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问题与中印关系(一九五九年五月六日)

 




  我想讲一讲西藏问题和中印关系的本质是什么。西藏问题的本质是严重的阶级斗争,是一个生气劲勃的、迅速前进的新社会要代替停滞不前的、落后的旧社会。在西藏一百二十万人中,绝大多数人要求以新社会来代替黑暗的旧社会。反对这种变革的统治阶级只是极少数的人,他们害怕自己的统治被推翻。当然,这些人的态度也不一致,有的坚决反对西藏改革,有的不坚决,有的不反对。尼赫鲁和印度上层人上很怕西藏改革,反对改革,甚至说改革不可能。这是很奇怪的现象,西藏是中国的领土,但他们却反对西藏的改革,这就发生了他们干涉我国内政和违反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问题。他们希望西藏长期保持落后状态,成为中印间的“缓冲国”。这是他们的主导思想,也是中印间的争论中心。
  我先谈谈西藏的历史。世界人民对西藏历史有神秘之感,尤其是近一百年来,英帝国主义把西藏历史歪曲了,在世界人民当中制造一些虚假的传说和错误的概念。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在世界上还有一些人不完全懂得,不完全承认,尤其是资产阶级,他们不承认,并制造一种传说,好象西藏一直是独立的。西藏在古时候曾是一个独立王朝,但七百年来,已经成为中国大家庭的一员了。十三世纪时,元朝蒙古族上层统治中国,西藏已经成为中国的一部分。西藏现在盛行的喇嘛教派(黄教),就是在蒙古族上层统治中国时成为主要的教派的。达赖成为西藏的统治者是十七世纪时清朝册封的。“达赖”这个词不是藏语,而是蒙古语,是大海的意思。七百年来,西藏属于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历史事实。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帝国主义划分势力范围,新疆划给沙俄帝国主义,西藏划给英帝国主义。但俄国革命以后,列宁取消了不平等条约。可是印度一部分上层人士还继承美国过去的政策,把西藏说成是一个“独立国家”,说中国只有“宗主权”,或把西藏说成是“保护国”。
  知道了历史背景,我们再来看一看他们用什么借口来说西藏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一是说西藏曾经是独立王朝,因此现在也应该保持独立。这个论据如果能成立,世界上的国家就要四分五裂,天下就要大乱。七百年前,就是英国本土也不是统一的,印度更是四分五裂,有许多土邦。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恢复原状呢?
  二是说凡是一个单一的民族,就要保持完全的自治,照英国的解释,就是独立、半独立,也就是保护国。这个论据如果能成立,凡是多民族的国家都要分崩离析。印度、英国、美国也统统要分裂。印度的民族也很复杂,现在还没有统一的语言,没有一种语言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人使用的。那么,印度是否要分裂成许多国家呢?
  三是说宗教相同就可以干涉别国内政。印度说西藏和印度都信佛教,而且佛教是从印度去的,因此印度对西藏要干涉。这个论据如果能成立,东南亚许多国家,印度都可以干涉了。那么,天下岂不要大乱了吗?如果说佛教发展不发展,别人都要干涉的话,那么中国也可以过问印度的事情,因为中国信佛教的人比印度信佛教的人多。印度信印度教的人多,但印度教并不是佛教。如果这样,亚洲又要大乱。当然,我们对此毫无兴趣,决不过问。
  这些论据都不能成立,都是站不住脚的。印度一部分上层人士,按照尼赫鲁的说法是同情西藏人。实际上是同情农奴主。他们的目的是要使西藏停滞不前,不改革,作为“缓冲国”,置于印度势力之下,成为它的保护国。尼赫鲁说,这是印度人“本能的反应”。这很对,的确是他们阶级本能的反应。
