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来的谈判及前途(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八日)

 




  
  【题解】
  这是在延安的一次干部会议上的报告,其中第二部分是摘要。
  
  【正文】
  一年来的情况很复杂,变化多端,现在只能把几个主要的问题说一说,把中国人民与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分析一下,同时讲讲前途。
  一一年来的谈判情况
  日本投降后,国共谈判可分三个阶段来说:从去年八月二十五日党中央发表宣言〔387〕、毛泽东同志去重庆直到年底,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二阶段从政协到六月休战;第三阶段从七月大打到现在。三个阶段有很多区别:第一阶段是国共直接谈判,没有结果,打了三个月的内战;第二阶段各党派协商,得到结果,但由于国民党的反动,实际上已被推翻;第三阶段,谈判成为烟幕,实际上大打,证明谈判失败。这就是谈判各阶段的特征。现在分开来看:
  第一个阶段。
  抗战八年,赢得了日本的投降,当时的情况是:(1)日本投降后,人民非常希望和平,这是我们不能忽视的;(2)中共所领导的人民主力,还不能产生一个全国的民主政府,但又有部分的在我们领导下的民主政府;(3)只要中国人民团结起来,任何强大的帝国主义都可以打倒,这是八年抗战所证明了的。所以这三种要求——和平、民主、独立成为中国人民的愿望,我们根据此愿望,在去年八月二十五日发表了宣言,以适应这种要求,这是完全正确的。在过去大革命、十年内战、抗战三个阶段,我党就贯串了这个新民主主义的方针,那么在第四个历史阶段,我们更一定要贯串它。这是我党的历史方针,也就是毛泽东同志去年《论联合政府》报告的方针,在今后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要贯串它与实行它。
  根据以上方针,毛泽东同志去重庆,在去年十月十日发表了双十会谈纪要〔373〕。在此纪要中,解决了许多问题,但同时还有几个重要问题没有解决。
  解决的最重要的有三点:
  一、承认了中共的地位。尽管到现在,国民党在各地还捉杀我们的人,我们的党在蒋管区还处在地下,但中共在全国全世界的地位,从双十会谈纪要发表后,是不同了。我们的地位已为国内外人民所承认,这是历史上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十年前西安事变〔232〕后,蒋还在庐山向我提出要朱、毛出洋的要求,把我们看成是地方军阀,污辱我党;抗战,我们向蒋提出国共共同纲领〔388〕,他不理,自己发表了抗战建国纲领〔233〕;抗战八年中,蒋对共产党无论在形式上本质上,都不是放在平等的地位。但在日本投降后,因为经过我们八年的努力,解放区有了一万万四千万人口,共产党军队达到了一百四十万的人数,中国的问题,要没有共产党的过问是不行的,因此,蒋也不能不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电报请毛泽东同志去。毛泽东同志的去重庆是关系着中共在中国及在世界上的地位的问题,去年这一次去是完全需要的,对我们没有任何损失。虽然力量的发展是八年的成绩,但毛泽东同志去后就不同了,取得能适合我党现在力量的地位。所以今年九月蒋在庐山训话中说,中共已不象过去江西时代那样容易剿灭的,他是有了国际地位了。
  二、承认了各党派的会议。在这以前,蒋根本不承认各党派的地位,而此后却承认了,提高了各党派的地位。历史的发展是非常之快的。党派会议、联合政府都是中共提出的,各党派今天之所以有地位,是共产党与人民的努力取得的,连青年党〔389〕也不得不暗自说,因为有共产党才能有他们的地位。张君劢〔390〕虽参加了“国大”,但在其见记者时,还说希望共产党原谅。这样使国民党不能一党包办,中国的事情,一定要经过各党派协商,这也就是实行了毛泽东同志的“三三制”〔208〕思想。“三三制”有两个特点:一个就是共产党不一定要在数量上占多数,而争取其他民主人士与我们合作。任何一个大党不应以绝对多数去压倒人家,而要容纳各方,以自己的主张取得胜利。第二个特点就是要各方协商,一致协议,取得共同纲领,以作为施政的方针。这两特点是毛泽东同志“三三制”的思想。
