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战后之欧洲危机(伦敦通信)(一九二一年二月一日)

 




  〖题解〗
  一九二一年一月五日,周恩来到达英国首都伦敦。这是他给天津《益世报》写的第一篇通信,刊载于一九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天津《益世报》。
  〖正文〗
  吾人初旅欧土,第一印象感触于吾人眼帘者,即大战后欧洲社会所受巨大之影响,及其显著之不安现状也。影响维何?曰:生产力之缺乏,经济界之恐慌,生活之窘困。凡此种种,均足以使社会上一般人民饥寒失业交困于内外,而复益之以战争中精神文明所得间接之损失,社会之现状,遂乃因之以不安。吾人未出国前,虽屡震夫欧战影响巨大之论,然终以为欧洲物质文明发达甚盛,数年来之摧残,特不过数部分耳,何能碍及全体之发展?比以实验证之,方知昔日之理想乃等诸梦呓。欧洲一切组织非如吾国散沙可比,一切工商业咸有关联。而生产力之集中厥维工厂、运输、保险、分配,又济之以密如蛛网铁路航路、互有联属之银行、公司、商店,虽曰生产贸易自由,而其关系之深,计算之周,固已趋于集中之势矣。乃至欧战一起,人力之征役,生产力之损失,生产品之耗费,商业隔断,已不可计算。一地之牺牲,乃倾全国精锐之牺牲也。一战之牺牲,乃倾全欧精锐之牺牲也,四年来影响所及,欲求其免于穷困也难矣。故游于巴黎伦敦之市,虽觉繁华远过东亚,然物质文明之享受,如煤也、电也、面包也、糖也,已不能如我国上海京津之取给均足矣。至失业者之多,固不能与我国北省饥民之数与景况相较。然即以英伦苏格兰论之,见失业者已超过百万上矣,是固不及吾两省之大,而所得之失业人数也。然其中有一事宜正告国人者,吾国之饥馑由于天时者半,由于人力不自振兴、不思求免于水旱之苦者亦半,故一经水旱则唯有坐以待毙。若欧洲失业之人,彼自身固非无一技一艺者,置之工厂中,彼之运用机器之巧,窃恐有过于吾国之专门学校毕业生,中学生更无论矣。是验之于留法勤工俭学生入厂勤工而知也。且欧洲失业之人,均怀有技能而无地可施,吾国则不但无业之人无技能之可言,即得业之人亦属技能仅见。是欧洲曰失业,在吾中国仅可名曰无业。欧洲无事之人既如此其多,则其一人(欧洲工人多无家者)一家之生活,将从何而得以维持?是固今日社会上所最为骚扰之问题也。
  不仅此也。欧洲多工业国,其工人组织之完备、与夫自谋协力之热心,在我国今日都未曾梦见,而其结果尚不能得完善之救济,则中等阶级人既无团体之协助,又受经济现状之压迫,其失业与窘困者又不知若干人矣。
  推求其原,失业者之所以增多,由于商务之停滞,生货之缺乏,资财之不足,税则之重敛,物价之腾贵,工厂之倒闭,凡此种种,均互为因果,以至于产业不能振兴,而工人失业也。是种现状,不仅英法为然,欧洲各国莫不然也,而尤以战败国为尤甚。于此各国执政者求所以解决之道者,除俄罗斯已为工人苏维埃另有解决方法外,其大旨均不外农业之开拓,求所以自给之道;商业之恢复,求收回战前地位;并谋所以扩充各工业之奖励,以图外输货物之增加。凡此数事,固各国全国一致所主张者,然为谋一国百年大计诚得矣,非所以语于今日之窘困、与夫各国之交相迫也。皆若目前之救济、则欧洲联合国〔1〕方面有一共同目标焉,曰定德国之赔款确数,约束德国履行条约,救济中欧,恢复以前商务状态,是不仅欧洲联合国方面渴欲解决,即德意志、即中欧各国,亦何莫不盼其下文作如何分解也。而英人于此犹有一独得秘方,是曰与俄通商。各国之所踌躇恐惧莫能决者,英政府乃竟于前一星期,将对俄通商协定条文与驻英俄代表决定,交莫斯科方面议复矣。舍此暂不论,前所举各国政府所视荦荦诸大端者,固已经诸国讨论二年之久,于上一星期(一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九日)在巴黎联合国最高会议决定矣。此次最高会议负重大责任者,除美代表未参与外,殆莫英法若。法首相白里安〔2〕,新任也。登台第一声,竟将两年来法人所渴望之赔款确定。其周旋于列国间者,有足多焉。盖法主多赔,英主少赔。兹次会议英首相劳合乔治〔3〕亲身往法,带去代表至四十多人,亦可谓兴师动众,视为极大问题,而竟不能胜其少赔之主张。此盖证之于会议中。彼曾对外人言德国赔款总数为五十万万金镑,而结果竟不然也。然则赔款总数究若何耶?试观下列之所记:
