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非洲国家的独立问题(一九六四年二月十六日)

 




  我们对非洲总的印象是,那里存在着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大好形势,非洲人民迫切要求建设自己的国家。同亚洲相比,非洲的觉醒迟了一步。但是,在二次大战后,特别是在万隆会议以后,非洲各国人民的民族自觉性空前提高,都要求站起来。当时,参加万隆会议的非洲国家仅有埃及、埃塞俄比亚、加纳、利比里亚、利比亚和苏丹。可是,万隆会议在整个非洲的影响却很深。作为亚洲国家的成员,中国代表团在非洲受到很热烈的欢迎。非洲人民对包括缅甸在内的亚洲人民的印象是,认为亚洲比非洲先走一步,在维护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和文化、增强自卫能力等方面,亚洲是他们的榜样。亚洲和非洲人民之间存在着兄弟的友谊、战斗的友谊、革命的友谊,休戚相关。当然,我们相信在拉丁美洲人民中也会有这种情绪,但我们没去过,不好说。
  在非洲我们印象最深刻的是,受所谓西方文明压迫和剥削了四五个世纪的非洲人民比亚洲人民受到的苦难更多更深。举例来说,恩克鲁玛总统现在住的城堡是过去美国总督住的。城堡建筑在海滩上,是十五世纪时葡萄牙殖民者开始修的,后来接着修建的是西班牙、荷兰,最后是美国。他们修这样的城堡干什么用呢?就是作为掠夺。贩卖黑奴的滩头阵地。西方殖民者通过收买当地酋长,用酒、布换人,把黑人当货物,贩运、骗往美洲。象这样的滩头阵地,从西非海岸的摩洛哥,沿海岸直到非洲西南部的安哥拉,每百十公里一个。这种城堡,就是为了在黑人反抗时进行镇压而修建的。据美国黑人学者杜波依斯的统计,从十五世纪到十九世纪初,由于殖民者贩卖黑人,非洲损失了一亿左右人口。西方殖民者为什么要掠夺这么多的劳动力呢原因为居住在美洲的印第安人反抗殖民者,殖民者就将他们消灭殆尽,剩下一点跑到山上去了。西方资本主义不仅压迫、剥削本国人民,而且基本上消灭了美洲土人,奴役了非洲人,剥削了亚洲人。陈毅副总理为此做了一首词,其中有一句就是“两洲血”,两洲指的是非洲和美洲。因此,资本主义这一名词在非洲人民中印象最坏,一听到就讨厌,这已经变成了非洲的民族感情。这是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西方殖民者在非洲先贩卖黑人,后掠夺农产品、黄金、钻石和各种矿产,这些原料大部运往欧洲,他们从沿海起逐渐深入内地。到十九世纪末,西方各国发生争吵,结果开了会议,他们不顾民族情况,瓜分非洲,除埃塞俄比亚和利比里亚外,其他国家都被瓜分。因此,许多非洲国家的国界都象刀切的一样,是直线的。这次杜尔总统对我们说,亚洲是在根据民族系统形成国家以后,西方殖民者才入侵的,因而他们不得不照顾当时的实际情况。而非洲就不一样,许多国家是人为划分的,不是按民族系统划分的。现在独立了,又不能不按西方殖民者人为划分的国家独立,否则各民族就会争吵不休。这些话是有道理的,如几内亚、葡属几内亚、塞拉勒窝内和利比里亚都是一个民族,却分成四个国家。马里也是如此,西边的塞内加尔、南边的象牙海岸、北边的毛里塔尼亚的一部分都是同一民族,但都被法国分割。加纳、多哥、达荷美也都是一个民族,但加纳被英国占领,多哥和达荷美被法国占领。历史上,非洲有加纳帝国,存在了七八个世纪,后来又有马里帝国。这些帝国直到殖民者入侵后才瓦解。黑非洲的情况如此,北非阿拉伯国家也是如此。
  因此,这里就有两个问题:第一,先按帝国主义划分的地区取得独立,然后,逐步争取全部非洲国家独立。已独立的国家要支持未独立的国家争取独立,最终要争取全部非洲国家的完全独立。如果不这样做,而要求依照民族系统独立,那就会纷争不已,正中帝国主义的诡计。对于这点,非洲绝大多数国家的首脑和人民都有觉悟,但有些国家受帝国主义的挑拨,发生边界纠纷。总之,要根据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愿望,首先是争取本国民族的独立。第二,争取非洲国家的统一和团结。非洲民族独立和统一的愿望是并存的。关于这一点,这次我们访问非洲之后才了解。一九六三年五月,在埃塞俄比亚召开的非洲国家首脑会议上顺利地通过了《非洲统一组织宪章》。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为了争取非洲的统一和团结,反对各种形式的殖民主义。总口号是非殖民主义化。这个会议是成功的,这些原则同万隆会议十项原则是相同的。
  亚洲各国的发展是不平衡的。日本发展得快,成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曾经还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中缅两国都受过它的侵略和压迫。日本属于西方国家的行列,当然它也是一个亚洲国家。非洲各国的发展也不平衡,但大体上是平衡的。北非稍发达一些,南非有些工业,东非、西非、中非落后一些。因此,它们的共同任务是要推翻殖民主义统治,建设自己的国家,建立民族经济和民族文化,建立民族自卫武装,加速非洲统一。这次我们在非洲的讲话中就有一条是,支持非洲各国人民用自己选择的方式实现统一和团结的愿望。我们这些讲话,得到了非洲人民的支持。