  三、承认了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的地位与数目。在此方案中,承认了我军二十个师。但抗战初期只给我们三个师;林彪同志〔88〕去时,我们要九个师,蒋只给六个师;林伯渠〔303〕主席去时,我们要十六个,蒋只给八个;毛主席去,一下就给了二十个师。
  以上三点是双十会谈纪要的收获。我们并不因为蒋破坏了这些协定,就以为没有了收获。因为全中国人民都承认了这样的事实,认为中共的地位是不容抹杀的。国民党虽背叛了协议,但他还不敢放弃党派协商。
  另一方面,没有达到协议的是地区问题与政权问题。在那时,我们的方针是要争取承认我们已有的民主政权,由此推向其他地方使之民主化。这对蒋来说,比前面的三个问题重大得多,因为凡是民主的地方,就没有独裁者的份儿。这对蒋是一个根本的威胁,因此蒋不承认。同时这也是与赫尔利〔329〕闹翻的中心。毛泽东同志回来后,我与若飞同志〔367〕还同国民党谈了一个半月。我们用各种方法想使他们承认,但他们还是不承认,中心就是他们不愿中国人民得到一个民主的根据地。中国这样大的国家,革命不可能是平衡前进,中国的革命就是这样的走出来,起起伏伏,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地发展。所以对中国人民来说,根据地比什么都重要。武装固然重要,但武装毕竟是保持根据地的工具,武装脱离了根据地就无法生存。蒋看清了这点,他也特别懂得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因此,他无论如何不承认。
  还有形式上承认而实质上未执行的问题,就是受降、遣俘、改编伪军三个问题。原则上虽已承认,但实际上他干他的。受降,他要经过美国人,而这样他的军队才由西南到了各大城市,同时又利用日俘、伪军打我们,把内战重新打起来了。
  所以,在第一阶段谈判中,我们有不可磨灭的成绩,同时又有第二类没有承认的问题,还有第三类形式上承认而实际上又被破坏了的问题,这样使谈判不能有结果,打了三个月的内战。
  三个月的内战,证明蒋当时还没有准备好。他的主要力量在西南,虽然美国尽一切可能帮他运了五个军到山海关,两个军到华北,两个军到山东等,但他的绝大部分军队还在西南,东北、华北广大地区还被我们解放着,使蒋不可能继续打下去。同时,在国际上有杜鲁门声明〔364〕、莫斯科三国外长会议公报〔365〕,马歇尔〔362〕来华等。因此,使内战暂停,进入第二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
  在这一阶段初期应该说有成绩,如一月十日停战令〔360〕、一月底政协决议〔345〕、二月整军协议〔359〕、三月东北停战协议〔374〕等四个文件的签订。这里有四个问题,需加以说明:
  一、战争在全国范围的确是停止了一个时期,给中国人民一个希望,战争可能停止,这也不能不影响我们解放区的人民与党的方针。当然,如果我们把它夸大了,那就是幻想了。但中央当时估计和平的可能也确有许多根据。蒋在被逼下把战争暂时停下来了,在当时的协议中,不允许双方军队移动,假使蒋不动,他的大部分军队还在西南,华北不多,的确打不起象过去五六个月来那样的大仗。所以当时我们签了字。但到后来蒋大的调动,使此协议被破坏(大的调动还是在五六月)。我党在当时也需要停战整顿,特别在东北是日本投降后才搞起来的。就是在华北,过去也没有这样大,所以当时党签订停战协议是对的。这,一直到今天还成为我们的斗争口号。我们拥护停战协定,并不要因蒋破坏而不去拥护,如果照停战令作下去,对人民还是有利的。
  二、政协就是党派会议,在政协决议中承认了联合政府。照政协的决议改组的政府,就是联合政府。蒋虽不愿承认联合政府这名词,但实际上如翻成英文,还是联合政府。当然这与我们的新民主主义还有很长的距离,但如照政协做下去,则是向新民主主义的方向发展。因此,蒋不敢这样做,所以破坏它。但直到今天蒋还不敢公开否认它,因为政协是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的。在一年前的“七大”,我们也还没有预料到这样快就会有这样一个党派会议,产生这样一些决议。因此,这个决议还要成为我们的奋斗目标。这个决议实际上也就是实现了毛泽东同志的路线,我们对此要有个深刻的认识,政协路线就是毛泽东同志《论联合政府》的路线,这将是今后长时期的奋斗目标。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口号不叫政协决议而叫政协路线呢?因为政协决议已被他们破坏。当时许多问题都协议了,就是国大问题也妥协了,我们还承认国民党圈定的九百五十名代表,因为如依决议去做,国大只是形式,一切问题需经党派会议协商解决。但国民党现在开“国大”,已破坏了政协宪草〔354〕,国大问题我们就无法妥协。如果将来再谈判,我们决不承认他过去的“国大”。如谈改组政府,在政府的成份名额条件上也不能象过去那样了。整军方案也是如此,条件是要变更的。将来的整军我们绝不能接受五比一了。所以决议是要变的,但路线不能变,党派协商、共同纲领、联合政府是不能变的。中国的事情对蒋介石来说签了字也是没有用的,但我们不管他将来谈得好谈不好,政协这一条路线,我们还是不变的,不能放弃的。
