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禁止核武器和裁军问题(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三日)

 




  你转达了首相阁下希望听取中国政府意见的愿望,我愿意直率地告诉阁下,使你们的新政府知道中国政府关于禁止核武器和裁军问题的意见和态度。当然,如果阁下愿意提出意见交换,我也愿意。首先,关于禁止核武器的问题,中国政府的意见已经在中国政府十月十六日发表的声明和第二天写给世界各国政府首脑的信中说得很全面、很清楚了。我们进行核试验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是为了打破核大国的核垄断。我们提出召开世界各国政府首脑会议的建议,是满足全世界人民要求禁止核武器、实现世界和平的愿望的。关于我们爆炸原子弹的政府声明和中国政府致世界各国政府首脑的信同我们第一次核试验成功几乎是同一天。这说明我们的目的是打破核垄断,消灭核武器,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声明中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
  为什么我们不仅是这一次,而且去年就主张召开世界各国政府首脑会议,讨论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第一,我们认为,既然全世界舆论认为核武器破坏力相当大,威胁着世界人民的安全,应该让所有的国家参加,而且应该不分大国、小国。大国、小国都有权发表意见。第二,为打破核垄断,应该让未掌握核武器的国家有机会发表意见。第三,正是要使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受到限制,保证不使用核武器,然后才能达到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目的。只有无核武器国家参加世界各国政府首脑会议才能促使拥有大量核武器的国家承担义务,保证不使用核武器。
  当然,有人会说,为什么世界各国政府首脑不可以在联合国讨论,而要另外召开会议?阁下懂得,不仅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被剥夺了,而且即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恢复了,也还有一些国家一时不能被联合国接纳。禁止核武器是同全世界人民利益攸关的问题,应该使全世界各国都有权参加会议讨论这个问题,应该在联合国以外开会。阁下说,这么多国家参加的会议是很难召集的,是不是先召开有限制的会议,少数国家参加的会议,象日内瓦会议一样的会议先进行协商呢?关于日内瓦裁军会议的经验。阁下比我更为熟悉。少数几个国家开了多少年,每次都没有结果。裁军会议交给联合国大会,大会又交给裁军会议,在程序上不断轮番重复。这说明关系到全世界人民利益的问题应该由全世界所有国家参加讨论,促使确定一个方向,首先是不使用核武器。另外一种日内瓦会议,象讨论有关印度支那问题或老挝问题那样,只讨论局部问题,只由有关国家参加。这种会议如经过参加国的努力,是容易达成协议的。这种会议也是在联合国以外召开的。
  阁下的另一个论点是如果战争不停止,不论是世界战争、局部战争或者是美国说的特种战争,就很难禁止使用核武器。如果阁下的政府的想法是这样的,我觉得这种想法很危险,因为这同美国的想法一样。三国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在莫斯科不论是草签还是正式签署以后,美国首脑和官员一再声明三国条约的签订不会减少核战争的危险,也不会禁止核武器的生产、储存、扩散和地下试验。如此,三国条约有什么用处呢?美国国务卿腊斯克去莫斯科签字后就公开宣称多边核力量还要继续搞下去。我们认为,三国条约的基础是错误的。问题关系到全世界人民,应该让全世界人民参加讨论才能解决。三国条约的签订是把既成事实摆在人家面前,强迫人家签字。在国际关系上是不平等的,这是强权政治,不是国际平等。
  三国条约不但没有达到它所宣传的效果,而且适得其反。正如我刚才说过的,三国条约签字之后,美国官员发表的连篇累牍的讲话就是证明。至于说到空气污染的问题,美国进行了将近四百次大气层核试验,它对污染世界的空气应负很大责任。只有当美国不需要大气层核试验时,它才搞协议。它是在大气层试验够了以后才转入地下试验的。更不要说,三国条约协议的草案根本是美国几年前提出的,几乎没有改动就通过了。中国现在才试了一次,就有人叫起来。真好笑!如果中国没有试验,也没有人来谈禁止核试验,但我们一试验,就有人要中国参加裁军会议,说中国参加了核俱乐部。当然,美国说中国不够资格参加。美国需要地下核试验,它尽量进行地下核试验,特别是改进战术核武器。它的目的很清楚。三国条约就是要束缚社会主义国家的手足,束缚民族独立国家的手足,而允许美国试验和扩散。多边核力量就是核扩散。地下试验是它需要的试验方式。一旦它需要大气层试验,它就可以恢复。
  我们主张普遍裁军。裁军会议是否真裁军?美国国防预算每年增加。他们自己承认去年到今年年度的国防预算是历来最高的。我说的包括对外军事援助和在外国的军事基地开支在内。但美国垄断资本家并不以此为满足,要求增加军事订货,取得更高的无限制的利润。现在美国大选正在投票。两个候选人不论哪个当选,国防力量都会增加。所谓国防力量增加就是军事订货增加。这是实质问题。裁军会议取得的某些进展,都是枝节问题。
  阁下说,世界上人口多的大国使人担心,因为它常规武器多,会比别国强。阁下来到的这个国家,对世界来说是最大的讽刺。为什么原因为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十五年来一直被剥夺,这不是对世界的讽刺吗?你们是美国的同盟国。艾登曾说,他要同美国谈这个问题。可以无视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大国在世界上存在十五年,裁军会议还有什么真实意义?当然,尽管我们人口众多,但还是世界上落后的国家。我们要变得强大,还需要时间。即使将来变强了,我们仍然是爱好和平的国家。不仅我国人民如此,我们的国家制度也是如此。我国的制度不允许向外扩张、挑衅、掠夺。不错,我们现在要增加国防力量,但不增加国防预算,也不增加常规部队。我们倚靠广大人民,倚靠民兵制度。如谁敢来侵略中国,进来就出不去。你们的一位有预见的元帅蒙哥马利勋爵,他懂得这个道理。他来过中国两次。他曾公开劝告美国政府不要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
  关于中国是否有意参加裁军会议,讨论禁止核武器问题,我直率地告诉阁下,我们已被联合国无视十五年,如果这个形势没有变化,任何与联合国直接或间接有联系的国际会议,我们都不参加。我们不是不愿意促进国际合作。一九五四年我们参加了日内瓦会议,一九六一、一九六二年又参加了第二次日内瓦会议。
  两次日内瓦会议我国都参加了。去年我们反对三国条约,同时建议召开世界各国政府首脑会议。今年我们进行核试验,同一天我们就发表声明,主张召开世界各国政府首脑会议。这说明我们愿意促进国际合作,没有任何理由责备我们。
  【注释】
  这是周恩来同英国贸易大臣贾埃的谈话节录。



 
 

2007/09/10

关于禁止核武器和裁军问题(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三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