  巴黎联合国最高会议开会,讨论一星期。经星期五(二十八日)之长久讨论,于星期六定为下列之决议:“协约国相信他们的坚固联合,是必须去保持和平,为同他们换此以胜战争,并且决定不许别的事件来损害他。他们相信这个联合是世界平和、同修约实行的坚实保证,用国际间聚合同签定的忠实来证明他。”至于条文的内容,关于善后协定,德国应赔偿协约国一百一十三万万金镑,合现今金马克为二千二百六十万万。其赔偿方法,分为四十二年。头二年每年交十万万金镑,继之以交一万五千万者三年,交二万万者三年,交二万五千万者又三年,其余三十一年则年交三万万金谤。此外德国尚应每年交出其出口税百分之十二与协约国,亦继续至四十二年为止。斯项在第一年可希冀得七千五百万镑。对于别项罚款,其所谓宽待条件者,则在应引交款时期前,转将赔款交出。第一、二年可得百分之八折扣,继之四年可得百分之五折扣,又有罚约,如德至期不付赔款,由联合国取其关税偿还,并定其新税则于国内。至赔款之分配,则法得五十八万七千六百万为最多,英得二十四万八千六百万,意得十一万三千万,比利时得九万零四百万,葡、日各得八千四百七十五万,其他各国得余数七万三千四百五十万。
  关于德国履行条约之规定,德国解除武装务于本年七月一号实行完了,而重费兵器尤宜于近三月内完全交出。同时最高会议又采福煦〔4〕元帅等之提议,谓德国再不履行此种条约,则立行下列之四种罚约:(一)占领新德国之领土;(二)延长现今的领域;(三)设税关测算处在莱茵河的左岸;(四)非至德国能保持他的倾向去实行以前一切的条约,不许其加入国际联盟。〔5〕
  对奥问题,各国佥同劳合乔治之提议,暂缓取偿于奥,并决定将在的里亚斯特〔6〕有一会议讨论此事,且将遣委员团至奥调查其经济现状。因据报告云,欲创立奥国经济组合,必须助奥以八百万镑。所有决议均由巴黎最高会议于一月二十九日晚间致公文于柏林政府,征其同意,俟本月二十八日预定之伦敦会议正式决定之。
  以上记录发表于前日英法各报,全欧人民足资为谈料矣,隐泣者有之,欢呼者有之,德人反对无论矣。而英国社会间不满之声亦群起,是实大可异焉。夫以多索赔款以救济国内经济现状,以陷德人于穷蹙之境,解除武装,限制兵备,以保国内和平,以减敌人危险,此法国多数人共同一致之主张也。至于英国政府或以此为救济战后之急需,而民间有识者及劳动工人,固未尝视此为良药。于此请进论赔款确定后所生之影响如何。
  赔款总数为一百一十三万万金镑,此种巨大偿额在历史上既为创见,而在今日新创难复、百无一存之德国,尤无力偿此。证之德国现今国家收入,而断其不易偿还者一也。英法意等国之定此偿额,不但为一方面之主张,且多属政府派之主张。一旦内阁易人,此等条款是否能接续赞成?且偿期延长至四十二年之久,在此期内英法意等国内情之骚扰,及德国将来变化之不测,此种苛约,谁能保其于社会改造时有延长之生命!此对于偿还时期而易致疑者也。至出口税扣留百分之十二,则协约国之取偿于德,无异于取偿于本国国民也。盖德既因扣其出口税,此后货物为力求广售,方得增加国家收入,以偿国债,使其货物价低,则各国货高者难与竞争,资本家受直接之害,各国工人受间接失业低薪之苦,是欲求调解战后状态,反益之以纠纷不安。此于扣税方法是否合宜而不能无疑者也。若限德高其物价,则售出不易,国家收入因之减少,偿债维艰,且欲求足其偿额,则必奖励出口,减少入口,以今日情状论,德之入口货远过于出口,而其所需又为食料原料,禁食既有所不能,断绝原料之输入,则输出又奚从其增加?是使德左右维艰,而决无法以负此巨债。夫罚在能行,而协约之所需亦在得款以济急,以调解现状,如是而曰德能应承,是犹不能不令人致疑者也。
