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扩大内战与政治暗杀的严正声明(一九四六年七月十七日)

 




  〖题解〗
  这是在南京记者招待会上发表的声明,发表于一九四六年七月十八日重庆《新华日报》。本文原载《周恩来选集》上卷。
  〖正文〗
  中国目前最严重的最急迫的有两个问题,一是内战,二是政治暗杀。我代表中共代表团,特发表严正的声明:
  (一)目前内战形势已经从局部向全面发展,大规模内战主要地已在四个战场上进行。首先是中原战场:国民党军三十万,于六月二十六日开始对中原军区“围歼”〔1〕,二十九日占宣化店,六月三十日和七月一日,我军开始突过平汉线,现仍在被迫击中。第二是山东战场:国民党军五个军,约十五万人,沿胶济路向我进攻,其济南、潍县间已于本月中旬会师。第三为苏北战场:国民党用十二个军,加上地方团队约五十万人,于本月十五日从三方面向我军作全面进攻,并有海空军配合。第四为晋南三角地区:胡宗南〔2〕的第一军于七月三日由陕西过黄河,占茅津渡,配合阎锡山〔3〕军队,已占我闻喜、侯马。此等情势,如果任其发展,平汉、津浦两线与热河及东北也很快有卷入内战的可能。我们要求国民党当局,少作违反事实的宣传,立即下令全面停战,否则应负内战全部责任。
  (二〕昆明两次政治暗杀,足以动摇全国各民主党派与国民党当局团结合作的大局。李公朴〔4〕先生被刺后四天,闻一多先生父子又被刺〔5〕,这完全是有计划的,而且是肆无忌惮的暗示。西安、南通之血案〔6〕未了,昆明今又继之,则重庆、成都、武汉、北平、广州,甚至南京、上海亦可以任意杀人。这完全赤裸裸地暴露了国民党特务残暴的法西斯本质,采用了最卑劣的手段来镇压和平民主运动及其代表人物。如果国民党当局对此仍不采取紧急处置,改弦更张,取消特务,则一切政治协商都将徒然无望。
  〖注释〗
  〔1〕一九四六年上半年,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组成了中原军区,李先念为司令员、郑位三为政治委员。六月二十六日国民党反动派撕毁停战协定,以三十万军队向中原军区大举进攻。为了保仔力量,争取主动,在原解放军在六月底分路突围,实行战略转移,牵制了大量敌人,有力地配合了其他解放区的作战。
  〔2〕胡宗南,解放战争期间任国民党两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西安绥靖公署主任等职。
  〔3〕阎锡山,参见本书《军阀统治下的中国》一文注〔17〕。
  〔4〕李公朴(一九○○——一九四六),爱国民主人士。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积极参加抗日救国运动和群众文化教育工作。一九三六年参加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被推为负责人之一。同年十一月与沈钧儒等一起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抗战开始后获释。一九四五年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一九四六年七月十一日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
  〔5〕闻一多(一八九九——一九四六),爱国民主人士,著名诗人、学者。一九四三年以后,由于痛恨国民党政府的独裁和腐败,积极参加争取民主的斗争。一九四五年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一九四六年七月十五日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长子闻立鹤为掩护闻一多也受重伤。
  〔6〕一九四六年三月一日国民党特务捣毁西安民办报纸《秦风工商联合报》。四月逮捕并杀害该报法律顾问、民主同盟盟员王任律师。四月三十日夜,国民党特务绑架枪杀西安民主同盟青年部长、《民众导报》主编、中共党员李敷仁(当时伤重未死,经群众抢救掩护辗转到达延安,任延安大学校长)。这就是西安血案。
  一九四六年三月十八日军调部淮阴执行小组到达江苏南通,受到群众热烈欢迎,执行小组离开后,国民党反动派秘密逮捕、杀害参加欢迎的群众二十余人,随同执行小组到南通的新华社记者孙天平同时遇难,这就是南通血案。



 
 

2007/09/10

反对扩大内战与政治暗杀的严正声明(一九四六年七月十七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