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两国人民要多多来往,为两国关系正常化铺平道路(一九五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战后中日两国的情况起了根本的变化,中国已经站起来成为一个新的国家,日本处在一个和从前不同的地位,不再是侵略别人的国家,而是反过来受别人压迫。这就引起我们很大的同情。因为我们过去经受过许多困难,更能理解日本人民今天所面临的困难。这样,就使我们两国人民愿意站在同情的地位互相接近、互相友好。我们不但恢复了有二千年历史的友谊,并且在新的基础上增进了友谊,这种新的基础就是两国人民都希望和平共处、友好合作、平等互利、互不侵犯和互不干涉内政。
  过去说要“共存共荣”,我想现在我们才走到一个真正能够实现“共存共荣”的新阶段。我们两国在历史上是友好的,中间只在很短的一段时间有过不愉快的情况,现在应该把这一段忘掉,发展我们长期友好的关系。这次中国政府主动地处理在押的日本战争罪犯的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现在中国关押的一千多名日本战争罪犯,我们处理的办法是:对其中绝大多数由于罪行比较不是那么严重,而且在关押期间又有不同程度悔罪表现的,不予起诉,送回日本。这次是第一批,大概再有两批即可送完。另外一部分属罪行严重的共有四十五人,我们也从轻判刑,并且决定,如果他们在服刑期间表现良好,可以提前释放,对年老、患病或身体不好的还可以考虑假释。为什么说是从轻处理呢原因为我们对这些战犯没有判死刑和无期徒刑的,刑期最长的只有二十年。大家知道,战犯在东京、纽伦堡的法庭上都有判死刑的。但是,我们考虑现在不需要这样做,可以从轻处理。而且我们还考虑可以邀请战犯的家属来中国访问,看看自己的亲人。诸位晓得,四十多人对一千多人来说,比例是很小的。我们为什么要对这一小部分战犯判刑呢?这是因为对中国人民要有一个交代。
  我向诸位谈了这些情况,希望诸位回到日本后向日本国民解释,因为他们很快就要看到一千多犯人回去,这四十多个判刑的犯人将来也是要回到日本的。中国政府也要向本国人民解释。我们结束这一案件,把这些不愉快的事情结束了,再开始中日间全面的友好合作。
  谈到友好合作,不能不考虑到目前我们两国的外交关系尚未恢复。两国外交关系的恢复,需要两国政府的努力,但也需要两国人员的推动。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随时都伸出友谊之手,随时都愿意和日本政府商谈恢复两国外交关系的问题。日本人民也具有同样的愿望,诸位便代表着日本人民的愿望,我们很感谢诸位的努力。日本政府在中日建交问题上有困难,困难不仅在内部,而且更大的困难是由于外来的干涉和压力。我们理解日本政府的困难,也愿意等待日本政府逐步克服这些困难。同时,我想我们大家为推动中日关系正常化而努力,也就是帮助日本政府克服外力所加的困难。
  一个愿意反映民意的政府,一定会懂得如何运用人民的要求来抵抗外来的压力。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不隐讳我和重光外相先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他说中日两国人民来往太多了不好,我看越多越好,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不同看法。
  最近,我读到重光葵先生的声明,他对我国释放日本战争罪犯一事表示高兴,并且表示愿意尽量扩大同中国的贸易关系。对这个声明,我也同样感到高兴。我认为,这说明日本政府在中日关系上采取了某种程度的积极态度。我们是愿意和日本政府进行接触的。我曾经说过,我们的北京机场随时准备迎接鸠山首相、重光外相的飞机降落。在我们两国政府能够进行直接接触之前,两国人民团体之间多多来往,是很有利于两国政府关系的改善的。所以日本朋友来得越多,我们的飞机场、火车站、码头为你们开放得越多,那就越能为中日两国的友好和建立外交关系铺平道路。我们两国人民团体的来往,已经创造了新的纪录,这就是两国人民团体彼此达成了许多协议,并且由两国人民团体来执行。中日两国人民团体之间签订的协议,连同今天签字的铁路协议在内,一共有了十五个,涉及议会、渔业、侨民、文化、科学、贸易、工会等等方面。这些协议大部分都实现了,而且行之有效,对两国人民都有利。中日两国人民在两国政府尚未来往和签订协议的时候,直接办起外交来,解决了许多问题,对双方都有利。我作为外交部长也很感谢诸位,我可以少做些事,诸位多做些事,为中日两国建立外交关系铺平道路。我看,就照国民外交的方式做下去,日本团体来得更多,我们的团体也多去,把两国间要做的事情都做了,最后只剩下两国外交部长签字,这也很省事,这是很好的方式。到那个时候,只剩下中国总理、外长和鸠山首相、重光外相喝香槟酒了。所以我带着这样的心情和希望,欢迎诸位到中国来访问。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日本国营铁道工会等访华代表团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中日两国人民要多多来往,为两国关系正常化铺平道路(一九五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