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外记者谈三大问题(一九四六年七月十八日)

 




  〖题解〗
  这是在上海寓所中外记者招待会上的讲话全文。原载《群众周刊》第十一卷第十二期。
  〖正文〗
  我想说的是三件事:一件是各地的冲突,一件是关于救济的问题,一件是最近的昆明事件。
  关于各地的冲突事件。现在的情况是由局部的内战向着全面的内战发展和扩大。事实上最明显的在四个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战争。第一个地区是在湖北、河南边境。在这个地区,李先念将军〔1〕领导的六万多军队被包围。依照去年国共双十会谈纪要〔2〕和今年整军方案〔3〕的规定,他们应该撤退到别的地区。但是,政府不让,因此,李将军的部队一直在包围中。曾有多次冲突,最近一次在六月里,政府增加军队,企图缩小包围圈,向宣化店发动进攻。这个地区是很小的,南北东西只有百里左右。故这部队在政府军队深入进攻的时候,不得不转移。六月二十九日政府军队进攻宣化店,中共军队是在六月三十日、七月一日越过铁路向西突围。从这两个时间,可以证明政府军队进攻在先,中共军队突围在后。突围后,马歇尔将军〔4〕和中共方面将在湖北的两个执行小组人员召至南京,提出要求政府停止进攻,使中共军队能够依照原订协议撤退到华北。但这提议提出已过半月,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现在乎汉路西政府有五个军追击,一个军堵截,情况极严重。现在李部的确实地址我不知道。从新闻报导中看,据说一部分在湖北,一部分在河南,还有一部到了陕西的东南角。
  第二个地区是山东胶济线。自从六月中旬起,政府增加两个军到山东,一个军在青岛,一个军在济南,发动向胶济沿线进攻。自潍县以西到济南,在这个月内打通了这一线,战领了六个城市,十几个大的车站,由此引起了中共军队的自卫行动。这方面的战争,现尚在进行中,在青岛方面,政府军队在青岛外围以北进攻,占领了即墨城。
  第三个战场就是大家所注意的苏北。在这方面政府最近增加了三个军:第五军,是从南方调来,现到浦口及其以北地区、在六合到来安一线;另两个军空运到徐州,一个军已到,一个军仍在运输中。政府的计划是从十五日起,分三方面进攻。第一,由徐州向南;第二,由蚌埠向东;第三也是主要方面,沿长江北岸自南通、扬州、浦口一线向北进攻,现在报纸上所揭露的仅是这一方面的战争。据我所知,第一绥靖区司令汤恩伯将军已下令五个军的力量进攻。东面三个军(四九,一百,二五等三个军)外加一个师是在南通、靖江、泰兴、泰县、扬州诸线。这样的十个师的兵力,向如皋至姜堰一线进攻,十五日拂晓开始。我直率的说,我们预知了政府的这个计划。所以在这一线准备了抵抗。战争很激烈。据报载中共攻占泰兴,据我所知,泰兴周围本来是解放区,中共出于自卫的战争是可能的。但至今泰兴城仍在政府手中。另外两地,宣家堡和姜堰。报上也说我们进攻,但实际上这两地本是解放区,战事在这两地进行,正说明是政府进攻我们。
  西面,政府的一个军(第五军),十三日开始,从六合、来安向天长、盱眙进攻,现已推进八九个村镇。原驻南京的七十四军,亦已移到江北岸作为预备线。预料徐州蚌埠亦会向南向东进攻。萧县一度曾被政府军占领,现在报载战事又在那里发生。
  政府方面并动员空军第五大队配合进攻。报上说中共在淮阴有两百架飞机,这完全是谣言。淮阴有执行小组,可以证明。相反,政府飞机倒常去淮阴侦察,并在附近轰炸。现在政府空军轰炸解放区各处,虽执行小组抗议亦无效。而政府海军,亦在配合进攻。一部在苏北沿海巡逻,一部在江阴镇一带掩护渡江。照此看来,苏北的战事。会更扩大。
  第四个战区在山西。上个月到这个月,胡宗南将军指挥了两个军渡过黄河。一个军在潼关、朝邑渡河;一个军从陕州开去,到达山西的三角地区,向中共所在区进攻。占领了黄河的重要渡口茅津渡及同蒲线上的闻喜,继续向侯马进攻,报纸上说已占领该城。
  在上述四个地区是大规模的进攻,此外还有各地冲突。但东北比较平静,杜聿明将军也承认这个现象。为什么原来东北的情势严重,关内比较平静,而现在反过来了呢?原因是政府军队增加的地方,战事就会起来;现在东北政府军队没有增加,而且比较分散,力量是比较不够,就没有发生大的冲突。这正说明一个真理,究竟谁是进攻的一方。
