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见嵯峨浩〔216〕、溥杰〔217〕、溥仪〔218〕等人的谈话(一九六一年六月十日)

 




  
  【正文】
  听说嵯峨尚子〔219〕夫人同宫下明治〔220〕先生后天就要走了,本来想晚一点见你们,这样就不能不提前。
  欢迎你们到中国来!你们在日本可能听说中国的生活很困难,其实也没有什么。两年来的灾荒,是带来些困难,粮食少了一些,以农产品为原料的商品比以前少一些,但是经过两年来的努力,恢复了不少。
  听说嫮生〔221〕来后讲中国人面孔黑。溥仪先生、溥杰先生的面孔的确比过去黑了一些,身体也结实了一些。黑是健康的表现,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黄种人,被称为有色人种,不会变成白种人。世界上有黑种人、黄种人、白种人和棕种人。不管是哪种人,相互间都应该是平等的。但现在还有差别,还存在着种族歧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最黑的人最受压迫,最有前途,最有希望。非洲有两亿多人口,是未开发的处女地,资源很丰富,现在经济发展不如欧洲,但后来居上,将来会赶上的。世界上开发较早的地方是欧洲,但很多资源快开发完了。开发最少的地方是非洲,非洲有煤、铁砂、石油和稀有金属等,很丰富。北美的加拿大也开发了不少,美国的石油开发早,浪费也大。亚洲和拉丁美洲则是半开发的地区。这些未开发和半开发的地区,民族独立了,外国不能干涉了,自己管理自己了,是统统要开发的,所以说是后来居上。到那一天,我们的态度仍然是平等待人,有无相通。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肤色,四海之内皆兄弟。到那时帝国主义不存在了,世界大同了,不过这大概要到二十一世纪以后才可以看到。我是看不到了,载涛〔222〕先生你大概也看不到了,老舍〔116〕先生与我同年,大概也看不到了,年轻的人有希望看见。我们共产党的目的就是要把世界搞得美好,使大家都能活下去,而且过得好。
  今天在座的有过去的皇帝、皇族,现在都生活在一起,这有一个条件,大家平等。以前日本也有贵族,比如西园寺〔223〕就是公爵的后代,但他不愿意要这个爵位了。尚子夫人、浩夫人、干子〔224〕夫人都是侯爵的后代。载涛是贝勒〔225〕,他是光绪的弟弟,宣统的叔叔。溥仪先生是皇帝,“满洲国”〔226〕我们不承认,但宣统我们是承认的。溥杰是皇帝的弟弟,嫮生是日本贵族的外甥女,又是中国皇族的女儿。溥仪、溥杰的弟弟妹妹过去也都是皇族。现在变化了。溥仪先生研究热带植物,还能劳动,自愿参加劳动,对劳动有兴趣。溥杰先生在景山公园研究园艺,半天工作,你还要照顾一下你的家庭。弟弟妹妹的情况,那是你们都知道的了。三妹是东城区的政协委员,我是全国政协的主席,从这一点说,我们还是同事。五妹曾做过服务员,现在做会计,她完全是自我奋斗,过去我们不知道。六妹是画家,字写得很好,现在是艺术家了。七妹是小学校的教导主任,模范工作者。你们在街上走,谁能认出来是过去的皇族呢?妹夫们也都有了变化。过去这些皇族、官僚、贵族,今天都变化了,当了工人、职员或教员。
  现在介绍一下满族的杰出人物老舍先生。他是一位名作家。辛亥革命〔73〕后,若讲自己是满族人就会受欺侮,受歧视,所以他就不愿意讲。他有许多著名作品,如《骆驼祥子》、《龙须沟》等等。老舍夫人是位画家,中年学画,拜齐白石〔227〕为师,现在和陈半丁〔228〕、于非闇〔229〕等画家合作绘巨幅的国画。
  再介绍一下,这是程砚秋夫人。程砚秋〔134〕是中国著名的京剧演员,也是满族人。解放后他非常努力,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五七年我和贺龙〔230〕元帅介绍他入了党,可惜第二年他就去世了。浩夫人你有听唱片的爱好吗?(浩:很喜欢。)我可以送几张程砚秋的唱片给你,我很喜欢听他的唱片,睡不好觉时,就听一听。旧社会他们被叫作戏子,受人歧视,我们称他们是艺术家,都是平等的。
