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坚持反对制造“两个中国”(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现在,我要说说美国为什么要转到制造“两个中国”上来。问题的焦点就是美国要把台湾掌握在它手上,以便在远东制造紧张局势。新中国总要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正式承认的,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因为中国是存在和发展着的,而且要永远存在、发展下去。美国就想在这一天来到之前搞成“两个中国”,把台湾掌握在它手中。
  但是,对美国很不幸的是,不仅新中国不承认“两个中国”,就是蒋介石现在也不承认“两个中国”。为什么蒋介石不承认呢原因为蒋介石如果承认台湾是独立小国,那么,他要代表全中国的幻想就破灭了,跟随他从大陆去的军队和其他人员也就要散伙了,只会剩下一小撮他的追随者。美国就可能随便找另一个人代替他,或是胡适、李宗仁,或是其他人。正是考虑到这种情况,蒋介石就要反对“两个中国”,他叫嚣反攻大陆,就是要表示他代表全中国。但是,美国怕蒋介石反攻大陆,把它拖下水。蒋介石要派军队反攻大陆,我们很欢迎,正好消灭它。美国如果跟着他干,就会引起大战。’在这种情形下,美国要搞“两个中国”,蒋介石要反攻大陆,这就在台湾和美国之间发生了争吵。因为这个原因,美国正在压蒋介石接受“两个中国”的主张,要在国际组织、国际会议上制造“两个中国”的客观形势,特别是想让新中国默认这种形势。如果新中国默认了,美国就可以向蒋介石说:“新中国都承认了,你还不承认?”如果蒋介石那时还不接受,美国就要换掉蒋介石。
  从日内瓦中美大使级会谈到这次国际红十字大会,都可以看到美国制造“两个中国”的活动。在日内瓦会谈中,美国要跟我们发表共同声明,其目的是要我们承认美国在台湾的“合法”地位,这是我们决不能同意的。美国提出的声明草案的要点是要中美两国承担不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针对这句话我们就问:是不是美国将从台湾撤走一切武装力量?它不能作这个保证。既然不作保证,它的军队留在台湾地区,我们又不能使用武力,那美国就永远呆在台湾了。因此,如果我们同意发表这个共同声明,那就等于承认美国在台湾的地位为合法,我们不能上这个当。
  在国际红十字常设委员会里,美国的代表公开说,这个国际组织中既然有两个越南、两个朝鲜,为什么不能有两个中国?据十一月九日美联社的消息,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说:既有北越、北朝鲜、东德,为什么不能有“两个中国”?这都是举例。最直接的证明是美国在国际红十字大会上把蒋介石代表带进会场。这种情形我们是绝对不能容许的。因为中国问题同越南、朝鲜、德国的问题是不同性质的。两个朝鲜、两个德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导致的结果,而这两个国家的人民也一直在为和平统一而奋斗。越南分为南北的暂时现象是由日内瓦协议承认的,越南人民也在为和平统一而奋斗。中国本来就是一个,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是战胜国,是反法西斯侵略最早的国家。过去是蒋介石代表中国,但是他挑起内战,人民把他推翻了,新中国代替了旧中国。蒋介石进到台湾,如果没有美国保护,问题早就解决了。
  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六十年前中日战争后被割给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表的研罗宣言》规定,台湾应还给中国,日本投降后已经归还中国。这个事实就连美国政府也不能否认。美国著名的艾奇逊白皮书(一九四九年八月)上说;根据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一日《开罗宣言》,台湾应归还中国,一九四五年九月中国军队从日本人手中将台湾的行政管理权接收过来。这是在中国大陆已经解放之后,美国政府所承认的。那时中国政府派去接收的是陈仪,后来他被蒋介石杀掉。陈仪在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在台湾发表的广播声明中说,“从今日起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入中国版图”。一九五○年一月五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又宣布,按照《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台湾已经交给蒋介石委员长。过去四年来,美国及其他盟国亦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美国对台湾或中国其他领土从无掠夺的野心。现在美国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或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亦不拟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的局势。美国政府不拟遵循任何足以把美国卷入中国内争中的途径。”在同一天,艾奇逊又对杜鲁门的声明作解释说:“中国人已统治台湾四年。美国或任何其他盟国从未对该项权力及占领发生过任何疑问。当台湾被作为中国的一个省份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曾对此提出过任何法律上的疑难。此举经认为是符合各项协定的。”所以拿美国政府的声明都对以证明台湾已归还中国,并且已成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人中国的一个省,这是无可怀疑的。
  中国解放台湾是中国的内政问题,我们和蒋介石的关系也是个内政问题。是美国政府违背了自己的声明要来霸占台湾,干涉中国内政,这是一九五○年六月的事。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承认美国霸占台湾这一非法的行为。美国要把台湾变成它的保护国,我们是绝对不允许的。