  因为战争范围扩大到这样多的地区,战争又如此激烈,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不予制止的话,内战将由局部向全面发展。谈判在这样的情形下,也难有结果。在半个月加八天的谈判中间,在马歇尔将军的帮助之下,曾谈到四个方案,就是全面停止冲突,恢复交通,执行小组中美方代表职权的增加,整军方案的补充条款。本来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因政府提出新要求,要中共退出下列四个地区,问题便僵持了:一是陇海路以南苏北皖北的全部,一是山东胶济沿线,一是热河全部,一是东北的安东;这要求超出了休战商谈的范围,并还反政协决议。依照政协决议,原来的地方政权应维持原状;俟政府完全改组以后,再行解决地方政权问题。这可以政协决议为依据。而政府这次提出的要求,或者叫做划防区,或者叫做割地划防,这不是解决国内政治问题的方法。所以我们拒绝了这个提议。后来的五人会谈,也没有结果。而四个地区的冲突日益扩大,更使谈判难以进行。
  如照报纸上所说目前的局势是边谈边打,则政府今天是偏重于打。形式似乎在拖,但实际是向全面内战发展。我们认为这是不应该的,我们的态度是全面的长期的停止内战,把已经谈好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方案签字,召开政协,改组政府,这才是和平民主的轨道。
  第二个问题是救济问题。我两次来沪的直接原因,是参加行总、联总及水利委员会的联席会,解决黄河堵口复堤的问题。我方担任的是黄河旧道的复堤,险工及其他工程。五月十七日得到协议,五月二十五日开工,已经进行了快两个月,此项工程经中外工程师前往察看,都认为满意。政府原应供给器材、经费、工款及河道居民迁移的救济费,但具体的解决,迁延极久。这两天虽有初步协议,但救济费还待今晚的会议解决。
  至于堵口工程的迟缓,联总、行总、水利委员会都应负责,时间的耽搁是多方面的,我们应负之责很少。堵口早已动工,但现值夏泛,客观条件已不容许堵口。因为继续堵口,一面仍然泛滥,一面就要受灾。现在必须讨论的是在堵口的地方实施一些补救的办法,这必须要到河南当地根据实际工程解决。
  关于救济的问题,已有很多的材料,这里不多谈了。我们有权利要求参加行总。过去救济物资分配给解放区的数量大少,而且如何分配,我们也不知道。不要事情发生以后,再来代我们。所以我们要求参加行总各部门及有关地方的实际工作。
  第三个问题是最近发生的昆明事件〔5〕。李公朴闻一多两先生被暗杀,我们非常愤慨。这不是偶然的,而是和平民主运动中一种反动的逆流,想以这种最卑鄙的手段来吓退民主人士。这两位先生都是民盟〔6〕的负责人,而这类事件并非是从他们两人身上开始。远的不说,在政协以后,捣乱挑拨的事件不一而足。政协开会时,沧白堂扔石子〔7〕,开会后,较场口打伤人〔8〕,李公朴先生就是当时被打伤的一个,捣毁新华日报〔9〕,在北平、广州和别的地方也有捣毁报馆的事件。暗杀的事件从南通、西安起,现在发展到昆明。这一串事件都是有计划的。为什么敢于这样做?因为政府没有明令制上惩办过,而已政府的宣传机关还为之掩饰袒护。尤其是连下关事件〔10〕,依然没有追究出一个水落石出。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不亚于内战。因为这是打击大后方手无寸铁的民主人士,工业家,新闻记者及文学家。在内战的前方,还可说两方都有武器。而在国民党政府管辖的后方,有的是宪兵、警察、军队、法庭、监狱等的镇压,还要用暗杀的手段来镇压政府党所不满意的人士。这真是无耻卑鄙之至!
  对于这类暴行如再不停止,再不惩办,再不追究,找出根源,则可以扩大到全国,重庆、成都、广州,以至上海、南京都会发生的。陈立夫先生〔11〕又来上海了。他是来布置统一党政军的行动,镇压民主运动的。黑名单上列有许多民主人士,准备逮捕、凶打、绑票和暗杀他们。民主人士的名字都在陈立夫先生的手上,更不论我们共产党人了。我们来谈判就是准备着的,过去在重庆准备了八年,今后再准备八年吧。但这个代价对于他们还是不够的。他们还向手无寸铁的文学家、新闻记者、工业家、学生、平民索取代价,来维持统治者的独裁。我们不能忍受,我们要控诉。现在已经不是抗战以前的时候了,杨杏佛、史量才〔12〕的案子不能伸雪。现在不行了,我们要伸雪,我们要控诉。如果以陈立夫为首的特务机关说我是冤枉了他,希望他有所声明,并拿出事实来看。我们欢迎他的声明,我们共产党人愿意和真心悔过的人握手。我们和多少人握手,我很难过的说,甚至和手上染有血的人握过手。为了人民,为了民主,为了国家,我们不惜忍气吞声地这样做。我们日夜祈求停止此种暴行。我为什么在诸位面前控诉?因为诸位受到的压迫、威胁、恐惧比我们多。诸位是手无寸铁者。希望以清位的笔、口,来控诉,以制止这种卑鄙无耻的暴行。