  我还介绍一位照顾我们夫妻的护士,她也是满族人,自己不说,被我认出来了。在座的汉族同志很多,就不一一介绍了。中国旧社会,等级森严,不平等。清朝时我们这些人要见溥仪非下跪不可,也根本见不到。辛亥革命后就变了,但只变了一点,推翻了清政府的压迫,代之以少数汉人的统治,而且更凶。北洋军阀〔6〕是年年打仗,国民党统治也是战争不断,搞得民不聊生。只有中国革命胜利了,社会才变了,全中国人民都平等了。中国现在的社会制度是中国人民自己选择的,自己奋斗出来的,不是外来力量强加的。我们觉得这样做很心安,很高兴。请大家想想,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在推翻了封建制度、建立了共和国以后,以前的皇帝还能存在,还给以平等地位?例如英国的查理一世〔231〕、法国的路易十六〔232〕、德国的威廉二世〔233〕、埃及的王室〔234〕等等,他们哪里去了呢?可以比较一下。(溥仪:世界有史以来没有过。)这是我们国家的政策,当然也要本人努力争取,大家合作。浩夫人请放心,我们不会歧视你的,尚子夫人和宫下先生回国以后请告诉日本朋友,浩夫人是不会受到歧视的。(尚子:在总理的帮助之下,浩才能到中国来,非常感谢。)这不是我个人的帮助,这是国家的政策。(对嵯峨浩)你的死去的女儿慧生给我写过信,我同意她和她父亲通信。她是一个很勇敢的青年,是否有她的照片,送给我一张作纪念。
  现在谈谈满族的问题。满族统治阶级入关统治中国近三百年,奴役各族人民,虽然曾使中国一度强盛,但最终还是衰败了,这应由清朝的皇帝和少数贵族负责,满族人民是不用负责的,他们也同样受到灾难。孙中山先生领导辛亥革命推翻清政府是对的。溥仪先生当时才几岁,他也不能负责。载涛先生当时是大臣,要负一部分责任。至于“满洲国”时代,溥仪、溥杰都应该负责,当然更大的责任应由日本军国主义来负。溥仪、溥杰合作的书〔235〕揭露了这一点。你们的书应该修改一下再出版,书里自我批评太多了。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新中国成立十一年啦,中国人民对清朝的残酷统治和压迫,印象已经淡了,记得的人也不多了,但历史还是要按照事实来写。清朝亡了,说明它不好,这一点历史已经做了结论。
  现在的问题,是要恢复满族应有的地位。辛亥革命以后,北洋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政府歧视满族,满人不敢承认自己是满族,几乎完全和汉人同化了,分不清了。民族将来是要互相同化的,这是自然发展的结果,但不能歧视,不能强制。因此现在还要把满族恢复起来,事实上一九四九年以后已开始这样做了。
  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王朝,它做了许多坏事,所以灭亡了。但也做了几件好事:第一件,把中国许多兄弟民族联在一起,把中国的版图确定下来了,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第二件,清朝为了要长期统治,减低了田赋,使农民能够休养生息,增加了人口,发展到四万万人,给现在的六亿五千万人口打下了基础。第三件,清朝同时采用满文和汉文,使两种文化逐渐融合接近,促进了中国文化的发展。清朝在确定版图、增加人口、发展文化这三方面做了好事。康熙懂得天文、地理、数学,很有学问。俄国彼得大帝和康熙是同时代的人,因为俄国地处欧洲,手工业比较发达,他汲取了西欧的经验,发展了工商业。中国当时封建经济的统治比较稳固,工商业不发达,康熙只致力于发展封建文化。清朝所做的坏事,历史已经做了结论,用不着多提,做的好事是应该讲一下的。汉族是个大民族,也做了很多好事,这就不用提了。这个思想不是我的,是毛主席多次讲过的。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是要说明就是和满族人结婚了也用不着自卑;我称赞了清朝做的好事,也不要骄傲。
