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与团结(一九五○年八月二十四日)

 




  
  【正文】
  诸位代表,诸位同志:
  我很高兴今天能参加中华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会议。在去年的筹备会上,我曾经和在座的一些同志谈过中国科学工作者的任务与前途问题。现在我们的代表会议在北京召开,成立了科学工作者自己的领导机构,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对于自然科学,我是门外汉,谈不到贡献什么意见,主要应该向诸位学习。不过自然科学工作者也会关心另外方面的一些问题,如自然科学工作的环境,自然科学工作与各方面工作的联系和关系,自然科学工作者的岗位和前途等等。现在我就这方面的问题讲一些意见,题目是“建设与团结”。
  首先讲一讲建设问题。
  先从中国自然科学家本身说起。依我看,一般从事自然科学研究工作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与自然界作斗争的认识。他们在事业上下功夫、费精神,目的是为人类扫除生存中的障碍,改善人类的物质生活和发展精神生活。学医的想把病人治好,学农的想把农作物病虫害消灭,学工的想把人类生活的物质基础搞得更好,学理的为着增加人类的科学知识,使世界文化水平更加提高。一般地说,科学家是不愿意利用科学知识来毒害人类的。当然,世界上也有一些科学家不是这样,如日本的某些细菌学家研究细菌战争,做危害人类的事。但这只是极少数,而且有的是被迫这样做的,只有更少更少的人才是自觉地去做的。我相信绝大多数科学家,从他们本身学习和工作的目的来说,都是为着造福于人类的。
  我为什么一开始就提出这样的问题呢?这就是说,我们今天有条件团结科学家们为中国人民服务。我们相信科学家们能够这样做,因为他们是善良的,在旧中国他们被压迫了多少年,今天已经和人民一道翻身了。
  自从海禁开放〔5〕以后,西方的文化科学进入中国。可是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究竟得到多少好处?又受到多少害处?中国人自己能够掌握科学来为人民谋幸福吗?在反动政府统治下,不论是清朝、北洋军阀〔6〕或国民党反动派,都不允许我们这样做。虽然有少数科学工作者埋头从事建设工作,如铁路、水利、工程建设都有中国的工程师自己计划、设计的,不能说中国的科学家没有个别的人获得成就,但总的来说,成就是很少的。他们的工作时常遭到反动统治者的破坏。如李仪祉〔7〕先生在关中兴修水利,对关中的农业尤其是棉田有很大好处,但是后来孔祥熙〔8〕压低棉价,大大损害了棉农利益,使他们无法继续经营棉田,水利也因此受到影响。举此一端,可见全貌。
  反动政府的摧残和破坏是国内的因素,而更大的破坏来自帝国主义的侵略。一百多年来,帝国主义者站在中国人民头上,利用科学作为剥削,压迫和屠杀中国人民的手段,这是大家都看到了的。帝国主义者控制了我们的经济,中国的工业生产很多是为帝国主义者服务的,农业原料也被他们掠夺了去,加上水灾旱灾连年不断,哪里谈得到真正的建设。尤其是抗日战争以来,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罪恶更是数不胜数。例如,花园口的决堤〔9〕造成了极大灾难,创伤至今未能平复。去年淮河有水灾,今年又有水灾,直接原因就是蒋介石在花园口决堤,黄河的泥沙流入淮河,使淮河的河床增高,洪泽湖的水位高出周围的田地,因此经常发生水灾。
  由于帝国主义者和国内反动统治阶级的破坏,旧中国不能进行建设,科学也很难在旧中国的土壤上生长,科学家没有办法贡献自己的能力。但是有良心的中国科学家并没有放弃建设中国的志愿,不少人为中国的前途和中国的科学发展摸索道路,寻求真理。然而他们并没有成功,他们一直受着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压迫,理想不能实现,计划不能实行,工作不能开展,甚至连生活也陷入困境。这部科学家的苦难史,诸位比我了解得不知要深刻多少倍。现在情况完全改变了,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了,中国人民翻了身,这就给中国的科学和科学家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无限广阔的康庄大道。去年,人民政协通过的《共同纲领》〔1〕规定了建设独立、民主、和平、统一和富强的新中国,要把中国由一个农业国变为工业国,这也就是规定了中国科学家的奋斗目标。这个方向和目标是很清楚的,这正是近百年来中国科学家所寻求的。