  三、整军方案。这件事,许多同志比较不大容易了解。整军方案是使中国人民的武装受束缚的,但也受保障的,这有它的两面性。在数目上,五十比十,对我们是一个束缚,但也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规定要经过美国装备,我们的十个师也包括在内。装备虽好,但可把你集中起来,不给你汽油弹药,那你就没有办法,而且这些东西都是美国来的,如果打起来是废铁一堆。美国人是想经过这些东西来控制我们,但这是否能把我们完全困死了呢?不会的。整军方案还有它好的一面,这就是地方自治。人民的武装是地方自治的东西,六十个师只是用在国防上的。地方自治要依靠人民的武装的自卫,我们这里已经自治了,不再需要国家的军队来防匪了,这样就保障了我们解放区人民自己的武装不受国家军队的干涉。这样一看人民并不吃亏。受束缚的就是美国人插进来一只手,但也不要紧,我们就准备着把那十个师变为废铁好了。
  四、在整军方案中,我们在军事上取得了与蒋军的平等地位。抗战八年,蒋以他的统帅地位来压我们,但在谈判过程中,马歇尔来后,为了套我们,在地位上也不得不承认我们与蒋军的平等地位,结果蒋成了一方面的统帅,而不是两方面的统帅。
  所以,第二个阶段的成绩,主要就是上述的四项成就,尽管蒋很快就破坏了协定,但这四项成就是不能否认的。对停战协定,蒋从二月南京军事会议时便开始破坏它。当时在该会上有两句口号:“为领袖任劳任怨,为国家死里求生。”实质上就是:“破坏政协任劳任怨,反动集团死里求生。”此会后,在重庆为了欺骗,还命令张治中〔327〕与我们签订了整军方案。三月召开二中全会,又从政治上破坏政协,大骂国民党政协代表,集中到宪草问题向我进攻,经过综合小组提出三点修改:要使国大变无形为有形;取消立法院对行政院的不信任权〔391〕;取消省宪法,改为省自治法等。我们当时不慎重,同意作三点修改。但国民党的企图是要把自治缩小到县,使省没有权力,实行中央集权,变内阁制为总统制,扩大国大的权力,使国会无权,其中心就是“中央集权个人独裁”八个大字。所以从国民党的整军会议后,证明国民党是采取上面谈判下面破坏的方针。这样,五月五日国大就无法开,同时东北三四五月大打,从沈阳打到长春,停战、政协都被破坏了。但为什么又有六月休战呢?因为国民党占了长春后,兵力分得很散,没有兵再进。当时我们在东北占了有利的地位,山东、山西收复了几个伪军占领的城市,这样国民党需要在东北实行几个月的休息,而在关内动手大打,于是有东北休战。二十三天的谈判,讨论了许多问题,我们还打算再让一二个地方以保全广大的解放区。在停止东北战争、恢复交通、整军等问题上,都作了许多的让步,但结果还是破裂,中心问题仍是政权问题,根据地问题。蒋在形式上是要我退出苏、皖、承德、安东、冀东等地,但他承认的只是黑龙江、兴安两省及嫩江半省,华北只是临沂、大名、上党等几个地区,想把我们完全隔开,先限制在这几个地区,然后再来消灭我们。所以六月争论的还是根据地问题,这与第一阶段破裂的关键是一样的。
  第三个阶段。
  这个阶段是表面谈判,实际大打,也就是拖中大打。一方面是我们坚持政协路线,另方面是蒋不断地破坏它。我们把谈判作为教育人民的工作,这个方针,连马歇尔也对叶剑英参谋长说:周将军最近几个月来,并不是为谈判而谈判,而是为宣传而谈判。这句话有一半道理,但责任并不在我,因为对方不愿解决问题,我们就告诉人民是他不愿解决,用以教育人民。从七月到我回来以前就是这样一个方针。七月时,马歇尔说各党派谈不好,国共直接谈,我们说也好,于是就开五人会议〔392〕,但还是那样不能解决问题。后来又要司徒雷登〔382〕参加,司徒雷登就上庐山,但蒋的条件更高了,除以前提的条件外,还要我退出山东、山西六月七日后占领的城市。司徒雷登从庐山下来问我们,我们问他看我们能否接受,他不表示意见。我们说,连你都知道困难,我们怎能接受。第三次,马歇尔、司徒雷登又说先谈改组政府,我说也好,但要保证停战,但蒋介石、马歇尔、司徒雷登都不能保证停战,所以就无可谈。