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导在国际上建立和平共处互相监督的制度(一九五六年十月十九日)

 




  周恩来总理(以下简称周):万隆会议以后,世界局势变化很大,中巴两国关系也有了很大进步。你对国际紧张局势的和缓,看法如何?
  苏拉瓦底总理(以下简称苏):亚洲的还是全世界的?
  周:亚洲和全世界的。
  苏:你出席万隆会议,毫无疑义对会议的成就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阁下参加万隆会议以前,许多人不清楚中国的立场和目的,不知道中国是要并吞世界其他国家,还是要同别的国家友好合作。无疑地,中国在重新统一和变得强大以后,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强国之一。巴基斯坦是一个小国,如果中国要并吞巴基斯坦的话,那是可以办得到的。过去,鞑靼、蒙古的侵略都是从这个方向来的。你出席万隆会议受到很大的欢迎。你的合作态度改变了会议的整个气氛。我这样说并不是恭维你,我不喜欢恭维人,我有自己的看法。如果不是由于看到你在那次会议上处理问题的方式,我也不会敢于到中国来。你使我们感觉到,中国真诚地和迫切地要同别的国家友好相处,并且共同求得发展。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不要再有恐惧和从这方面或那方面来的危险。如能避免这些,就会有和平的感觉,否则就会有侵略的危险。我对侵略所下的定义是:非法的、不合理的夺取。如果经常有侵略的危险,人们脑子里的恐惧就不会消失。
  周:万隆会议取得成就,是所有与会各国努力的结果,这个成就不是一个国家的成就。在那次会议上,大家表现了团结和谅解,并且表示要为共同目标奋斗。中国人民的愿望是这样,政府的政策是这样,我作为中国人民和政府的代表和发言人,表达了这一愿望。总的说,万隆会议也表达了亚非亿万人民的愿望,因此它的影响才能扩大和发展下去。中国的解放、胜利和发展,有一方面的理由可能引起周围的和世界上的一些国家的恐惧。这我们是理解的。中国是大国,人口多,如果在一个相当时间内实现了工业化,发展成为强国,人们很容易会联想起过去的某些国家在强大以后向外扩张的例子。也有人会回想起东方的历史,某些民族曾经向外扩张过,中国封建帝国向外扩张过。联想到这些就会有恐惧,特别是中国的邻国。两年前,我们同印度和缅甸的总理接触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一点。在万隆会议中接触到更多国家的领导人,我也感觉到这一点。这是一方面。但是还有另外一方面,而且是主要的一方面,那就是时代不同了,中国的情况不同了。应该向有恐惧的外国朋友们解释的,首先是中国自己落后了一个世纪。不论是由于什么理由,中国过去被西方殖民主义侵略过,没有得到发展。现在我们胜利了,摆脱了殖民主义,要求得到政治上和经济上的独立发展。我们能取得胜利是因为我们建立了依靠人民的制度,这就是人民民主的制度。我们主要地依靠自己,来求得政治的完全独立和经济的独立发展,我们的目标是工业化。我们曾受过殖民主义的祸害,我们也看到了殖民主义的失败。我们怎能走殖民主义的老路去侵略人家呢?这是不许可的。这是我们国家的制度和政策所不许可的。我们主要依靠国内市场,这足以让我们得到发展。我们认为,只有同世界各国和平共处,才能得到发展;只有站在反殖民主义的立场,不容许自己重蹈殖民主义的覆辙,才不致失败。这一点已经成为我们规定在宪法里的基本政策。现在时代也不同了。殖民主义的一切表现(这是万隆会议决议的用词)都是要失败的。正如阁下昨天所说的,西方殖民主义终归导致了自己的失败。如果殖民主义有一种新的表现,象你所说的非法夺取,那也必然会失败。我们的时代不允许殖民主义发展,殖民主义必然要死亡。
