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海峡形势和我们的政策(一九五八年十月五日)

 




  现在,整个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九月三十日杜勒斯发表的答记者问说明美国的态度起了变化。杜勒斯的讲话虽然没有那么明确,但仍含糊地表明:如果中国方面实行停火,美国可以劝蒋军撤离沿海岛屿。显然,美国基本上是想执行一项从金门脱身的政策。
  杜勒斯作出这种表示以后,蒋介石十分生气。蒋介石事先知道杜勒斯的讲话内容。因此,他在九月二十九日就讲了话,后来又在十月一日讲了话,再三地骂美国对不住他。最近,他向英国《泰晤士报》记者发表谈话时还要英国劝美国不要上当。这是很滑稽的。
  昨晚印度大使紧急地告诉我说,梅农认为目前局势发生的变化已促成一种趋势,因此,他打算在联大作一个一般性的发言,其中建议蒋军撤离沿海岛屿并要求我们不打它。过去英国想过问,我们拒绝了。联合国的哈马舍尔德想通过挪威过问,我们也拒绝了。美国本来不愿意访印度出来,但这次只好访梅农出来了。美国如果不作表示,梅农感到没有把握时,他是不会愿急出来的。现在正因为美国找到他,他感到有把握,才打算提出这个建议。设想的情况是,梅农提出这个建议后,得到联合国内各国的赞成,也得到其他各国的赞成,这样就可以借联合国来压蒋介石并要求我们让步,美国在这中间就可以讨价还价了。
  我们估计,美国手中有三张牌。
  (一)保卫金、马。九月十八日美国提案要求我们对金门停火,我们立刻予以反驳。美国侵占台湾,我们一直反对。现在进一步要侵占金、马,我们更坚决反对。美国不敢单独为金门而参与战争,因为国内人民反对,其他同盟国家也反对。同时,如果美国要为金门而战,我们是准备同它打的,站在我们后面的还有苏联。美国在第一方案中要保卫金、马,经我们一驳,它收回了这张牌。
  (二)搞“两个中国”。九月三十日美国提案的中心意思是把中国和苏联列在一边,把蒋介石和美国列在另一边,抛出“两个中国”的阴谋,要求我们在事实上承认。我们坚决反对,并且将继续反对。
  (三)冻结台湾海峡。美国想劝蒋军撤离沿海岛屿,用来换取冻结台湾海峡的局势,要我们对台湾不使用武力,即承认美国侵占台湾合治化和“两个中国”的“事实上的存在”。美国还不会马上打出这第三张牌。杜勒斯答记者问引起蒋介石的极大不满,杜勒斯赶紧写信给蒋介石进行解释和安慰。同时,艾森豪威尔又向民主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表示,美国不能在武力面前屈服。可是接着又说,如果中国共产党停火,还可以考虑。这说明,美国想从金、马脱身,但还是摇摆不定的。
  根据上述情况,昨天我告诉印度大使,我们不要梅农提这个建议。我们不能因为只谈金、马,而换来一个美国占领台湾的合法化,换来所谓“两个中国”的存在。
  此外,近日亚非国家正在酝酿由八国委员会起草一份有关台湾局势的声明。昨天我告诉印尼大使,我们认为,亚非国家中存在两种不同立场,难于通过一项共同声明,最好还是不要搞这种共同声明。如果声明中提到停火,这有利于美国,我们反对。如果声明中既批评美国,又批评中国,是非不明,反而不好,我们也不赞成。如果声明公正,那就应当包括:确认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准外国干涉,美国应当撤离台湾海峡地区,不许制造“两个中国”,中美应当继续谈判等要点。可是,一些追随美国的国家是不会赞成的。与其不能通过这种公正的声明,不如亚非国家不发表什么共同声明。
  另外,今天早晨陈毅同志接见了同我国建交的八个有关的亚非国家的驻华使节,就酝酿发表上述声明的事情,表明了我国政府的立场并作了解释。
  九月三十日我向你谈过,我们本来准备分两步走:第一步是收复沿海岛屿,第二步是解放台湾。后来,金门炮响后,这对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对我们中国人民起了动员作用。全世界各地都掀起了反美浪潮,其范围之广超过黎巴嫩事件。现在的情况已经弄清楚了。美国知道我们不准备同它打仗,美国掩护了蒋介石的船只,我们并不打它,我们也不打算马上解放台湾。我们也知道,美国不准备为金门而同我们打仗,并且严格约束它的海空军不要侵入我沿岸三海里到十二海里。现在,美国只是想如何劝蒋军从金,马撤走,不使自己的兵力陷在这个地区。
  正如九月三十日我向你谈过的,我们初步认为,把蒋介石留在金、马比较好。现在通过党中央讨论后,我们还是认为,最好把蒋介石继续留在金门、马祖沿海岛屿上。蒋介石留在金门、马祖,美国继续干涉,有极大好处。可以教育各国人民,特别是我们中国人民。美国想从金门、马祖脱身,我们不让它脱身,我们要美国从台湾撤军。这样,我们要紧张时,对金门、马祖打一下,要和缓时,松它一下。象少奇同志向你所说,在金门可以小打、中打、大打。我们可以谈谈打打,也可以打打停停。这对我们是有利的。暂时不收回这些沿海岛屿,我们争取一下子收回这些沿海岛屿、澎湖列岛和台湾。
  为此,我们决定由我们国防部长发表一个告台湾同胞书。从十月六日一点起,我们停止炮击七天,允许蒋军自由地输送供应品,但以没有美国人护航为条件。此外,还建议同蒋介石直接进行谈判,和平解决相互之间的问题。因为我们对蒋军采取的是惩罚性的行动,所以只要蒋介石听话,我们可以和缓,如果不听话,我们将继续惩罚。这样,我们一直处于主动地位。
  我们发表这个告台湾同胞书是要加深美蒋之间的矛盾。现在在金门岛上八万蒋军是蒋介石的主力部队,是陈诚唯一的力量。蒋介石想要死守金门,拖美国下水,陈诚则愿意保住这些部队。如果我们围死金门,美国将更便于动员陈诚劝蒋介石从沿海岛屿撤走。如果我们让这些部队留在金门,蒋介石、陈诚可以用来与美国讲价钱。在告同胞书中,我们警告他们,美国是会抛弃他们的,没有必要为美国利益而互相打仗,要再打三十年也是可以的,但最好还是谈判解决。
  当然,蒋介石也许会立刻举行记者招待会,骂我们想挑拨美蒋关系,说根本不可能同中国共产党人坐下来谈判,等等。但是,他心里会暗自觉得这里有文章可做,可以向美国进一步讨价还价。这是蒋介石一贯的手法。另一方面,美国人也会评论,说中国共产党想挑拨美蒋关系等,可是心里会怀疑,为什么金门快被我们封死而忽然又放松了,是否蒋介石同我们有什么默契。蒋介石叫得越厉害,美国的怀疑也会越厉害。
  这样,我们在美国面前又提出了一个新的使它很难处理的问题。美国本来准备劝蒋军撤走,现在就为难了,如果再劝蒋军撤走,蒋介石就会说美国要抛弃它了。美国不动蒋军撤走,我们就达到了目的。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苏联驻华大使馆临时代办安东诺夫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台湾海峡形势和我们的政策(一九五八年十月五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