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德里答记者问(一九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日本新闻辛迪加印籍记者萨保华:阁下已经邀请尼赫鲁总理访问中国,尼赫鲁是否已经接受了邀请?
  周恩来总理(以下简称周):尼赫鲁总理告诉我,他将根据双方官员进行工作的情况来考虑。
  印度报业托拉斯记者拉加凡:在印度,你给尼赫鲁总理的信已经全文发表了,但是尼赫鲁总理给你的信,中国报纸却没有发表。讲到言论自由,你是不是准备让中国报纸全文发表这些信?
  周:这位先生可能没有读过中国报纸,中国报纸早就把尼赫鲁总理给我的信和我给尼赫鲁总理的信全文发表了。
  印度《政治家报》记者钱德拉:我想问一下,是什么阻碍你回到边界一两年以前的情况,因为行动是在一两年以前采取的。
  周:在中国这方面,这一两年同过去一样,中国政府从来没有采取行动改变边界现状。
  《印度教徒报》记者兰加斯华米:在谈判当中,两国总理认为哪一段分歧最大?
  周:东段和西段都有争议。中段争议比较小。
  在东段,我们的地图所画的边界线在印度地图所画的边界线南边,在印度地图上划入印度的这块地区,是久经中国行政管辖的地区。印度在独立以后逐渐向前推进到它目前在地图上画出来的这条线。印度政府要求我们承认这条线;有时候,印度政府甚至公开说这是麦克马洪线。我们绝对不能承认这条线,因为这是英帝国主义在它同中国西藏地方当局的秘密换文中非法画出来的,中国历届政府从来没有承认这条线。虽然如此,我们愿意在中印边界问题解决前维持现状,不超过这条线,并且在谈判边界问题时,我们也不提出领土要求作为先决条件。由于我们采取这样一种谅解和让步的态度,所以东段边界的讨论就显得时间用得少。
  在西段,中国的地图关于边界线的画法和印度的地图是不一致的。历来中国地图关于这一段边界的画法虽然小有出入,但基本上是一致的。可是印度地图却变动了许多次。中国一直按照中国地图的界线实施行政管辖,即从喀喇昆仑山口,向东南大体沿着喀喇昆仑山脉的分水岭到空喀山口,再从空喀山口向南直到帕里河附近处,这一条线以北和以东的边界地区,历史上从来就属于中国管辖的。其中大部分,包括阿克赛钦地区,是中国新疆管辖的,小部分是属于西藏管辖的。这种历史上的行政管辖,我们有很多的历史文件和资料作为证明。新中国成立以后,一直就管辖这个地区,把它作为连接新疆南部和西藏阿里地区的主要交通要道。关于这个地区,印度地图的边界画法,在十九世纪中叶以前,是跟中国地图相接近的。一八六五年以后到一九四三年这个时期,印度主要的地图对这段边界的画法模模糊糊。一九五○年印度官方地图用颜色涂出印度现在主张的这段边界的轮廓,但仍然标明这个地方是未定界。最后,直到一九五四年正和东段边界一样才变为诸位现在在印度报纸上所看到的那个地图的正式画法。因此,就是从一百多年来印度自己的地图的演变,也完全可以证明这个地区的边界是没有划定的。我们要求印度政府对这个地区采取同中国政府在东段地区所采取的同样态度,即可以保留自己的立场,同意从事谈判,并且不越过中国地图上所标出的中国行政管辖线。印度政府对这个问题不完全同意。因此,存在着比较大的争议。两国总理在这方面讨论时间也特别用得多。
  在中段,也有争议,但那是属于个别地方的问题。
  《印度时报》记者维尔吉斯:中国对不丹有什么要求?
  周:很对不住,我们对不丹没有要求,也没有争议。你会记得,中国政府在给印度政府的信中,两次提到中国同锡金、不丹没有边界的争议,而且也很尊重印度和锡金、不丹的正当关系。
  《巴基斯坦时报》记者罗伊: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说中国要求珠穆朗玛峰,情况怎样?
  周:谢谢你提醒这个问题。明天我们就要到尼泊尔去了,我相信,我们会很友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的。
  印度报业托拉斯记者特朗:我是说,中国认为这个山峰是中国的,是否是真的?
  周:事情的经过并不象诸位所知道的那样。因为这是属于外交问题,我们两国总理会谈的详细内容我不打算在这里宣布。
  英国《每日邮报》记者阿特金森:你对你在德里的会谈,是否感到高兴原因为中国没有放弃一寸土地给印度。我愿意提醒阁下,印度在这次会谈的基础,就是要中国洗刷侵略。
  周。中国从来没有侵略任何国家的土地,而且在历史上一向被人侵略,现在中国还有土地被别人侵占,例如台湾。我很高兴,中印两国总理在会谈中完全同意双方不提领土要求作为谈判的先决条件。这证明会谈是在友好的基础上进行的。至于说到侵略别人的土地,这位先生代表英国报纸,当然会知道,英国到现在还占领着中国的什么地方。
  印地文《今天报》记者查图维迪:印度政府在提请中国政府注意中国地图的时候,中国政府曾经说这是国民党时代画的,没有经过有系统的仔细勘察,一旦仔细勘察以后,就要进行订正,这是否是真的?为什么你在跟尼赫鲁第一次会晤和第二次会晤的时候,都没有提出地图问题,而现在你却要根据中国历史坚持中国的要求,而要印度忘掉在英国时期发生的事情?