  应当区别两件事:我们愿意和缓国际紧张局势,这是一件事;但是我们不能接受美国的威胁,承认美国侵占台湾和“保护”台湾,这是另一件事。如果美国要以侵占台湾来威胁我们,这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是被威胁的一方。这个问题僵下去,美国要负责任。我们相信这个问题越僵下去,时间对我们越有利,因为台湾总要被解放,台湾总要回归祖国。正因为如此,我们绝对不能容许在国际活动中出现“两个中国”。
  我们愿意在此声明:任何国际组织、国际会议、国际活动中,如果出现“两个中国”,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外还有其他“中国”,不论是用“中华民国”、“台湾中国”、“台湾政府”、“台湾当局”或其他的名义出现,我们宁可不参加。参加了就是默认,默许其存在。
  我们懂得,在座的诸位所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和友好国家,都希望新中国能参加更多的国际活动,共同致力于和援国际紧张局势,共同致力于和平和国际合作事业。这一点我们很理解,很感谢。但是,我们应当说明:参加国际活动的方法很多,我们不一定要同蒋介石代表坐在一起参加国际活动。我们可以同蒋介石的代表或同蒋介石本人坐在一起会谈,或者是他派人到北京来,或者是我们派人到台北去,那是为了解决国内问题。这是我们国内的事。但是在国际场合中不能出现“两个中国”的情况。我们应当向在座的亲爱的朋友们说清楚,我们愿意尽一切力量为国际和平和合作而努力,甚至我们也不拒绝和美国代表坐在一起会谈。三年前在日内瓦。我们和美国代表就在一起开过会。现在我们的王炳南大使每一次在日内瓦和美国代表见面,感谢瑞士政府给我们一个和平的场所。虽然两位大使的会谈打破历史上的纪录,已有两年多了,但还是要谈下去。美国大使说要谈多久就谈多久,我们的大使也说要谈多久就谈多久。我们说,两年不够,也许要谈十年、二十年,可以长期谈下去。致力于和平,我们是决不落人之后的,但如果在国际场合中有蒋介石的代表在,我们就决不参加。这一点希望在座的尊贵的朋友们会了解并转告你们的政府。
  这里有个问题要讲清楚。我们是否会提出要求,希望你们的政府也不同蒋介石的代表坐在一起呢?不是这样。因为这同承认是两回事。承认新中国当然不能又承认蒋介石,承认“两个中国”是不友好的。我们认为,一个国家只能承认有一个政府,我们是遵守这一原则的。我们还是承认美国政府是美国的政府。这是一件事。第二件事,在国际组织、国际会议中支持新中国还是支持蒋介石,也是对新中国友好不友好的问题。比如:这回印度政府代表团留在会上斗争到最后一分钟,坚持反对“两个中国”的斗争,这是友好的态度,我们非常感谢。我们现在向在座各位说清楚,在国际活动中如果有蒋介石的代表,我们就不去,但是我们不会提出不合理的要求,要求在座各位的政府的代表也不同蒋介石的代表坐在一起。我们只要求各位所代表的国家在会议上支持我们,不支持蒋介石,这就是友好。我们在国际会议上只支持你们的政府,决不会支持你们国内别的政府。诸位所代表的国家参加的会议,如果蒋介石的代表在,我们就不能去。要请诸位了解我们的情况,也请各位所代表的政府了解我们的情况:我们不是不跟诸位所代表的政府合作,而是我们不能同蒋介石的代表坐在一起,让“两个中国”出现。我们原来打算在去年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比赛,一听到蒋介石的代表去,我们就不去了。考尔夫人说得很好,她说如果知道蒋介石的代表会出席,她就不会让会议在印度召开了,因为印度只承认新中国。我们不参加某些国际组织和国际会议,我们还可以用别的方法参加国际活动。比如我们可以参加地区活动,单独的往来。诸位在北京看得很清楚,我们各种国际活动往来很多,包括在经济、文化、政治、科学等方面的活动。当然,最好全世界各国在一个国际组织里共同努力,从裁军、禁止核武器开始实现持久和平,这是最理想的。所以印度尼赫鲁总理和梅农先生也说,联合国不恢复中国的席位是联合国的损失,这是一个真理。但是,既然这条路走不通,我们就只好采取别的方法。
  附带说一下,有些友好国家担心中国同美国搞得太尖锐,能不能和缓些?我们的回答是,我们为和缓紧张局势作了不少努力,比如在日内瓦会议上,在万隆会议上,在日内瓦中美大使级会谈中,我们都作了不少努力。但得到的结果却是美国要制造“两个中国”。我们必须明确,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妥协,不能含糊,海不能默认。希望朋友们在这个问题上不要使我们为难。反过来说,也就是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影响我们的友好关系。这个问题是美国挑起的,因为美国要搞“两个中国”。毛主席常引用中国古人说的话,叫“后发制人”,这是老子的哲学。就是说,这一切事情是美国挑起来的,既然来了,就不能不回答,“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两千年前《礼记》.上说的。我们是不向人挑衅的,但是对别人的挑衅我们非回答不行。你不回答,他就会说你默认“两个中国”。
  今天我在“两个中国”问题上谈得特别多,是要说清楚这个问题。正是因为有了国际红十字大会生动的事情,所以向诸位把我们的立场说明。我们可以预料这类性质的事情今后会一天天多起来,不仅是国际奥委会的会议、国际红十字大会,还会出现在别的国际场合。以后在别的场合我们采取同样的态度时,诸位所代表的政府就不会感到突然,就会理解我们的立场了。
  另外,我还要说一句,新中国坚持反对制造“两个中国”,而美国则向蒋介石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要蒋介石承认“两个中国”,这将有助于把蒋介石推回到祖国来。这个情况是很微妙的。
  我占的时间太多了,很感谢诸位光临。希望在座的大使、代办和朋友们转告各位的政府,我和外交部同仁不胜感谢。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各国驻华使节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新中国坚持反对制造“两个中国”(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