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权同志精神不死!(一九四二年六月二十三日)

 




  〖题解〗
  原载一九四二年六月二十三日重庆《新华日报》。
  〖正文〗
  几天前,从华北战场上传来了一个哀讯,我英勇忠贞的左权〔1〕同志——第十八集团军副参谋长,在反扫荡战中,悲壮的殉国了。这一哀讯,震动了十八集团军的全体将士,打动了华北敌后广大人民的心弦,同时,也必然会引起全国抗战军民的注意和悼念。
  在抗战中,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牺牲在敌人炮火烧杀中的,已不知有多少,更何况左权是抗战军人,身临前线,战死疆场,正是尽了他的天职,也是革命军人之荣。只是左权同志死在壮年,以他的志行才力,经验学识,所能贡献于国家民族,尽力于革命军队者正大,今一旦壮烈牺牲,对于抗战事业,尤其是对于十八集团军和敌后人民,真是一个无可补偿的损失。概自抗战军兴,高级将领牺牲于前线者前有郝梦龄、王铭章诸将军,后有张自忠、唐淮源〔2〕诸将军,今左权同志以十八集团军副参谋长之地位,于敌后支撑抗战,将近五年,终至以身殉国,斯真不愧跻于高级将领之列,且足为高级幕僚争光。
  左权同志湘人,早岁习军事于广东湘军讲武堂。时湘军在谭组庵程颂云〔3〕两先生领导下参加国民革命,故有讲武堂的训练组织,颂云先生实为之长。讲武堂中多二湘七泽间子弟,以湖南的革命前辈训练湖南的革命青年于革命的策源地广东,真所谓相得益彰。左权同志的革命信念,便由此起。不久,湘军讲武堂归并于黄埔军校〔4〕,全体学生编为第五队,与前期队同为一期生毕业。在一期同学中,湖南人特多,知名者如蒋先云(战死于北伐时代河南战役中)、李默庵、宋希濂、贺衷寒、刘云、刘戡、霍揆彰、陈启科、陈赓、赵自选诸同学,而左权同志便为其中之一员。缅怀当年同学,今日同袍,风雨同舟,能无故人之感!?
  左权同志毕业黄埔军校后,即参加东征及回师广州诸役。未几,与陈启科同志在广州考入莫斯科中山大学,遂转往苏联留学。其后左权同志又与刘伯承、刘云、陈启科转入苏联陆军大学攻读。民国十九年毕业归来,刘陈两同志相继牺牲,左权、刘伯承两同志则先后驰抵江西军中。从此时起,整整十一年,左权同志未尝一日离开军队,而抗战五年,左权同志更未尝一日离开前线。在近二十年的军事生活中,由军校到军队,最后更战死军中,左权同志是真能与革命军队共始终者。他这种革命军人自我牺牲的精神,实无忝于黄埔同学,更配称得起蒋委员长的抗战部属,革命学生。
  抗战五年了,中经多变,太平洋战争起后,敌人既有事于南洋,亦未放松于北进的准备,但同时却在华中进攻长沙,在华北扫荡山地。缅甸既陷,敌人立即转其凶焰,侵我滇边,同时更用兵于浙赣,转移扫荡于华北平原。可见敌人一日不退出中国,我固不能止抗战之火,即敌人亦不能熄侵略毒焰。
  又有人想,敌人在中国战场上可以有所选择,即是说有所打,亦有所不打。这种想法,更是有毒索的。固然,敌人时常在想分化中国内部,挑拨中国内乱。但敌人终究是敌人,中国人终究是中国人,当敌决意进攻之时,他又何尝分别过你是哪类的中国人,我是哪类的中国人,他又是哪类的中国人!?这次晋豫冀边太行南端的战斗,恰发生在缅甸方陷,浙赣战争紧张之际,而战斗激烈直逼至十八集团军总部指挥所在。左权同志就在这九天的战斗中,亲自指挥所部突破敌人的重围,而自己却光荣的牺牲了。左权同志的战死,正足以说明这一真理:在敌人心目中,不论于你属于何党何派,只要你不投降日寇,他就需要消灭你。
  敌人既无所选择,我们岂容有所规避,而且岂忍有所规避?(被略十一句)五年来十八集团军在敌后的战绩,伤亡及其所遇到的困难,拿左副参谋长五年苦战的功劳和最后殉国的壮烈为印证,就可以例其余了。我们谨在此向全世界反法西斯的战友,向全中国的同胞同袍申明:我们是至死不会离开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我们决心要将沦陷的河山从百战中夺回的。无论如何,我们要战胜敌人,我们要准备流尽最后一滴血来争取它,左权同志便是我们最好的榜样。
  左权同志不仅是革命军人,而且是革命党员。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黄埔时代,这成为他以后近二十年政治生活中的准绳。他之牺牲,证明他无愧于他所信仰者,而且足以为党之模范。左权同志又是一个有理论修养同时有实践经验的军事家。他在军中,经常喜欢研究,喜欢译著,同时,他又勤于工作,忠于职守。他习于游击战争,但他也不忘正规战术,所以他在军队正规化的口号下,尽了他最大的责任。沉毅坚忍,是他个性中的特长,也就成为他在党内在军中在社会上读书治事,练兵作战,立身处世时的特点。在这方面,足供同志们战友们追念回忆之事甚多,于此不及备述。
  我与左权同志相识近二十年,不幸抗战以还,我因远离前线,不克与其同生死共患难者竟达四年之久。今左权同志殉国了。遥望大河以北,请缨有愿;困处夔门之内,杀敌无缘。这虽因岗位有别,但髀肉复生的我,遥闻哀耗,究不能无动于中。
  左权同志已作先驱了,万千个左权同志的化身将继着起来,千百万的人民和军队将踏着他的血迹前进。华北抗战已近五年,胜利之期已不在远,行见太行之巅,高树起左权同志的胜利旗帜,数十万八路健儿,北下平津,东出榆关,那便是我们的复仇期了。
  左权同志精神不死!
  中国抗战胜利万岁!
  民国卅一年六月廿一日
  〖注释〗
  〔1〕左权(一九○六——一九四二),湖南醴陵人。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后,去苏联陆军大学学习。一九三○年回国,历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五军政治委员和军长,第一军团参谋长和代军团长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副参谋长。一九四二年六月二日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麻田指挥部队与日本侵略军作战中牺牲。
  〔2〕郝梦龄(一八九八——一九三七)一九三七年十月率部到达山西忻口前线,与敌坂垣师团发生激战,郝不幸中弹,以身殉国。王铭章(一八九二——一九三八)一九三八年三月在保卫滕县战斗中壮烈牺牲,追任为陆军上将。唐淮源(一八八四——一九四一)陆军上将。一九四二年五月在晋南战役中率部与日军激战,弹尽粮绝,以身殉国。张自忠见本书《追念张荩忱上将》一文注〔1〕。
  〔3〕谭延闿(一八七九——一九三○),字组庵。一九二三年孙中山在广州成立军政府时,曾任内政部长,建设部长。一九二七年后,曾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程潜(一八八一——一九六八),字颂云,北伐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军长,抗战时期任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一九四九年八月在长沙宣布起义。建国后曾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4〕黄埔军校,是一九二四年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的帮助下,在广州黄埔创办的军官学校。中国共产党派周恩来、恽代英、肖楚女、聂荣臻等在该校担任过各种职务,学员中也有很多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一九二七年蒋介石背叛革命以前,这是一所国共合作的学校。



 
 

2007/09/10

左权同志精神不死!(一九四二年六月二十三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