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期抗战的重心(一九三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题解〗
  这是在重庆中央广播电台的讲话。原载《群众周刊》第三卷第五期。
  〖正文〗
  全国同胞们,抗战将近两年,二期抗战也进行了半年多,目前抗战形势究竟怎样?这是大家急于要知道的,但为要了解目前抗战形势,必须先弄清二期抗战的重心究在哪里?依我的见解,二期抗战的重心是在敌后。不论从敌我及国际哪一方面来看,二期作战的重心都在敌后。武汉陷落以后,敌人指出新阶段的战争,是建设战争,这证明重心是在敌后。我们南岳会议,最高统帅的指示,如“政治重于军事”“民众重于士兵”“宣传重于作战”“精神重于物质”“节约重于生产”等等以及决定以几分之几的人力兵力财力深入游击区域,也都是重视敌后的明证。在国际方面,他们认为我们失去这样多的大城市,还能不能继续抗战,尤其是在沦陷的区域中,敌人能不能利用我们的人力物力财力来补偿他的损失,来打我们自己?这种关心,也正是重视敌后。我们看,假使一期作战,敌我争夺的重心是在正面,那末二期作战,敌我争夺的重心便在敌后,因为一期作战,敌人的目的,是在以其强盛的兵力求得速战速决,从正面压倒我们,不图打了十五六个月,敌人消耗兵力六七十万,并不能歼灭我们主力,占领了我们许多城市及交通要道,分散兵力过百万,也并不能控制我们,尤其是我们战斗意志并不因屡屡撤退而丧失,反而愈打愈强,敌人速战速决的方针既归失败,于是进而便以诱降的手段,发表近卫〔1〕声明,企图速和速结。这个声明虽然勾引了卖国贼汪精卫〔2〕的响应,但禁不住蒋委员长驳斥近卫声明的当头一棒,打得近卫下台,精卫显露了卖国投降的原形。速和速结既又失败,敌人知道即使再进占两三个大的城市,也不能歼灭我们主力,更不能解决战争,但敌人的兵力却会更加消耗,更加分散,诱降的企图,反会更加无望。要是决心进行长期战争吧,敌人又决没这个把握,兵力的不够,财力的不济,物力的缺乏,人心的厌战,都使日寇军阀决不能作真正长期战争的打算,因此,这半年来敌人的方针,便转向以战养战,作战重心便转向敌后,所谓以战养战,便是企图拿中国的人力财力物力,补偿他的损失,继续来打中国,以敌人的想法,假使将敌人占领的区域真正为敌人所用,则敌人今日所侵入的十四省区,的确是中国人口最密,物产最丰,财富最多,交通最便的沿海各省,以此资敌,当然敌人困难会减少,而我们困难会加多,敌我相持的条件,也会发生变化。但是敌人是不是能如愿以偿呢?我们的回答是决定于战斗,决定于各方面的斗争。我们现在看敌人是怎样在进行以战养战的企图,首先军事方面,半年来敌人是扫荡重于进攻。敌人在华兵力,约卅六个师团番号,除南昌枣阳两次战役,敌人使用了五六个师团向正面推进外,其他约百分之八十五的兵力都使用在敌人占领区域之防卫与扫荡。所以这半年来,我们在正面只看到南昌枣阳两次较大的战役,而在敌后则敌之扫荡战与我之反扫荡,几于到处都有。从华北到华南,每天都在血战。次之,在经济方面,敌人是开发重于封锁,建设重于破坏。这半年来,敌人自兴亚院〔3〕成立之后,尽力企图经营在华占领地区的经济,如恢复工厂矿山,收买原料粮食,推销仇货,发行伪币,建设交通海港等等,都是想从中国来补偿损失,维持战争。再次,在政治方面,敌人已知南北傀儡政权,全无作用,故极力勾引汪精卫,企图由汪来组织伪党伪政府来分化我国。最近汪逆精卫跑到上海去,组织所谓“世界和平会”即是这种叛国逆谋的具体步骤。另一方面,敌人还企图勾引吴佩孚〔4〕组织伪军,以中国人来杀中国人,但吴佩孚究竟胜过汪精卫,至今不屈。于是日寇不得不利用落伍军人土匪流氓来组织皇协军、绥靖队这些不堪一击的伪军。更次在精神方面,敌人是欺骗怀柔已渐渐重于残暴屠杀。作战近两年,敌人已知其残暴政策只能增强我国人更大的同仇敌忾,决不能压服我国人心,因此,敌人乃不得不提倡对华新认识。但不管怎样,仍然是建设东亚新秩序,东亚意识,东洋思想,共同防共那一类话。以上这一套法宝,便是敌人重视敌后以战养战的具体计划。计划实施的效果怎样呢?我们可以说基本上半年来敌人并还未达到他以战养战的预期效果。扫荡战愈因扫荡而兵力更散,更加无力进攻。经济开发遇到我们抵制封锁,建设遇到我们破坏,收效也就会极微。汪精卫叛迹愈著,他的欺骗作用也就愈小,死期也就愈近。