  我再谈谈西藏叛乱和我们平息叛乱的问题。西藏叛乱是因为西藏存在着严重的阶级对立,存在着最落后的封建制度和农奴制残余。农奴主包括三部分人,一部分是大官僚,一部分是寺院的管事大喇嘛,一部分是贵族,总共六万人左右,他们拥有全部土地和绝大部分的牲畜。农奴没有土地,世世代代为农奴主耕种,子子孙孙都是农奴。不仅生产的东西要送给农奴主,而且还要服差役和兵役。农奴主可以互相赠送农奴,稍不如意,就对农奴打骂杀戮,割耳朵、割鼻子、剜眼睛,其残酷是骇人听闻的。这是中国土地上一个最反动、最黑暗、最残酷的社会制度。旧中国不可能改变这种制度,不管是蒙古族、满族或汉族的统治,都不能使西藏起变化,只能使黑暗制度继续下去。英帝国主义者侵略西藏,更利用这种落后制度,通过一些农奴主残酷地剥削农奴,把羊毛、皮张和矿产搜刮出去。所以,这些农奴主同时又是大买办。现在跑到印度去的就有一些大农奴主,同时又是大买办。这些农奴主在西藏掌握实权,达赖喇嘛只是他们的工具。自从清朝册封五世达赖掌握政权后,不到三百年,一共十世达赖,其中一个被废掉,四个暴死,这一个被劫持去印度。达赖要到十八岁才能管事,他身边的人往往不等达赖大了,就把他废掉或搞掉,另找一个。这些反动的统治者最怕改革,在中国反动政府统治和帝国主义侵略的时期,西藏的黑暗统治是不会改变的,只有加深。西藏和平解放,人民解放军和中央派去的工作人员进入西藏以后,那里就起了根本变化。党和军队正确执行了民族政策,不能不使停滞不前的社会起某种变化,那里的阶级斗争有了新的变化。农奴敢于起来反抗农奴主,并且要求推翻农奴制度,一个静止的高原变成了一个要爆发的火山。这就使得农奴主中一些最顽固的分子极端反对改革。另一方面,有一部分开明的人看到变革不可避免,也向我们提到要设法改革,但主张用温和的办法,避免严重的斗争。在这种情况下,改革原可采取两种办法。一种办法是发动群众改革,这样快一点。一种是等待上层分子更多地觉悟以后再进行改革,这样慢一点。达赖也表示要改革,但要求慢一点。尼赫鲁见了达赖以后也说,达赖表示西藏社会经济落后,需要改革。所以,我们就采取慢一点的方针。这是西藏的内部情况。
  外来因素也妨碍西藏改革。印度一部分上层人士希望西藏落后制度不变,保持使西藏成为“缓冲国”的想法,在西藏反动集团中起了很大作用。西藏反动分子纷纷到噶伦堡去,他们同蒋介石、美国、英国的特务来往活动,没有印度的许可是搞不成的。所以我们说,多少年来噶伦堡就成为西藏叛乱分子在外国活动的中心。西藏上层统治阶级要维持剥削,反对改革,这是西藏叛乱的主要原因,但没有外来的鼓励、煽动,也不可能发动这样的叛乱。这些叛乱分子在印度听到和当年从英国听到的相类似的话,因此,他们就把希望寄托于印度。另一方面,他们对我们的等待政策产生了错觉,以为我们不敢搞改革,会继续退让,甚至可能把人民解放军撤出西藏。当他们搞起叛乱后,我们还是责成西藏地方政府平叛。这当然不可能,因为叛乱就是他们搞起来的。但是,这样可以暴露他们,使广大人民知道他们反对改革。所以,从三月十日到三月二十日之间,许多问题暴露出来了,西藏地方政府的大多数人参加了叛乱,达赖被劫持,写了三封信。在他们充分暴露并向当地驻军开枪以后,我们才还击。这时西藏人民都清楚了,我们一还击,两三天内拉萨的叛乱平定了,俘虏了四千多人,然后调兵去山南。我们等待了七八年,他们一叛乱,很快就平定了,所以如此快,是因为广大人民支持。全西藏的叛乱分子将很快肃清,因为一共只有两万多人,反动头子只是极少数人,被俘虏的人很快觉悟。现在,一部分人回家生产了,另一部分人跑到印度去了,大约有九千人。
