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有关时局各项问题答中外记者(一九四六年六月三十日)

 




  〖题解〗
  原载一九四六年七月三日重庆《新华日报》。
  〖正文〗
  问:今日中宣部公告中,曾称:“整军实施方案与指定驻军地区之协定,限期成立”,不知限期多久?
  答:不知道。今天我见马歇尔将军时,他也未提及。
  问:你是否认为现在的局势,是休战的延长呢?
  答:我从马歇尔将军处得到通知,他说:政府将要发表一个文告,内容是继续停止进攻,继续谈判。但这只是一个文告而已,未见政府下令继续休战。彭氏之声明,说在某种情况下不进攻,在另一种情况下,还是要有军事行动。所以,这不能算是有期限的休战,更不算是长期停战。也许彭先生之妙处就在此。比如在江北,政府现有几个军,武装所谓“难民”还乡,且正准备借保民名义,先向苏北发动进攻。又如在山东胶济路上之政府第八军,借保护交通名义,向我发动进攻,已于三日前,占领益都。诸如此类事件,政府可以随时利用借口来发动战争。并且公告中写着“驱除”两字,这不是进攻是什么?当然,照彭氏的话来看,在国民党军队暂不拟发动进攻的地方,或可暂保和平。总之,这个公告,可作多种不同之解释,看你愿意用哪一个。这就是这个公告的妙处。
  问:据各报所载,整军的关键,似为防区问题,不知防区究是如何划分?
  答:关于军队驻地问题,整军方案中已作了原则规定,如华北驻多少,华中驻多少。现在则要把它具体化,如各师驻于何处,军部驻于何处。依政协决议,军事部分与整军方案之规定,此问题不应与政治问题分开来谈。政协决议的原则,是军民分治,以政治军、军党分离。因此,只有先改组政府,成立民主统一的国防部,才能处理这些问题。但政府坚持要先谈军队驻地问题,我们为求得和平,又作了让步;答应先谈驻地问题。然而,这决不能改变政协规定的整军原则,即军队的正式整编,必须由改组后的国防部,经军事调处执行部〔1〕来执行。在整编中,军队应与地方行政分开,不应干涉地方行政。整军的另一原则,就是军训、军政、军令分开,这就是马歇尔将军根据美国军事制度的精神提议的。按原则,补给区没有军队指挥权。军队在战争时管作战,在平时管训练。而国府主席则经过国防部,行使统帅权,并须取得国府委员会或国会之同意。因此,目前谈驻地问题,不应该违反这些基本原则。现在政府提案,要把军队驻地和当地民政连在一起,变成以军于政的防区制,或军管区、师管区制。这就是国共两党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政府认为苏北威胁南京,承德、张家口威胁北平,铁路沿线中共部队威胁交通,应一律撤退,实在毫无道理。因为整编统编之后,大家都是国家军队,不能说谁威胁谁。反过来,如果我们也说南京威胁苏北,北平威胁承德、张家口,铁道线上驻军威胁附近各县村庄,那么,问题便无法解决。这样的提法,并不是从国家观点出发的。政府要求虽如此不合理,但我们还是让了步,答应可以在某些地区不驻兵。然而政府还不满足,一定要这些地方的党政军民众团体一律撤出,实在太不合理;而且赶出驻军的范围是我们不能接受,也不能考虑的。
  问:马歇尔所提的过渡方案,内容是什么?其中哪几点是中共能够接受的?
  答:此方案,政府尚未同意。其内容我也不便宣布。但可奉告诸位:中共对其中绝大部分而且是极其重要的部分,包括驻军原则,军队比例和东北问题的处理等。大都是同意的。但政府坚持要接收其所指定的区域,致使方案未被同意。现在政府的“接收”,已从东北发展到关内来了。照这样逻辑发展下去,最后只有“接收”到延安,才算完事。
  问:你觉得马歇尔之过渡方案,政府若能大部分接受,那是否今天就可以成立一个协议,而不致如现在仅发表一个含混的声明?
  答:是的。
  问:以后商谈,是否还根据马歇尔的过渡方案呢?
  答:我希望如此。
  问:以后商谈方式,用三人会议,还是间接商谈?
  答:可能两种方式都用。
  问:将军既以改组政府为先决条件,而中共至今尚未提出改组政府问题,即使整军获得协议,此项协议将如何执行?
  答:对的,我们曾数度提出开政协会议〔2〕,至少应召开政协综合小组会议,来同时解决政治问题。并曾在致蒋主席及政府代表之建议书中提出过。但政府坚持先谈整军问题,对召开政协并不积极。我们为实现和平,也迁就政府。但我们并未放弃这个主张。同时仍在督促政府召开政协会议,迅即召开政协及其各小组会议,我们认为这也是打开僵局的一条出路。
  问:改组政府既是原则问题,但据报纸所载,似乎马歇尔着重于实际细则问题的解决,是否如此?
  答:不是。马歇尔很注重原则,否则整军方案何由产生。不过解决问题时。总要先谈具体问题。中国政府之必须改组,是符合于去年十二月十五日杜鲁门声明及莫斯科三国公告的。马歇尔将军对此,亦甚关心。但此问题不在三人会议或军事小组范围之内。
  问:近阅报载:苏北中共军有将撤退之说,是否属实?
  答:并无此事。
  问:你对中宣部公告中所称潍县、大汶口、大同被攻击事,如何解释?
  答:潍县冲突,因该处国方第八军向益都进攻,并进占该地,我军为牵制起见,曾破坏该地铁路,以阻其进攻,这是战争中之状态。大汶口事早已过去,日前之传说,我并无所闻。大同则系阎锡山利用日伪军,向甫进攻,我曾在大同附近集中军队若干,加以牵制。我可负责声明:绝无进攻大同之事。相反的,在豫鄂边区,政府军已向新四军李先念部进攻五天了。国方进攻之部队,有九个军二十一个师,已占领去四个战略要点,刻平汉路两侧均在激战中。政府的计划,是要聚歼该地我军,而政府却在宣传我军向西移动。现我们已与该地失掉电讯联络。据我想,该地我军为自卫计,可能于政府军力薄弱之处,设法避开惨遭消灭之命运。国方占领该地我军之四战略要点为虎湾、佛塔山、邓店、杨平口。
  〖注释〗
  〔1〕一九四五年十二月,美国政府派马歇尔来中国“调解国共军事冲突”。一九四六年一月十日,国民党政府代表和中国共产党代表签订停战胁定,由国民党、共产党和美国代表各一人在北平(今北京)成立军事调处执行部,下设若干执行小组,分赴各军事冲突地点进行调处。军事调处执行部成立后,美方协助国民党进攻解放区,积极训练和装备国民党军队,供给大量军火和作战物资。是年八月,国民党进行反人民内战的准备已经完成,美国宣布“调处”失败,让国民党放手发动内战,军事调处执行部随之结束。
  〔2〕政协会议,参见本书《关于国民党二中全会的谈话》一文注〔1〕。



 
 

2007/09/10

就有关时局各项问题答中外记者(一九四六年六月三十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