  非洲有两类国家,一类已经取得独立,一类尚未取得独立。在非洲有五十九个国家和地区,已独立的有三十四个,未独立的二十五个,现在只能这样分。
  已独立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认识,即单是政治独立是不够的,还要求得经济独立。对于这一点,非洲有见识的首脑也认识到了。当前非洲还是贫穷落后的,几乎没有象样的工业,城镇过去是为殖民者享受建设的。既然这些地区如此落后,建立独立的民族经济是否可能呢?
  我们认为非洲遍地是宝,有广大未开垦的处女地。矿产虽被殖民者掠夺了一些,但大部未被开采,有石油、煤、铁等丰富的矿藏。撒哈拉的油田际向四面伸延。科纳克里就在一个大铁矿上。煤少一些,但还未勘测。有色金属如钢、铬、铜都有,还有黄金、钻石,加纳原来就叫黄金海岸。这是地下资源。地上物产更多。缅甸出产的农产品那里都有,有些国家粮食能自给,如马里。蔬菜四季都有,冬季供给欧洲。水果产量最大,欧洲的热带水果大都是非洲运去的。还有枣类、木材等。畜产比亚洲多。马里四百七十万人,每人平均两头羊,一头牛。这样的水平,中国在本世纪内是办不到的。索马里每人平均一头半羊,两人一头牛。苏丹也是如此。总之,农、林、牧、渔资源都很丰富。非洲的面积比亚洲、美洲小,但比欧洲大,比中国大三倍多。人口仅两亿六千万,可耕地两亿公顷,比中国多、一倍,每人平均的耕地也比中国多。现在他们耕作粗放,有的还刀耕火种。只要有水利灌溉,并稍加施肥,产量即可大增。经济作物有棉、烟、糖料、油料、麻等,苏丹在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交叉的三角地带种的棉花,是高产长纤维棉花。
  只要非洲开发起来,农业发展起来,就能自给自足,从而打下可靠的国民经济基础,再逐步发展工业。未来的非洲一定是一个繁荣富强的非洲。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把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进行到底。殖民主义者是无孔不入的,要彻底消灭殖民主义者的统治是长期的。因为他们的统治不仅在表面,而且还深入到非洲社会的各个方面。
  要把非洲民族民主革命贯彻到底,还需要解决三个问题:
  第一,建立民族自卫武装。殖民者培植自己的军队,并加以控制。本地人只能当兵,军官都为殖民者所掌握。英、法、比、葡殖民者都是如此。因此要保卫独立,必须有自己的武装。实行武装斗争的国家,这个问题解决得快一些,如阿尔及利亚、阿联。几内亚和马里已经赶走了法国军官。加纳正在斗争中,英国控制不了军队,就想控制警察。最近,在桑给巴尔、肯尼亚、坦噶尼喀、乌干达发生的事就是这样。在东非国家,英国不肯放弃对军队的控制。肯尼亚、坦噶尼喀、乌干达三国首脑请英国军队回来,现在被动了。本月十二日非洲外长会议决议建立非洲民族军队,看来还有一场斗争。我们这次推迟了对桑给巴尔、肯尼亚、坦噶尼喀、乌干达和布隆迪五个国家的访问,因为我们不能在英国军队保护这些国家的情况下去访问。布尔吉巴总统和摩洛哥国王都对我说,要设法排除外国军事基地,突尼斯已收回比塞大,索马里赶走了英国军事教练。阿尔及利亚正在争取排除法国的导弹基地和海军基地。
  第二,粉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民族的国家机器。一些国家虽然独立了,但国家机器仍在殖民者手里。这次纳赛尔总统和萨布里主席都同我谈过这个问题,纳赛尔在推翻法鲁克王朝后,改组了旧的国家机器。对于这个问题,非洲有见识的首脑,都如此认识。
  第三,继承和发展民族文化。除埃及古文化外,非洲一般的民族的文化比亚洲民族的文化更落后。殖民者不但不帮助,反而摧残民族文化,有的民族迄今没有文字,只有语言,因此只好用外文。亚洲值得欣慰的是,在殖民者入侵前就有了自己的文字。文字是继承和发展民族文化的工具。阿拉伯国家的文字能一直流传下来,是有利于继承和发展民族文化,也是有利于反对帝国主义的。非洲各国首脑都已意识到这一点。当然,他们在过渡时期,还要借助于外文。这次我们去访问,各国都给我们看民族文化,从摩洛哥国王请我们吃的抓饭,到其他非洲国家的音乐、舞蹈,都是民族式的。
  这是周恩来同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主席、革命政府部长会议主席奈温将军的会谈节录。



 
 

2007/09/10

关于非洲国家的独立问题(一九六四年二月十六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