  浩夫人是日本人,同中国人结了婚,现在已经是中国人了,我欢迎你做中国人,参加中国的社会活动。
  我讲的这样多,浩夫人还要再看一看,看一年、三年、五年、十年,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哪一年觉得不适宜了,什么时候都可以回去。如果回到日本,比较一下,觉得中国好,还可以再来。来去自由,我可以保证,我可以签字,我相信你不会要我签字的。嫮生愿意回去,可以让她回去,不要勉强她留下。青年人变化多,以后想来,随时都可以申请护照。如果不来中国,同日本人结婚,又有什么不好?唐太宗把公主嫁给西藏王,汉藏通婚。嵯峨家把女儿嫁给爱新觉罗家。爱新觉罗家的女儿又嫁给日本人,有什么不好呢?
  现在再来谈谈日本问题吧。浩夫人想致力于中日友好事业,其实,你和中国人结婚,今天又到中国来,这就是中日友好的象征。日本军国主义从一八九四年至一九四五年,损害了中国人民。日本经过明治维新〔57〕前进了一步,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搞明治维新的人物是有功劳的。日本比中国前进了一步,但是日本的资产阶级还有封建尾巴,后来逐步发展到军国主义,侵略朝鲜、中国,向外扩张,这是坏事。一八九四年〔236〕、九一八〔237〕、七七〔35〕,再加上“满洲国”,使中国人民受到很大损害。最近以大谷莹润〔238〕为首的代表团把中国在日本殉难的烈士名单送来,我们很感谢。解放十年来,有上万的日本朋友见到毛主席、刘主席和我,表示谢罪。我们说这已经过去了,中日两国有近两千年的来往,发展了经济文化交流,同近两千年比起来,五十年的时间是很短暂的,而且已经成为过去。我们应该往前看,应该努力促进中日两国的友好关系,恢复邦交,发展经济文化交流。我们并不总盯着过去的事情。毛主席说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是一件坏事,但它唤起了中国人民的觉悟。日本军国主义者认为中国人民是蠢才,是可欺侮的。事实并不如此。中国人民觉醒了,掀起了抗日运动,进行了抗日战争,一盘散沙团结起来了,睡狮觉醒了。这就是说,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使中国人民团结组织起来了。土肥原〔239〕、冈村宁次〔240〕、东条英机〔241〕、板垣征四郎〔242〕等都不能破坏中国人民的团结,中国人民从来没有这样团结过。我们对日本人民毫无怨恨,日本人民也同样是军国主义的受害者。皇族、华族〔243〕也好,资产阶级也好,劳动人民也好,只要愿意同中国友好,我们都和他友好。参加过日本侵略政府的成员,只要他们赞成中日友好,我们仍然欢迎他们,如远藤三郎〔244〕先生、辻政信〔245〕先生、高碕达之助〔246〕先生和久原房之助〔247〕先生,我们都欢迎过他们。日本朋友来中国的,左、中、右都有,我们对日本朋友是门户开放的。我们不但欢迎共产党、社会党,就是为日本政府做情报工作的人,我们也让他来。
  浩夫人回来了,愿意做个中国人,愿意为促进中日两国友好、恢复邦交而努力,我很欢迎。关于你回来的问题,你的丈夫和溥仪是踌躇的,他们担心中国目前有困难,比日本的生活水平低,但是少数人的生活是可以照顾的。你刚从生活水平高的日本来,还不习惯,需要照顾,将来习惯了,就不用照顾了。西园寺先生是贵族,但他不愿意过贵族生活,愿意到生活水平低的中国来,这还不是为了和平吗?
  



 
 

2007/09/10

接见嵯峨浩〔216〕、溥杰〔217〕、溥仪〔218〕等人的谈话(一九六一年六月十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