率领的法国议员代表团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希望法国采取同中国完全建交的方式(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