  西藏很快掀起一个民主改革的高潮。西藏的改革,前途将走向社会主义,这是西藏人民的大喜事。对于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进步人类,都是一件喜事。当然,对于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则是一个悲剧,他们幻想的“缓冲国”幻灭了。这样,印度的一部分资产阶级首先是大资产阶级就和我们对立起来,在报刊上大肆污蔑煽动,使印度一部分人受到蒙蔽。历史上英帝国主义者的胡说八道,在印度的知识分子中散布得很广,影响还远没有市清。因此,前一个时候从印度发出的对我们的攻击、挑衅和干涉的消息非常多,帝国主义对此很高兴,到处传播散布,民族主义国家也有一部分人出来说话,似乎乌云蔽日了。但是,分析一下,说这些话的人,主要是帝国主义分子、民族主义国家中的大资产阶级和一部分中等资产阶级以及他们的知识分子。这些人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只占极少数,但宣传机构掌握在他们手里,就可以兴风作浪。他们说同情西藏人,实际上是同情连他们自己国家里也已经不存在的那种最黑暗的农奴制度。这次斗争,在国内是由西藏叛乱集团、在国际上是由印度一部分大资产阶级挑起来的。在国内,我们是行使主权,我们站在西藏广大人民一边,要推翻黑暗制度,用和平改造的方法进行改革。在国际上,我们要利用这个机会把西藏问题向全世界人民说清楚,把反动阴谋揭穿,把印度一部分大资产阶级干涉者的真面日揭露出来,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过去所不清楚的事和印度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当然,揭露需要时间,也要有准备。如果干涉者攻击我们一百年,我们也就准备回击一百年。真理越辩越明,印度的借口已经在一天天破产。印度想搞“缓冲国”,要西藏不改革,要解放军撤退等等打算,是不好公开说的,只好在幕后活动。他们公开还得说不干涉我国内政,对西藏没有领土野心,要遵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要巩固中印友好,等等。对这些好话,我们当然欢迎。尼赫鲁最近说,他们对西藏没有做什么事,只是接待了达赖和一些难民。印度当然有权力给予避难,我们并没有说它不能这样做。尼赫鲁一方面说印度报刊上发表的对我国诬蔑、攻击的话是同印度政府无关的,因为印度有言论自由,但另一方面又说他们各方面是一致的。这就自相矛盾了。印度有言论自由,难道中国就没有言论自由吗?对于这类冷战的攻击,我们一定要回答。不仅印度,对于帝国主义特别是英国也要回答,因为英国怂恿印度,坐山观虎斗,供给印度子弹。对于全世界反动报纸的攻击也要根据不同情况来回答,这是政治斗争。尼赫鲁也懂得,他们的做法并不能改变西藏的平叛,改革一定要进行,“缓冲国”也幻灭了。剩下来的就是冷战。他们想用冷战和政治压力搞一个印度、中国、西藏的三角会议,来干涉中国的内政。他们现在已从各方面透露这种消息并且开始进行试探,这是英帝国主义者在一九一三年——一九一四年搞西姆拉会议的翻版。当时中国的袁世凯政府对西姆拉条约也是不接受的,怎么能设想现在的新中国会接受呢?就连这种会议的方式也不能接受。班禅说得很对,西藏问题只能在中国解决,怎么能到外国去解决呢?印度这种想法不可能实现,但它并未死心,还在试探。我们必须把这条路堵死。剩下来就只是达赖和一群难民,这就是它的资本。达赖如能摆脱劫持,是会回来的,但很困难。
  我们同印度广大人民并无冲突。中印两国人民过去友好相处,今后还会友好相处。印度人民要维持中印友好,尼赫鲁不能不反映这种情绪,这也是他每次声明中的矛盾所在。我们对尼赫鲁还是采取留有余地的政策,又争取,又批评,又团结,又斗争,有理有利有节。
  【注释】
  这是周恩来会见苏联、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匈牙利、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蒙古人民共和国、波兰、罗马尼亚、越南民主共和国等11个国家的访华代表团和驻华使节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西藏问题与中印关系(一九五九年五月六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