  方向和目标是确定了,但道路是要我们一步一步去走的。诸位都明白,我们所接收的旧中国满目疮痍,是一个破烂摊子。要在这个破烂摊子上进行建设,首先必须医治好战争的创伤,恢复被破坏了的工业和农业。我们决不能随随便便地在破烂摊子上建设高楼大厦,那是不稳固的,必须先打好基础才行。在科学技术方面,我们从国民党反动派手中接收了什么遗产呢?他们留给我们什么科学器材、设备和资料呢?太少了。这并不是说诸位科学家不努力,而是反动派不让我们做,不让我们有机会勘测地下的富源,不让我们有机会纪录中国人民在历史上的功绩。现在我们要进行建设,首先就要进行发掘、调查、统计和搜集材料的工作。这是准备工作,是建设新中国的重要基础工作。目前我们的财政经济状况已开始好转,但要达到基本好转还需要经过三五年困难阶段,也就是恢复、整顿、调查和有重点地建设阶段,然后才能在全国规模上进行建设。
  在国家建设计划中,站在科学家的岗位上,我们开始做些什么呢?不可能百废俱兴,要先从几件基本工作入手。
  农业方面。首先是实行土改,解放生产力,然后求得发展。中国本不是缺粮的国家,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和剥削,从根本上破坏了中国的农村经济。现在进行的土改〔10〕,就是要使农民从旧的生产关系桎梏中解放出来。这项工作需要两年左右时间。配合土改,我们要着手做以下几件工作。
  第一,兴修水利。我们不能只求治标,一定要治本,要把几条主要河流,如淮河、汉水、黄河、长江等修治好。华北的永定河,实际上是“无定”的,清朝的皇帝封它为“永定”,它还是时常泛滥。不去治它,只是封它,有什么用?国民党统治时,有一个南京河海工程专门学校,也得不到支持,因为反动派不需要做水利工作,反动政府不是为人民办事的。我们今天必须用大力来治水。要开展这一工作,把全国的水利专家都集中起来也不够。兴修水利,联系到动力,更需要有长远的计划。
  第二,修筑铁路。以中国之大,只有二万多公里铁路,与工业先进的国家不能相比。这件事也必须在恢复工作中大力来做。铁路交通首先要保证东北的粮食能够运出,调剂关内缺粮的地区。
  第三,制造化学肥料。这一点侯德榜〔11〕先生很了解。我们要大力发展化学肥料工业,不然就要从外国进口,消耗外汇。
  不说旁的事情,单说这几件大事,都需要科学家的努力。现有的专家不是太多而是不够。代表中的萨福均〔12〕先生,曾和詹天佑〔13〕先生同时修粤汉铁路,他知道中国的铁道专家也是很少的。
  讲到林业,中国森林的面积,远不够一个森林国家的标准。基础太小,林政不修,森林采伐不按科学的方法,这都需要大力整顿。如东北森林地区,据调查,如果林业工作不加以改进,快则十年,慢则二十五年,就会完全毁了。不科学的采伐,没有护林和育林,森林地带也会变成象西北那样的荒山秃岭。我们需要林业专家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工业方面。据初步统计,我国有六万多台机床。其中有的没有转动,有的生产安排不当,如工厂距原料产地太远、产品并非急需等。这些机床的调整与修复,也是需要大力进行的工作。从国防观点来看,工厂不能都放在沿海。过去许多工厂是为帝国主义利益服务,现在要为人民利益服务,就要面向广大的内地农村。联系到动力问题,愈到内地,动力愈不够,这就需要勘测燃料资源。大家想一想,需要有多少科学家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医疗卫生方面。全国卫生会议提出普及医疗事业的问题,希望在三五年内使每一个县都有医院,每一个区都有卫生所。这就得增加九万多名医生,数十万名护士和助产士。这要用三五年或更长一点的时间才能培养出来。现在我国的中医人数没有统计,西医人数估计有三万上下,医生的人数是太少了。
  国防工业方面。制造兵器、飞机等都需要专家,也感到人才不够。
