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和平中立政策,争取和缓国际局势(一九五六年六月十八日)

 




  当前,整个国际局势肯定是有利于和缓的。尽管美国政府中一部分人要阻止和缓,要继续“冷战”,但是要挽回总的趋势是困难的。基本的因素是,世界人民包括美国人民在内,越来越拥护和平,反对战争。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愿意为和缓国际紧张局势而努力,首先在亚非地区是如此,甚至在欧洲、澳洲和美洲,这种趋势也在增长。这就证明,尼赫鲁总理所提倡的并且在中印两国总理的联合声明中提出的扩大和平地区,已经肯定地占了优势。不参加军事同盟、坚持和平政策、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国家所形成的和平地区,已经扩大,这就使战争难以打起来。我们对于尼赫鲁总理的这一政策一向是支持的,在万隆会议上我们提到过,在我们关于中国外交政策的报告中也表示过支持。
  扩大和平地区的政策在具体执行中就是坚持和平政策,坚持民族独立的政策,不参加敌对性的军事集团,反对在自己领土上建立外国军事基地,主张国际经济合作,但是不容许要求特权和附加政治条件,主张各国平等友好地相处。实际上,这就是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加以发展了。现在,许多亚非国家已经这样做,在欧洲也出现了执行这种政策的国家。这种趋势在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增长,也影响了美洲国家。这种趋势使西方国家不得不考虑他们的立场。艾森豪威尔已经对中立主义作了解释,并且表示不那么反对。但是,美国国务院却因此惊慌起来,又出来作解释。这也说明了美国内部有矛盾。艾登首相也表示了同冷战政策不同的意见,而丘吉尔更早就发表了赞成共处的言论。正是因为如此,尼赫鲁总理估计军事同盟的作用会逐渐减弱,是合乎实际的。如果战争打不起来或者推迟,军事因素将会降低作用,这不仅对北大西洋公约来说是如此,对马尼拉条约和巴格达条约也是如此。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印度倡导的并且得到许多国家赞成的扩大和平地区的政策,对于阻止战争,起了极大的作用。对此,我们有足够的估价,同时,我们也热烈地支持。
  西方国家处在一个矛盾的境地。它们看到,整个趋势是不可当的,因此一方面不得不承认这种趋势,另一方面又怕这种趋势发展太快。正如苏加诺总统在美国和加拿大所说的,反殖民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运动已经高涨。对于这种趋势,西方国家想加以控制,这就发生了矛盾。它们想使和平地区不能扩大,或者使民族独立的政策受到限制,它们主张经济合作要有条件,军事同盟必须维持,它们要把殖民主义的各种表现保存下来,或者变换花样保存下来。
  我们的态度,尼赫鲁总理是很清楚的。我们赞成印度的政策,我们不排斥任何国家,甚至同美国都可以合作,同英国就更不用说了。我们赞成扩大和平地区。我们高兴地看到印度和其他国家?上了民族独立和经济发展的道路。正如苏加诺总统所说的,这些由民族主义者领导的国家得到发展,对世界是有利的。如果西方国家看得清楚的话,它们会知道,死抱住老的东西不放,是不能维持多久的。尼赫鲁总理关于阿尔及利亚问题的建议,就是合理的。
  摆在世界面前的事实很清楚。我们同主张扩大和平地区政策的国家,意见几乎完全相同。五项原则和万隆会议的十项原则,就是证明。美国不好表示反对,但是很恐惧。我们是不排斥美国的,我们照原则办事。我们曾经对西哈努克亲王说过,即使是美国的帮助,你们也可以接受。除了我们帮助以外,如果美国也能无条件地帮助,那么对于柬埔寨发展独立的国民经济,是有好处的。但是,美国害怕这样做。如果使不发达的国家都发达起来,不仅对这些国家本身,而且对于世界,都是有利的。这是西方国家保持利润的可靠办法。进行军火投机是不可靠的。当然,这会影响垄断资本榨取高额的利润。但是,榨取高额的利润只能使别人贫穷,结果自己也会垮下来。
  总结一句,我们不排斥同美国合作,我们只反对美国现行的侵略和冷战政策。但是,美国却至今在各方面排斥中国。
  至于英国和同英国一个类型的法国、意大利、西德等国,它们希望维持既得利益。它们倾向于使形势和缓,倾向于东西方来往。但是,它们又担心既得利益不能维持。从一个角度来说,问题也的确是如此。民族独立运动的发展一定会挤掉这些国家的一些既得利益。但是,民族独立运动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发动的,而是民族觉醒的结果。英、法等国如果不同民族独立国家达成妥协,那就只好求助于美国,以便对民族独立国家施加压力。结果,把美国的力量引进来,美国就取代了英、法的地位。在南越的情况,就是最好的例子。在老挝和柬埔寨,虽然民族独立的要求比在南越强烈一些,但是,法国却还能够维持一部分利益。尼赫鲁总理向法国提出的关于阿尔及利亚问题的建议,也可以使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维持一些正当的利益。否则,把美国引进来以后,法国反而会被挤垮。从这种情况出发,西欧国家应该认识到,它们必须善于同民族独立国家取得妥协,它们必须善于同东方国家取得妥协。这样,它们的情况才会好些。如果西欧国家善于同民族独立国家取得妥协,并且承认它们的独立,那么民族独立国家也不会对西欧国家怀有敌意。印度就是一个例子,印尼也可以成为一个例子。但是,如果西欧国家借助美国的力量来施加压力,那么,这反而会增加民族独立国家对西欧国家的厌恶。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印度驻华大使拉·库·尼赫鲁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支持和平中立政策,争取和缓国际局势(一九五六年六月十八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