  然则结局果何如乎?是曰欧洲经济状况紊乱之起点也。若曰本月二十八日之伦敦会议,便可解决此种问题,亦犹梦呓耳。总之今日欧洲之危机在物质,换言之即经济上的面包问题也。全欧人民之生活窘困,而乃夺德人之食以救协约国人,是岂根本解决耶?且夺来之食,未必便救济无食之人,取之以增兵饷、制兵械、造军舰者泰半,取之以饵资本家之口者又半,逮饥饿待救者则已无缘分润矣。不仅此,德人之食为人所夺,必思有以济其饿,则内以减薪裁人取之于工人,外以贱售夺之他国;他国亦反以减薪裁人贱售之道报之。于是辗转而全欧工人拜“夺食”之赐矣。是欲图现状之安,而终无以易不安也。
  但欧洲工人非盲目者。且社会党人复从而鼓吹之、宣传之。今非仅英国劳动党职工组合声言反对矣,即法国CGT〔7〕之工人亦倡言反对,使其国民知多索赔偿固无益也。美国消息谓,其政府已以未出代表会议,声言扣德出口税款于对美商业有直接损害,提起抗议矣。
  至若吾人或于此等问题如隔岸观火,不甚关切。然使欧洲危机终不可免而至于爆裂也,则社会革命潮流东向,吾国又何能免?使赔款而终有济也,则德人取偿之术,又岂能外于奖励产业,辟新商场于欧土以外,而同时协约国得其偿款,其奖励产业与辟新商场,其法亦正相同,吾中国必为其消化之所,固无用致疑。吾人又焉能不推论其根源,记其近况,以为国人告。
  〖注释〗
  〔1〕本文中的联合国均指协约国。协约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与同盟国(以德国和奥匈帝国为核心的帝国主义集团)相对抗的另一帝国主义集团,由英、法、俄三国于一九○四——一九○七年期间签订一系列协议而组成。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意、美等二十五国先后加入。十月革命后,苏俄宣布退出。其后因协约国间矛盾加深,逐步瓦解。
  〔2〕白里安(一八六二——一九三二),一九○九至一九二九年间曾历任法国总理。原业律师和新闻工作,早年投入工人运动,曾为各左翼出版物撰稿。一九○一年任社会党总书记。一九○二年以社会党人身份入众议院。一九○四年同饶勒斯创办《人道报》。一九二一——一九二二年参加华盛顿海军裁军会议。一九二五年参加缔结洛迦诺公约。一九二八年参加缔结《凯洛格-白里安公约》。
  〔3〕劳合·乔治(一八六三——一九四五),一九一六——一九二二年期间任英国首相和自由党领袖。首相任内曾镇压殖民地、附属国的民族解放运动,他也是武装干涉苏俄的积极策划者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前,曾谴责张伯伦政府的绥靖政策。
  〔4〕福煦(一八五一——一九二九),法国元帅。一九一八年五月任协约国军总司令。八月升为法国元帅,十一月十一日接受德军投降。被认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军胜利的主要领导者。
  〔5〕国际联盟简称国联,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国际组织。主要机构有:大会、行政院、秘书处、附设国际法庭、国际劳工局等。总部设在日内瓦。先后加入的国家有六十三个。美国为倡议国之一,但因同英、法争夺领导权失败而未参加。国联标榜“促进国际合作,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实际上是英法等资本主义大国维护凡尔赛-华盛顿体系,争夺世界霸权的工具。一九四六年四月宣告解散,所有财产和档案均移交联合国。
  〔6〕的里亚斯特位于亚得里亚海北岸、伊斯的里亚半岛西北部,是南欧各国通向亚得里亚海的主要港口。住在市区的居民主要是意大利人、城区以外为斯洛文尼亚人。原属奥匈帝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里亚斯特建为自由区并分为甲乙两区,分别由意、南两国管辖。
  〔7〕CGT是法国总工会的法文缩略字。



 
 

2007/09/10

欧战后之欧洲危机(伦敦通信)(一九二一年二月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