  总起来说,各种建设从恢复、整顿和调查开始,已经看出现有的专家是不够的。我去年说过,只要整理工作有了头绪,就会感到我国的科学家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现在愈接触各种事实,愈使我们感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今天我还不能把全国的建设计划向各位报告。全盘的计划要等政协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才能决定。不过现在可以肯定,自然科学工作者的岗位是有的,他们的工作是国家急需的,问题是需要时间来合理调整。现在对科学家人数的统计很不完备。我很高兴这次会议成立了自然科学工作者的全国性组织。有了组织,就有力量,就给我们以机会,从调查统计全国科学家人数着手开始工作。我正式提议中华全国自然科学专门学会联合会首先进行这个工作,政府愿给以一切物质上的帮助。中国自然科学工作者到底有多少?他们的水准、专长、职业、资历怎样?要做一个全盘的调查。这样,我们就可能更好地把他们安排在适当的岗位上,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现在我们对这方面的情况不清楚,可能埋没了许多人才。调查统计对政府从事建设工作是有很大帮助的。调查统计之后,虽然不能人人马上都有适合自己能力和志愿的岗位,但至少可以向这个方向努力。今天安排的岗位不适当,明天就可以安排得适当些。今年的待遇差一些,再忍耐一些时候,三年左右,情况一定会好转的。我们只会一天一天好起来,不会一天一天坏下去。在旧社会,我们在物质上精神上都受到压迫,现在精神上解放了,物质上再忍受一时的困难不算什么。我还希望现有的科学家能培养出更多的青年科学工作者,让他们跟着你们一道前进,这样,中国的科学事业才有前途。
  再讲一讲团结问题。
  为了有效地工作,科学家必须团结。说到团结,很容易想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在阶级社会中,人类是划分为阶级的。有阶级的区分,就有阶级的斗争和阶级的团结。我们的国家是多阶级的国家,今天要打倒的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要团结的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即使将来阶级消灭了,还需要继续与自然界作斗争,仍然需要团结。与自然界作斗争是无限的,所以团结也是长久的。自然科学家当然懂得这个道理。
  现在我们内部还有破坏团结的因素存在,所以团结问题更加重要。我们必须划清界限,分清敌友。团结谁?反对谁?团结为人民服务的科学家,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凡是承认《共同纲领》的都要团结。不论是私人开设诊所的医师,或是在私人工厂中服务的工程师,今天都是需要的。我们国家今天的财力有限,不能立刻建立那么多的医院,因此还需要私人开业的医生的帮助,他们对国家对人民是有益的。所以,只要是为人民服务的科学家、知识分子,不管是工农出身、小资产阶级或剥削阶级出身,我们都应该团结,对他们都要尊重,目的是要打倒共同的敌人。现在国内的敌人已经打倒了,国外的敌人还存在,尤其是帝国主义还存在,我们必须与破坏人民事业的敌人作斗争,这就是团结的前提。我们反对甘心为帝国主义服务的少数堕落的科学家,但有一些科学家是被动的、盲目的,或者是在非常不得已的条件下跟着敌人走的,我们很愿意争取他们回来,欢迎他们回来。科学家最易于接受真理,我们可以用事实说服他们。在这方面我们要进行说服工作。人民同他们没有私人的恩怨,只有对反动派的共同仇恨。
  各民主阶级团结起来了,科学家一定会比其他人团结得更好。
  凡是为新中国努力服务的科学家都是朋友,都应该团结。为了实现和巩固这个团结,我们必须破除门户之见。自然科学是分门别类的,大家所学的不可能一样,各人所努力的方向自然也不同,但是不能因此而有门户之见,互相歧视,如学这一门的看不起学那一门的,在同一部门中这个学派看不起那个学派。我们的自然科学,有许多是从国外学来的。学医的有德日派和英美派,彼此形成门户。同样,学数学、物理、化学、工程、农业、交通的人,也有这类门户之见。门户之见是受旧社会的影响形成的,很不利于我们的建设事业。今天我们要强调集体合作,抛弃那种旧的影响。各方面有各方面的长处,大家要彼此看到别人的长处,保持各自的长处,去掉短处,互相学习,互相切磋。当然这不是容易做到的事。