  现在情形如此严重,我们仍为和平民主而奋斗。只要能永远停止战争,我们仍愿在政治协商的前提下,解决任何争执的问题。
  〖注释〗
  〔1〕李先念,一九○九年生,湖北黄女人。一九二七年参加黄麻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一年参与创建鄂豫皖和川陕革命根据地,一九三九年率部开辟豫鄂边抗日根据地。一九四一年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五师师长兼政委。一九四六年六月,蒋介石集中三十万兵力围攻中原解放区,他指挥部队突围,带领主力一部完成战略转移。他是中共第八届至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副主席,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一九五四年至一九八○年任国务院副总理,一九八三年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一九八八年当选为第七届全国政协主席。 
  〔2〕国共双十会谈纪要,参见本书《“四八”烈士永垂不朽》一文注〔7〕。
  〔3〕整军方案,参见本书《关于国民党二中全会的谈话》一文注〔20〕。
  〔4〕马歇尔,参见本书《关于国民党二中全会的谈话》一文注〔24〕。
  〔5〕昆明事件是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镇压反内战运动的罪行之一。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国民党政府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撕毁《双十协定》,进攻解放区,遭到全国人民反对。十一月二卜五日,昆明大中学校学生六千余人在西南联合大学举行反内战时事晚会,国民党派军队包围会场,放枪恫吓,并在学校附近戒严,禁止师生通行。二十六日起各校学生联合罢课表示抗议。十二月一日,国民党军警特务至行校殴打罢课学生,并投掷手榴弹,杀死南菁中学教员于再,西南联大学生潘琰、李鲁连,昆明工校学生张华昌等四人,伤十余人。惨案发生后,全国各大城市学生举行抗议和示威,掀起了更广泛的反内战运动。
  〔6〕中国民主同盟,参见本书《对新华日报记者发表的重要谈话》一文注
  〔7〕沧白堂打人,参见本书《关于国民党二中全会的谈话》一文注〔3〕。
  〔8〕较场口事件,参见同上文注〔4〕。
  〔9〕捣毁新华报馆,参见同上文注〔5〕。
  〔10〕下关事件是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镇压和平民主运动的罪行之一。一九四六年六月,国民党政府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向解放区大举进攻,挑起全面内战,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抗议。二十三日,上海工人、学生和各界人民十万人,举行反对内战要求和平的游行示威,并推派马叙伦、盛丕华等十一人为代表赴南京向国民党政府呼吁和平。代表到达南京下关车站时,遭到国民党特务包围毒打,马叙伦等人受伤。
  〔11〕陈立夫,参见本书《论中国的法西斯主义新专制主义》一文注〔24〕。
  〔12〕杨杏佛(一八八三——一九三三),一九二五年随孙中山北上,任秘书。后任东南大学工学院院长,国民党政府中央研究院总干事等职。一九三二年同宋庆龄、蔡元培、鲁迅等在上海发起组织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任总干事,进行反蒋抗日的进步活动。一九三三年六月十八日被蒋介石特务暗杀。史量才(一八七八——一九三四),一九一三起任《申报》总经理。蒋介石统治初期采取拥蒋立场,“九一八”以后政治态度逐步改变。上海“一二八”抗战后,曾捐款支持抗日,并任抗日群众组织上海地方协会会长,后来又积极支持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一九三四年十一月,被蒋介石特务暗杀。



 
 

2007/09/10

对中外记者谈三大问题(一九四六年七月十八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