  周:中国的地图是根据历史延续下来的情况画的,这当中有些地方与实际管辖情况有出入,对于这一点我们历来就是这样说的。不仅跟印度有这样的情况,跟别的邻国也有这样的情况。反过来说,别的国家的地图同中国交界的地方也有这种情况。因此,我们才多次跟尼赫鲁总理说,中国地图在双方经过勘察和划定边界以后,我们将根据双方的协议来修改各自的地图。关于这一点,先生可以从中缅边界协定中得到证明。这就是说,一旦我们签订中缅边界协定后,双方都要修改自己的地图。但是绝不能在没有勘察和谈判划定以前,单方面地把自己的地图强加给另一方,要对方按照自己的要求修改地图,这不是友好的态度,也不是对等的态度。因此,我们不能这样做。
  《联系》周刊记者贝迪:朗久情况如何?
  周:朗久是在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北,这是历史材料证明了的,但是印度政府却把朗久说成是在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南、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
  《印度斯坦时报》记者斯瓦鲁普:你跟印度领袖会谈,是否得到这样一个印象,在印度发生了很大变化,印度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和信任正在变化,阁下是否采取了一些很激进的步骤来改变这种形势?
  周:我不是象你那样看的。我在书面谈话中已经说过,中印两国人民的友谊是永恒的,边界问题的争议是暂时的。在两国政府交涉解决的过程中,可能存在着一时的隔阂,但是,经过这次会谈,双方进一步增进了了解。我相信,这一时的乌云是会消除的,因为中印两国人民没有根本利益的冲突。我们不仅过去友好,而且会千年万年地友好下去。我愿意向在座的各位,特别是向广大的印度人民表示,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对于印度和中国周围的任何其他国家都没有领土要求。我们绝不会侵略任何国家的一寸土地,当然我们也不容忍人家侵略我们。至于中印两国关系,我坚决相信边界的一时纠纷能够得到解决,两国人民会永远友好下去,印度绝大多数人民愿意对中国友好的观念也没有改变。不久前,在德里的中国农业展览得到广大印度人民的欣赏和重视,就说明了这一点。我愿意借此机会通过各位向广大的印度人民致谢。我和我的同事们自然可以在促进中印友好方面做一些工作,但是最重要的是两个伟大国家十亿人民的团结,这是任何反动力量也破坏不了的。
  北美新闻联盟和妇女新闻社女记者谢巴德(以下简称谢):你可否考虑邀请艾森豪威尔总统访问北京,但并不因此约束美国要承认红色中国?
  周:你的好意却被你提出的条件打消了。因为既然美国不承认新中国,中国如何能够邀请美国的元首艾森豪威尔总统访问北京呢?
  谢:我的第二个问题是代表妇女新闻社提出的。你作为一个六十二岁的人看来气色异常好,你如何注意自己的健康?是否经常运动?或者有特别的饮食?
  周:谢谢你。我是一个东方人,我是按东方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的。
  英国广播公司驻德里记者惠勒:在你同印度领袖的会谈中,他们是否提出了中国侵略了印度的问题?对这样一个基本分歧,两国在会谈中如何解决的?如果这个问题在两国总理会谈中没有解决,官员们会谈及如何能解决呢?
  周:这是西方帝国主义的想法。在这次会谈中,我们没有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印度政府的首脑们提出这样的问题,不仅不合乎客观事实,而且是不友好的。我只能说,我们两个友好的国家不愿意在这一点上满足西方国家的希望。
  《阿萨姆论坛报》记者夏尔马:鉴于关于乌热这块小地方的谈判还拖了三年时间没有解决,两国政府是否给了他们的官员特别的指示,使将来的会谈加速进行?
  周:乌热问题尽管争议了很久,但是并没有引起冲突,而且总会解决的。关于两国官员会谈的职权范围,联合公报已予发表。当然为了便利他们的工作,两国政府还要进一步分别给他们以指示。公报已经表示了这样的愿望,希望两国官员的工作有利于两国政府进一步考虑解决边界问题。
  《印度时报》记者英德捷特:你说一个国家不应把它的地图强加于另一个国家。为了保持你所说的永恒的友谊,你能否同意把拉达克地区中立化,就象尼赫鲁总理所建议的那样?
  周:在这次会谈中,尼赫鲁总理并没有坚持这样的要求。如果尼赫鲁总理提出要中国从阿克赛钦地区就是你所说的拉达克撤出,那么,中国政府也可以同样地提出要印度从东段地区就是在中国和印度地图在东段画法有很大出入的那个地区撤出来,这印度政府如何能够接受骗当然中国政府并没有那样提出。
  《联系》周刊记者贝迪:可否认为,你的立场已经从开始谈判时有了改变?
