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恢复中日邦交的困难局面(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五日)

 




  日本社会党访华亲善使节团来华,是一件大事,我很高兴,我表示欢迎和感谢。在座的许多朋友到过中国,我们都熟识。但社会党派代表团正式访问中国还是第一次,有的朋友是没有来过中国的,象团长浅沼先生等。这次能见面,我特别高兴。自从会见铃木委员长后,日本社会党的朋友们不断来华,同我们接触,我们彼此谈过许多话,也单独谈过,可以说和社会党不是新交,而是有几年的关系了。对许多政治问题也已经多次交换过意见。今天,又承团长代表日本社会党正式把社会党的外交政策,首先是对华政策,以及中日关系前途的展望,都告诉了我们,我们表示钦佩。
  我们的看法和办法跟团长所说的大体相同。我想在此谈谈我们的看法和办法。过去也说明过,中日关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起了根本变化。其原因是:中国已经独立了,日本的情况也已和过去不同,而是和其他亚洲国家一样,没有殖民地了。但是,日本还有美国的军事基地,美军还没有从日本撤退,即处在半被占领的状态,日本的处境比中国更加困难。这就使中日两国人民的感情起了根本变化。如团长所说,过去两国人民受国家政治的影响,有对立情绪,但是,近来恢复了几十年前的友好关系,恢复了以往的亲善、近邻的关系。最近几年的来往也说明了这一点。旧的友谊恢复了,新的感情产生出来了,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两国人民感情上的接近、友谊的加强,是亲善的最可靠的基础。我特别高兴地看到,日本人民要求和平友好的愿望在一天天增长,而贵党是反映了日本人民的要求和愿望的。中国人民愿意和日本人民友好,从中国人民对来访的所有日本代表团、来访人士以及对社会党朋友们的欢迎情况,也可以看出中国人民的感情。这种感情还会一天天发展。所以,我相信中日亲善友好、共存共荣,是有确实可靠的基础的。我对资团的来访再一次表示谢意,它标志着在两国关系上增加了新的内容。
  我对团长所说的贵党在一月大会上所作的关于对华外交的决议,表示钦佩。这基本上和中国的主张是一致的,它不但代表了日本人民的呼声,也反映了中国人民的想法。因为中国人民一向明确地主张中国只有一个。旧中国也是一个。旧中国有过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方政权,但我们主张实行民主、国家统一。蒋介石曾经召开过政治协商会议,后来他又破坏了协议,打起了内战,使中国人民不得不和共产党一起打倒了旧政权,建立了人民政权。在新政权下,中国也是应该统一的。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日本根据国际协议,把台湾归还了中国。日本人做得对。蒋介石现在盘踞在台湾,受美国的保护,如果没有美国,蒋介石是没有办法站住脚的。台湾问题是中国内部的问题,应该由中国自己解决。解决的办法是力争和平解放,现在正在努力。贵党主张只有一个中国,要同中国缔结和约,恢复邦交,这是完全正确的,和中国人民的主张是一致的。我相信,贵党的主张是一定会实现的。不过也应该看到日本的现实。日本方面是有困难的,日本政府同蒋介石缔结了“条约”,有“外交关系”,互相派有“大使”。日本参加了联合国,蒋介石的代表也在联合国。另一方面,美国又拿旧金山条约、日美安全条约来束缚日本,特别是在对华政策上干涉你们。在这方面,日本人民遇到了困难,贵党的外交政策也遇到了困难,日本政府则处在更困难的地位。我们相信,日本人民是会为日本完全独立而奋斗的。贵党主张采取独立外交政策,这不但合乎日本人民的利益,而且也合乎亚洲和世界人民的利益。实现这个目标是需要时间和采取一定步骤的。一方面应该摆脱美国的干涉,另一方面,要恢复中日邦交,这实际上是一个问题的两面。
  要打破恢复中日邦交的困难局面应该采取什么步骤呢?两三年来,我们几次和日本朋友谈过,我们的想法是,先从中日两国人民进行国民外交,再从国民外交发展到半官方外交,这样来突破美国对日本的控制。这种工作做到适当的程度,总会发生对台湾的关系问题。至少在中日来往中,要使日本人民了解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人民有权利解决而且有能力解决台湾问题。这是很重要的。不能象今天美、英那样制造“两个中国”的假象,迷惑世界舆论。日本人民应该帮助中国人民,因此,希望社会党做出努力。这样,中日友好就会大大促进一步。正如团长所说,日本和我们是近邻,又是朋友,中国人民的感情日本人民也了解,正如日本人民反对原子弹、氢弹的感情我们也能体会一样。贵党从事这两件工作是有有利条件的。过去我们之间订了很多协定,基本上都能实现,贵党也起了一份作用,而且是主要的作用。如文化、贸易、渔业、经济、青年和工会等协定,实际上都超过了国民外交的范围,已经属半官方性质。贵党又指出不承认“两个中国”,这是和中国的主张一致的。我们是知心朋友,我们之间可以完全理解,我们一定支持贵党的政治要求。我们互相配合,不仅可以打破两国的隔阂,也可以促进世界人民的了解。总有一天,日本外交的独立性会更加强,水到渠成,日本撤消对台湾的承认,中日会恢复级交。至于哪一天实现,这要看我们工作的进展情况。只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日本政府采取断然措施,撤消对台湾的承认,恢复与中国的邦交;另一个是中国解放台湾,蒋介石“政权”不复存在,水到渠成,日本就很容易同中国建交。如方才团长所说,前者是贵党应该勇敢承担的责任,后者是日本现政府的想法。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日本社会党访华亲善使节团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打破恢复中日邦交的困难局面(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五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