精神欺骗,只要我们随时揭穿,警觉着大家不要上当,则和平便是投降,反共即是灭华的至理名言,将永远为我们抗战的戒条。并且汪精卫叛国的勾当做得愈多,敌人的一切阴谋诡计,也愈易暴露,愈难收效。即使过去敌人有一些收获,也都因为我们自己有些弱点,有些缺点,并非敌人之强所致。我们要知道,一期作战,敌人还凭着他自己的国力来进攻我们,故我们当时在争取主动,现在二期作战,敌人要利用我们的人力物力财力来打我们,其主动已操在我。只要我们努力,不让敌人利用我们人力物力财力,则敌人便无法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而只有继续失败。所以我说,二期作战,争夺的重心在敌后,便是这个道理!
  认清这个道理,争夺敌后的方针便是广大发展游击战争,也可说是展开敌后的全面战争。敌后游击战争的任务有二:一个是建立游击根据地,一个是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建立游击根据地,不仅是军事任务,而且是政治上经济上精神上的任务。要与敌人展开全面战争和各方面的斗争,必须在敌后有根据地的建立,才能依靠那里的土地人民和生产与敌人进行精神动员,武装斗争,经济封锁抵制和破坏,推翻敌伪政权,瓦解伪军,动摇敌军,恢复自己政权等等工作。没有根据地,便没有一定的土地人民和生产,便无法与敌人进行长期的敌后争夺,而敌人以战养战的危险便会增长。而以变敌后为前方,必须以建立游击根据地为最具体的要求。消耗敌人有生力量,是游击战争的直接任务。游击战不拒绝必要时机袭占敌人占领的大城市,不反对在有利条件下集中力量消灭敌人主力,但经常的任务是在不断的杀伤敌人,破坏敌后,只要我们深入敌后的作战部队,不断的消耗敌人,则积小胜成大胜,便是今天的战略任务。假使我们在敌后创造出一二十个游击根据地,每一个根据地像五台山中条山一样牵制敌人四五万,则二十个根据地,我们可以牵制敌人侵华的全部兵力。假使我们每一游击部队每天平均能消耗敌人十个,则全国里一百个这样游击队,便可以消耗敌人一千,一年便可消耗敌人三四十万。敌人最基本的弱点是兵力不够,怕损失。我们如能牵制敌人向后,而又消耗极大,则变敌后为前方,积小胜成大胜的战略方针,可完全达到成功,争夺敌后的任务,也可完成大事,重心认定。二期抗战,一定可进入有利于我的相持阶段,以争取最后反攻的到来。因此,我们今天的要求是全国最好的兵力,最优秀的人材,都应该深入敌后,争夺敌后,在那里去建立根据地,到那里去消灭敌人,以争取二期抗战的胜利。
  〖注释〗
  〔1〕近卫,即近卫文麿(一八九一——一九四五),日本首相(一九三七——一九三九;一九四○——一九四一〕。一九三七年六月四日组阁,发动侵略中国的“七七事变”,“八一三事变”,扩大侵华战争。一九三九年一月辞职,任枢密院长。一九四○年七月再度组阁,对内组织大政翼赞会,推进“新体制运动”,对外与德、意缔结军事同盟,并同美国进行谈判。一九四一年七月第三次组阁,因对美谈判陷于僵局,阁内意见不一,十月十六日宣布总辞职。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六日被指名为甲级战犯,十六日服毒自杀。
  〔2〕汪精卫(一八八三——一九四四),原籍浙江山阴(今绍兴),生于广东番禺。一九二六年时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广东国民政府主席。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国民党副总裁。一九三八年底公开投降日本帝国主义,后任日本帝国主义扶植的南京傀儡政府主席。
  〔3〕兴亚院是日本政治经济侵略的主要机关,成立于一九三八年,举凡所有对华根本方针,都须经兴亚院会议议决才能付诸实施。所谓兴亚院会议,系五相(即首相、财相、外相、陆相、海相)加上总务长官的会议。兴亚院从其性质上看来,属于殖民地化的建设,它所包括的部门为政治、经济、文化、技术等。
  〔4〕吴佩孚,参见本书《军阀统治下的中国》一文注〔2〕。



 
 

2007/09/10

二期抗战的重心(一九三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