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阿尔及利亚驻华使团团长的谈话要点(一九六二年二月二十日)

 




  (一)阿尔及利亚和法国的谈判,是英勇的阿尔及利亚人民进行七年半的武装斗争的结果。没有这样的武装斗争,法国政府就不会同意和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在对等的基础上进行谈判。
  (二)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对手是法帝国主义。正象当年在印度支那一样,这个帝国主义在阿尔及利亚被搞得疲惫不堪,遭到国内广大人民的反对,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困难重重。因此,象戴高乐这样的人,也被迫考虑同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进行谈判,而不采取极右派和法西斯分子所主张的办法。后一种人的主张是对美帝国主义有利的,也是美帝国主义所希望的。美帝国主义甚至企图利用这些极右派和法西斯分子把戴高乐也搞掉。
  (三)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是完全正义的,你们赢得了全世界人民,首先是阿拉伯人民,亚非人民、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的深切同情和坚决支持。而法帝国主义进行的殖民战争在道义上遭到了完全的破产。它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孤立,遭到了全世界人民的严厉谴责和坚决反对。
  (四)正如团长所说,阿尔及利亚人民在谈判期间并没有停止武装斗争,在条件允许的地方还加强了这种武装斗争。阿尔及利亚人民在继续坚持武装斗争的基础上同法国进行谈判的做法,是正确的。
  (五)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在谈判中采取了直接同法帝国主义谈判的方式,而不要联合国来过问,不要其他国家参与,这样做是正确的。
  如果让联合国和其他国家来过问,那就势必象中国俗话所说:“前门柜狼,后门进虎”。也就是说,赶走了老殖民主义,引进了新殖民主义。本·赫达总理在来信中说得对,阿尔及利亚人民还需要进行反对新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艰巨斗争。
  (六)正如团长所指出的,即使谈判有结果,达成了协议,那也只是一个新的斗争阶段的开始,而不是斗争的结束。这是很对的。
  (七)根据中国人民同国民党谈判的经验,谈判的进行有时是顺利的,有时遭到挫折;有时破裂了,破裂了再谈,谈了再破裂;停了战再打,打了再停,最后大打。总之,谈判和战争需要多次的反复的长期的斗争,才能引导到胜利。
  经验证明:阿尔及利亚人民在同法帝国主义的谈判中也需要多次的反复的长期的斗争,也需要有耐心。戴高乐是很圆滑的。法帝国主义有长期的殖民统治经验;要估计到它可能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来对付阿尔及利亚人民。因此,阿尔及利亚人民要准备应付各种可能性。在谈判中要对每一个问题扣死,使法帝国主义在法律上无空子可钻。即使在谈判中达成了协议,停止了战争,组成了“临时执行机构”,法帝国主义还有可能不执行协议和进行一切可能的破坏,最后还有可能撕毁协议,致战争再起。
  总之,人民对帝国主义必须准备两手,争取最好的可能,准备对付最坏的可能。
  (八)在同帝国主义进行斗争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放下武器,解散和改编武装队伍。谈判顺利的时候,要以武装力量作为后盾;谈判不顺利的时候,更需要以武装力量作为后盾。
  不管是现在正进行着的谈判斗争,还是将来关于组织“临时执行机构”和举行公民投票的斗争,阿尔及利亚人民都不能放弃武装斗争。武装力量是阿尔及利亚人民取得完全独立的工具,也是一切革命政府和人民政权的工具。
  (九)在阿尔及利亚人民经过各种复杂的斗争赢得了初步的独立以后,他们在一定时期内让法国继续保持特定的军事基地和经济上的某些特权,同时利用这个时期壮大自己力量,发展自己的民族经济,迫使法帝国主义逐步退出阿尔及利亚,这种策略是对的。
  换句话说,宁可让法帝国主义暂时在阿尔及利亚保留一些势力,而决不让美国新殖民主义在阿尔及利亚取法国而代之。我相信,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领导人今后将会继续运用这种策略。
  法帝国主义好对付,美帝国主义不好对付。例如在刚果的情况就是这样,在南越和南朝鲜也是这样。当然,说美帝国主义不好对付也是相对的,觉醒起来的人民最后一定要把美帝国主义赶走,只是斗争的时间要长一些,斗争就要更加艰巨和复杂一些。
  四五年前,我曾对一些法国政界人士象孟戴斯—弗朗斯、富尔等说过,法国承认了摩洛哥和突尼斯的独立,为什么不承认阿尔及利亚的独立?尽管法国在阿尔及利亚有更多的经济利益,不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如果法国承认了阿尔及利亚的独立,法国的正当利益还是可以得到阿尔及利亚有条件的承认的。现在,关于阿法谈判的实际情况正是这样。
  (十)阿尔及利亚人民的胜利也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也是亚非人民的共同胜利。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十分关心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民族独立斗争的每一个胜利和每一步发展。我们一贯支持你们的正义斗争,支持你们在武装斗争的同时采取不拒绝谈判的立场。我们衷心希望你们的武装斗争以及在此基地上进行的谈判斗争取得新的、更大的胜利,实现阿尔及利亚的完全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人民的统一和团结。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阿尔及利亚驻华使团团长基万谈话后,应基万团长的要求,经周恩来阅后送给阿方的谈话要点。



 
 

2007/09/10

同阿尔及利亚驻华使团团长的谈话要点(一九六二年二月二十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