  我们虽然这样说,外国朋友或许会想是不是真是这样原因此必须要有接触。我们欢迎同邻国和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接触,并且同各国人民接触。通过接触就可以看到实际情况。凡是来我国的外国朋友,都看到中国人民在进行和平建设,愿意同各国友好相处。我们在万隆会议上邀请了所有与会国的代表来中国访问,尽管有些国家同中国还没有外交关系。我们所邀请的包括泰国的旺亲王、菲律宾的罗慕洛将军和土耳其的外交部长。我们邀请他们到中国来看看,特别是到他们有兴趣甚至有怀疑的地方去看看。譬如,泰国的朋友可以到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去看看。菲律宾的朋友可以到福建、广东等沿海地带去看看。将来同西藏的航线通了以后,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和阿富汗的朋友可以到西藏去看看,还可以到新疆去看看。到一切愿意去的地方以后,就可以看到中国人民在从事和平建设,中国人民愿意同世界各国人民友好;也可以看到,中国国内各民族是平等的,中国人民享有民主和自由。一个在从事和平建设、愿意同世界各国友好、国内各民族平等、人民享受民主的国家,是不可能产生殖民主义和侵略思想的,因为被制度和政策限制住了。朋友们也许会想,这只是现在,你们现在还不强,强大以后你们的制度是否能够保险?中国人民懂得,不仅要有目前的制度,而且这制度还要不断改进,这样就不可能发生那种危险。我们不但有了国内的制度,而且主张在国际上建立一种制度,那就是各国和平共处,互格监督,国际间一切争端通过和平协商解决而不用武力。我们在国际上主张和平友好的政策,各国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或者以万隆会议的十项原则来相互约束。这就是一种国际保证,使得国家不分大小都可以和平共处,互相帮助发展而不附带任何条件。我们要把殖民主义只为自己发展而把别人搞穷的原则埋葬掉。这种政策是不排斥任何国家的,包括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在内,大家平等相处。
  国际上有两种约束,一种是法律上的约束。除了联合国宪章以外,国与国之间还可以签订互不侵犯条约,或者扩大成为集体和平公约,例如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可以签订一个集体和平公约。这种公约的目的不是要建立军事集团,而是为了集体和平;不排斥别人,也不反对任何国家。各国以五项原则或十项原则为基础,互相保证长期和平共处,用条约形式把这种保证固定下来。另外,还有道义上的约束,各国通过彼此来往,可以发表声明,签订协议,发表演说,强调反对侵略和反对殖民主义。这样做不仅可以形成国际的道义上的约束,而且可以作为对国内人民进行教育的内容。我们不仅要保证这一代不发生战争和侵略,还要影响下一代,使得以后世世代代都遵守我们现在主张的原则。这样,人们就可以和平共处,共同发展下去。我们这一代是发生重要变化的一代,如果我们的工作做好了,会对后代起重大的作用。我们常常对外国朋友说,中国的领导人已经公开表示,不容许自己的后代走殖民主义的道路,中国强大了以后,也要同各国和平共处,互相帮助。如果我们的后代在这方面犯了错误,外国朋友可以指责他们做了他们的前人所不愿做的事。
  苏:那就太晚了。
  周:你不了解我们的精神,我们是要用各种方法,用法律上的和道义上的方法来保证。
  苏:我不这样看。
  周:在这点上我们之间存在着思想意识的不同。
  苏:不,我们都要和平。
  周:那么为什么你怀疑我们的下一代不能保证呢?
  苏:按照我的看法,那是由于人性。这是哲学。
  周:在国际关系中,有法律上的约束,也有道义上的约束。人不能离群而生活,国家也不能没有朋友。互相尊重的问题已经包括在五项原则和十项原则里,因此我没有重复提到这个问题,既然你提到了,我想解释几句。五项原则的第一条就是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国家不分大小强弱,都互相尊重,是完全对的,完全需要的。互相尊重首先必须不侵犯人家主权,不侵占人家领土,不干涉人家内政,不对别人进行侵略。彼此相处要平等对待,包括政治、经济和文化各方面,不应该要求特权。在进行贸易和经济合作的时候要互利,而不是只有利于一方。互相尊重不能解释为一方可以为所欲为,要人家尊重,因为这样就妨碍了另一方。和平是可以争取得到的。中国人民将在这个伟大的斗争中担负起自己应有的责任,继续为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的事业作出坚持不懈的努力。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巴基斯坦总理苏拉瓦底的会谈节录。



 
 

2007/09/10

倡导在国际上建立和平共处互相监督的制度(一九五六年十月十九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