  周:中国的立场就是友好地、公平合理地解决两国的边境争议,首先达成原则的协议。这个立场没有改变。至于具体问题,这次会谈没有能够接触很多。
  印地文《新世界报》记者萨克森纳:除了边界问题外,两国总理曾否提出了一些埋怨的问题,如西藏问题,达赖喇嘛政治避难问题,遵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问题?印度人民和政府是否做了一些事冒犯了你们的感情?
  周:提到西藏问题,达赖、主要是他的追随者为了维持在西藏的农奴制度而进行叛变,但失败了,他们逃到印度来。在印度,他们得到政治避难。这是国际上通常惯例,我们没有什么反对意见。但是他们到印度以后的活动超过了这个范围。印度政府曾多次对中国政府说,将不让达赖喇嘛和他的追随者在印度进行任何反对新中国的政治活动。但是达赖及其追随者在印度国内和国外进行的反对中国的活动,已有不少次。这是我们感到遗憾的。
  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印度政府所承认了的。我可以告诉这位先生,绝大多数西藏人民现在已经从农奴制度下得到解放,他们分得了土地,进行了民主改革。西藏经济将不断发展,人口也将会增加,它将永远成为中国各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任何外国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都是注定要失败的,这种行为本身就违背了中印两国所共同倡议的五项原则。
  《芝加哥每日新闻》记者弗里登贝格:你在今晚的书面谈话中谈到,双方在解决问题以前,可保持一条实际控制线。假如不能获得解决,你是否也会建议这样做?
  周:这条实际控制线,不仅存在于东段,而且存在于西段,存在于中段。对双方来讲,保持这条实际控制线,并且在边界各段都停止巡逻,就能够避免边境冲突,便利谈判的进行,这是我们所坚持的。
  捷克斯洛伐克广播电台记者鲁佩耳特:在联合公报中曾提到,双方讨论了国际形势。你可否告诉我们一些在这方面的会谈情况,特别是中国对于大国会议的态度?
  周:公报上已经提到我们对即将举行的大国会议寄以希望,希望它有助于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禁止核武器,促进裁军。至于中国政府的态度,中国政府多次声明完全支持苏联政府关于全面裁军问题、柏林问题和其他一些问题的主张。
  《巴基斯坦时报》记者罗伊:你这次来,发现尼赫鲁同上次一九五六年时是否一样,还是有些不同?
  周:尼赫鲁总理和我个人都一样表示了维持中印友好的共同愿望。关于边界问题,我们各自阐明彼此的意见和立场,在这方面谈得多些。
  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麦克法尔加:达赖喇嘛来到印度时,中国政府的声明说他是在他的随从者劫持下被迫来到印度的。由于这种想法,当你们成立新的西藏政府的时候,给达赖保留一席的位置,但在你刚才回答问题时,你说达赖喇嘛和他的追随者进行着某些反对中国的活动,好象达赖在印度是一个自由而独立的人,因此我要问:一、什么使中国政府改变了以前的看法?二、你们采取了什么行动来告诉中国人民,达赖喇嘛在印度进行反对中国的活动?三、西藏自治区领袖的职位是否还给达赖保留着?
  周:达赖在离开拉萨以前,当时写给中国当局的三封信,证明他是被他周围的人劫持的。这三封信,达赖到印度后也承认了。中国人民对达赖是留有余地的,不仅给他保留着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职位,并且还保留着他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的职位。但达赖周围的人,却使达赖越走越远,拖他背叛祖国,尽量阻挠他回到祖国的怀抱。至于现在达赖的自由意志究竟有多少,因为我没有见到他,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泰米尔文日报《每日新闻报》记者库尔卡尼(以下简称库):你除邀请尼赫鲁总理外,曾否邀请其他部长访问中国?
  周:我们在同印度政府其他部长们见面时表示过邀请他们访问中国。当然,正式的邀请还有待于政府发出请帖。
  库:你是否邀请了所有部长?
  周:我们并没有邀请所有部长,如果他们愿意去访问中国,我们是欢迎的。
  《组织家报》记者马尔加尼:如果双方官员也象两国总理一样达不成协议,那将怎样?
  周:我不愿作这种悲观的想法。我们是抱有中印友好的信心的,事情总会向有利方向发展。当然这需要一些时间。如果我们没有真诚愿望和信心,我们不会到德里来。如果需要的话,为了伟大的中印两国人民的友好,我,或者其他人,还会再来德里的。
  *周恩来于1960年4月19日至25日在印度进行友好访问,并于4月25日晚10时半到26日晨1时在印度总统府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参加这个招待会的有150多名印度和其他国家的记者。周恩来首先发表了书面谈话,然后回答了记者所提出的问题。这篇答记者问刊载于1960年4月30日《人民日报》。



 
 

2007/09/10

在新德里答记者问(一九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