我们就主动提出恢复三人会议〔363〕,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马歇尔不召开会议,我就到上海,马歇尔又急了,来找我。这时正打张家口,我们认为,三人会议既不开,又打张家口,这等于国民党造成全面破裂。于是他又来了停攻十天,要我们交国大代表名单,交十八个师的驻地,我们如何能接受,这样谈判又破裂了。最后一幕戏,就是第三方面出来调解,因为他们还没有单独试验过。我们为了使第三方面得到教育,懂得谈判不会有结果,就同意他们调解。蒋提八条,我们提两条,第三方面想试试,要我回南京,我们就跟着第三方面之后,一道回南京。第三方面想来个折衷方案。他们内部大部分很动摇,我们也料想到青年党〔389〕、民社党〔393〕一定要参加“国大”,只要把民盟〔331〕拉住不参加,“国大”开了就很臭。这个目的达到了,这是八年抗战和最近一年来谈判的成果,第三方面大部分人居然敢于反对蒋记国大,跟着我们这条路走了。
  关于“国大”,有些无党派的人被蒋套住。十一月十一日,有些“社会贤达”本来是去请求蒋允许“国大”延期的,蒋吓唬说:“明天不开就要亡国了。”“贤达”又请再延几天。蒋说:“好,为了尊重你们意见,延长三天,那你们一定要参加了,问题在请你们劝青年党、民社党也参加‘国大’。”消息传出,结果社会贤达四字加了引号,从此开会躲在角落里,生怕记者照像。胡政之〔394〕说:“不参加,《大公报》会受压迫,参加了又怕没有销路。”青年党说:“左右为难,内外夹攻。”黄炎培〔395〕又替他们加上一句:“天人交战。”所以第三方面都知道参加不光荣,但不参加又怕。到了“国大”开幕后,谈判全部破裂,无事可做。蒋及青年党、民社党、一部分“贤达”破坏了政协,被人唾弃。
  由此看出,七月以来谈判的本身不会有什么结果,但马歇尔、蒋介石还在欺骗。假如那时我们不谈就会孤立,因为人民不了解,我们只有在“国大”开了之后才能走,一定要在第三个阶段结束后才能走,这样才能完成教育人民的一课。
  二一年谈判的经验教训与将来的前途
  总结三个阶段的经验教训,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斗争的双方,在斗争的基本方针上是绝不会让步和变动的。基本方针,对蒋来说,是要用各种迂回方法消灭中共;对中共来说,是要用各种方法来实现民主,将反动阵营压下去。不过反动集团的反动方针,不能公开地提出来,这是对他不利的,任何的反动集团都没有勇气公开号召,因为反动力量削弱,人民的力量起来了。而我们共产党却公开把我们的和平民主独立的方针拿出来,光明正大地动员全国人民来实现,这是我们的基本方针。但是否双方没有谈判可能与妥协的余地呢?这就要根据形势来决定策略。策略是根据形势的变动而变动的,但策略又是为着实现基本方针的。联合政府是取消独裁政府的方针,在我们区域,大地主大资产阶级集团没有法子站得住,这是事实。所以联合政府的实现,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当然不会赞成,因为与他的方针是相反的。因此反动集团的基本方针任何时候不会改变,他一有机会就要实现他的方针,但客观形势常常不让它实现,那就要走些迂回的道路。我们也是同样的,联合政府的方针,要搞垮大地主大资产阶级,这个方针也是定了的,但也因为客观形势与主观力量的对比,我们有时也不得不走些迂回的道路。所以斗争就非常复杂,变化就很大,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但策略又不能违背方针。我们的基本方针当然仍是“七大”的方针,武装斗争、和平谈判都是为着政协路线亦即联合政府的实现。
  从第三阶段起,关内就大打了,美国更大量援蒋了。今天的斗争不仅是解放区,而且蒋管区,不但下层群众,而且工业家,都反对美蒋的独占独裁。我们可以相信,如再打半年到一年,就以过去的条件,至少可以再去掉他四十到六十个旅,这样他就再没有进攻的能力,我们就可与他平衡。所以我们在今后的半年到一年内,的确是最紧张的一个时期。假使再打半年到一年,战局一定要改观,这也就会影响到蒋管区的爱国民主运动与农村的武装斗争。这三种斗争的汇合,在不久的将来,将会造成民主的新高潮。
  



 
 

2007/09/10

一年来的谈判及前途(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八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