  中国共产党是用无产阶级世界观武装起来的,是决心为革命为人民服务的。党内同志尽管在大的方面是一致的,但在民主革命时期,由于各人所处的具体环境的局限,相互间容易产生隔阂。如长期处在农村游击环境中,这个山头那个山头互相隔离,产生了山头主义,形成了门户之见。又如在白区的革命工作者,长期处在秘密的环境中,容易产生只看到局部的倾向;而在根据地工作的同志,则习惯于一切公开,容易忽视秘密工作。中国无产阶级的人数不多,工业发展的程度不高,社会主义传统不深。在共产党内,党员的出身和成份不同,也容易产生不同的思想。因此,我们党开展了整风运动〔14〕。经过两三年的整风,迎来了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15〕,增强了党的团结,使我们党在日本投降后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在解放战争中更加显出了力量。以上是说在共产党内也还存有门户之见,需要整风。难道在共产党以外的团体,在所有的科学工作者之间,就能够一下子很理想地团结起来吗?
  我们不能空想,不能凭主观,消除这些门户之见一定要经过一个自觉的过程。要面对事实,才能寻找出正确的方法来克服我们的缺点。一个科学团体中,人们来自不同的生活环境,有着不同的思想与生活方式,是很不容易聚集在一起的。共产党员过的是集体生活,在战争时期生活在同一队伍之中,而科学家是一小群甚至是极少的几个人在一起工作的,因此养成了各种不同的性格。科学家的良心、骨气是可钦佩的,但是科学家的脾气有时是很难相处的,这都是一定的生活环境造成的。我们要用唯物主义观点来看这个问题,要了解生活环境可以影响脾气,既然环境变了,脾气也是可以改的。
  团结是在矛盾中形成和发展的。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人们的智慧、才能、性格各有不同,相互之间有时是有矛盾的。团结就是在共同点上把矛盾的各方统一起来。善于团结的人,就是善于在共同点上统一矛盾的人。钢铁和水泥是性质不同的物质,把它们结合起来,就变成钢骨水泥那样强有力的东西。科学家能把自然界不同的物质组合、统一起来,难道不能把有不同见解和脾气的人统一起来吗?我们在自己的队伍中,就是要强调统一与团结。统一矛盾并不妨碍个性的发展。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中说过,只有在共同的大前提下,个性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在旧社会,反动派利用知识分子的弱点,孤立他们,分裂他们,这样来操纵他们。人民的国家给大家找到一个共同的目标,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直到共产主义,逐步消灭一切束缚人类发展的阶级和反动势力,实现真正的进步和自由。以全人类的力量来和自然界作斗争,这是多大的自由,多大的个性发展!也只有这样,才能使个性得到正确的发展。不然,这部分人的个性发展了,就排斥和压迫另一部分人,这叫什么个性的发展?在人类几千年的阶级社会中,少数人无止境的欲望,妨碍了大多数人的生存与发展,这样的个性发展是专制主义的,个人主义的。我们集体主义者反对这种个性发展。我们要发挥集体主义的精神,打破个人主义的小圈子,群策群力,与群众结合,为新中国的建设而努力。今天的胜利是经过几十年的斗争而得到的。我们今天抬头、翻身、开步走了,我们应该在团结上努力,携手共同前进。
  我们这代人经历了很多战乱,我们是欢迎和平的。我们有信心在这一辈子能看到光明、幸福、富强的新中国。从新民主主义开步走,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子孙打下万年根基,“其功不在禹下”。大禹〔16〕治水,为中华民族取得了福利,中国科学家的努力,一定会比大禹创造出更大的功绩。
  



 
 

2007/09/10

建设与团结(一九五○年八月二十四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