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期待中菲两国关系的发展(一九六四年十月二十四日)

 




  周恩来总理(以下简称周):很高兴能见到你们。我们两国都是亚洲国家,都是参加一九五五年万隆会议的国家,都是在二次大战后取得独立和解放的国家。在那次会议上,我们两国代表是在取得各自独立和解放后第一次见面的。在参加万隆会议以后,我们就常想,如何促进和发展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当然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方面没有困难,而你们方面是存在一些困难的。
  有一种困难现在正在逐渐打破。我们双方都是结盟国家,而且,这种结盟有一个时期是相当对立的。我们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有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菲律宾参加了东南亚条约组织,这个组织是在美国领导下用来敌视中国的。因此,就使中菲处在对立的地位。但是,结盟国家的情况和性质最近有变化,而且大有变化。你们诸位是新闻记者,可能很清楚。
  就以东南亚条约组织来看,巴基斯坦是其成员之一,可是,巴基斯坦在很久以前承认中国后,就一直对中国表示友好,中国对巴基斯坦也一直友好相待。特别是近几年来,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有了很大的发展。我们两国并未因为参加了对立的集团而相互对立和不友好。相反,我们两国的友谊更密切了。
  诸位都知道,印度是不结盟国家,中印关系开始时期很好,但是,最近几年来比较紧张。所谓关系紧张,指的是政治方面,至于边境的局势,实际上已经和缓下来,没有什么紧张。
  从这两个国家的例子可以看得出,结盟和不结盟的情况已经大有变化。
  从这一情况来看,中国和菲律宾的关系是可以改善的,而且应该改善,因为我们两国之间没有根本利害冲突。我们两国都分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取得了独立和解放,现在还在为争取完全的独立而奋斗。一个国家如果经济上不能完全独立,政治上也就不能完全独立。我所说的经济上完全独立,并不排除经济往来和贸易上互通有无,这在当前的世界上是必需的,特别是我们亚非国家更应该实行经济合作。贸易往来,但是决不能侵犯任何国家的主权。我们两国虽然没有外交关系,但是并不妨碍双方关系的发展。自从万隆会议以来,我们就有发展两国关系的愿望。我很高兴,罗慕洛先生能够出席第二次亚非会议筹备会议,他在雅加达同陈毅外长的第二次会面,提供了揭开两国关系史上新的一页的机会。接着就有两批记者先后来华访问。听说第一批菲律宾记者回国以后,对中国作了客观、友好的报道。这两批记者来华访问以及他们客观、友好的报道,为今后两国关系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开端。
  再一个困难是,菲律宾与台湾蒋介石集团还保持着外交关系。但是我们认为,这也不能阻挠两国关系的建立和发展。例如,日本与台湾蒋介石集团也保持外交关系,但是这并不妨碍它同中国建立和发展一般往来关系。近几年来,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往来更加频繁了,日本是亚洲国家中跟中国往来最频繁的国家。我们都知道,日本是一个战败国,曾经是一个帝国主义、军国主义的国家,是一个曾经对外侵略过的国家。菲律宾和中国都被日本侵略过。现在日本被美军占领,还有一部分领土被美国霸占,而且同美国签订了日美安全条约。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仍然跟我们发展友好关系,特别是民间的友好往来更是日益频繁。这一切说明,情况是复杂的,但不是无所作为的。日本在复杂的情况下,排除种种困难,发展跟中国的关系,在这方面我们是给予大力支持的。
  当然,日本跟中国发展关系,受到美国很大的压力。因此日本政府和中国政府一时不能发展官方的往来,但是实际上已经存在着半官方的往来。
  日本如此,何况是菲律宾呢?正如刚才所谈的,我们两国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取得独立和解放的。中菲两国人民愿意友好往来。菲律宾的客观条件比日本要好。因此,自从万隆会议以来,我们一直期待着两国关系的发展,首先是两国人民友好往来的发展。
  正是由于有了日本这个例子,我们相信,中菲两国的关系,特别是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终有一天会得到发展。
  中国记者现在还没有机会访问菲律宾,而是由你们,菲律宾记者首先来我国访问,开始了中菲友好往来,因此值得我们庆贺。同时,我也愿意通过你们向菲律宾人民致意,预祝我们两国关系发展的新时期的到来!
  索利文团长(以下简称索):我想请菲新社编辑桑托斯先生提个问题。
  桑托斯:请总理阁下谈谈对美国在菲律宾设立军事基地一事有何看法。
  周:当然我们对美国在菲律宾设立军事基地是不高兴的。
  美国政府曾经宣布,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是针对中国的新月形色围圈的重要一环。但我们的看法不完全如此。我们认为,美国在菲律宾设立的军事基地主要是用以对付菲律宾人民,它借口保护菲律宾,侵犯菲律宾国家的主权,加重菲律宾人民的负担,伤害菲律宾的独立和人民的自尊心。不言而喻,美国这种做法必然要影响菲律宾政策的独立性。在我们东面和西面,凡是有美国军事基地的地方,都有这种情况。美国在全世界设立军事基地的地方都同样有这种情况。
  也许美国向菲律宾提出了一个设想,即新中国强大了,会威胁菲律宾。这种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我刚才说过,中菲两国没有根本利害冲突,中国去威胁菲律宾干什么?早在万隆会议以前,我们就宣布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根据五项原则实行和平共处。这五项原则是: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中国已经根据这五项原则,同许多亚非国家签订了和平友好或互不侵犯条约,我们不但这样写在条约上,而且也见之于实际行动。我可以举例说明,一个是跟缅甸的关系,一个是跟尼泊尔的关系,这两个国家同我国都有领土接壤。我们不仅跟这两个国家签订了和平友好或互不侵犯条约,而且还解决了边界问题,签订了边界条约。缅甸政府的领导人,不论是过去的吴努、吴巴瑞还是现在的奈温主席,跟我们一直很友好,虽然在这个国家里还存在着内战。这就是说,政府当局和本国的共产党以及其他的武装集团是对立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两国的友好往来。尼泊尔国内存在着共产党,但不是执政党,处在半合法的状态。尼泊尔是国王亲自执政的,这也没有妨碍我们两国友好往来。同我们接壤的国家对我们很友好,很放心,认为我们对它们不是威胁,而同我们并不接壤的菲律宾,更可以根据同样的理由,发展我们两国的友好关系。我们没有必要对菲律宾进行威胁和侵略。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社会制度和我们的信仰决不允许我们威胁和侵略其他国家。
  索:有一个微妙的问题,我想请总理阁下谈谈,有些菲律宾人害怕中国会利用友好往来,输出革命,支持当地的共产党?
  周:革命是不能输出的,我们一贯坚持这个原则。革命要靠本国人民自己来进行。大多数人民选择什么制度,这个国家就实行什么制度。这决不能由别国人民的意志来决定。尽管各国人民都希望世界进步,但这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而各国人民如何实现进步,这条道路还要由各国人民自己去走。我刚才列举了缅甸和尼泊尔的例子,就能说明这个问题。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菲律宾新闻工作者代表团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我们期待中菲两国关系的发展(一九六四年十月二十四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