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记者问(一九四六年八月二十六日)

 




  〖题解〗
  这是在南京梅园新村寓所记者招待会上对记者问答要点的综合编述。会上并分发《群众周刊》第十二卷第四、五期合刊社论《立即无条件停战!实行政协决议!》的摘要以代声明。本文原载《群众周刊》第十二卷第六期。
  〖正文〗
  关于谈判的经过、症结与前途
  问:蒋主席发表文告后,中共经过马司〔1〕两氏与政府谈判情形如何?
  答:蒋主席曾经过司徒大使向我们提出五项条件(即要中共退出苏北皖北、胶济线、承德与承德以南,东北退至黑龙江、兴安与嫩江北半省及延吉、山东山西退出六月七日后中共占领地区),因不合政协原则,我们当即予以拒绝。不久,蒋主席即发表了文告,该文告不但重弹老调,而且强调必须中共退出若干解放区,方能停战,因此这是继续并扩大内战的文告。
  司徒大使后又提议先谈改组国府委员会的事,我们认为:依政协精神,本应光停战;后谈改组政府,但停战商谈由六月以来未得结果,因此,为使政府放心,先谈改组政府以促成停战亦未尝不可。但我们必需弄清两个问题,即:一、政府是否愿在改组政府问题谈妥后,立即下令停战?二、政府是否在谈改组问题时,放弃上述五项条件不谈?回答如是肯定的,则我们愿意先谈改组政府问题。否则,即使改组政府问题谈出结果,而战仍不停,或又以五项条件来纠缠,问题依然不能解决。那末,谈判仅仅是用来掩盖内战的存在,便于政府取得外援,以达到其“拖”的企图而已。我们反对此种“边打边谈,拖中大打”的局面,要求立即无条件停战,照政协决议办事。
  我们认为:如果政府真愿停战,改组政府问题并不难商谈解决,因此问题已有政协成议可循,而尚待商谈的只有两点:一、是国民党以外二十名国府委员名额的分配问题;二、是对有关变更和平建国纲领议案时的否决权的保障问题,但照目前这种打与拖的样子,照国民党报纸的宣传,政府当局似并无依照政协决议改组政府的意思,也许将来会在“扩大政府基础”名义下,请几位党外的人来粉饰门面,而拒绝与中共及其他民主党派组织联合性的举国一致的政府。
  问:与宋子文氏之会谈有何发展?
  答:这是一幕滑稽剧。宋氏声明并非政府谈判代表,仅在听听我方意见。
  问:今日报载蒋主席同意在中共退出苏北与津浦线后,即可停战,是否表示国共意见已有所接近?
  答:此消息确否不知,但即使如此,亦丝毫不能解决问题。自六月东北休战后,中共已在预定的停战、恢复交通、整军等问题上作了重大让步,使商谈已有百分之九十五达到协议,但政府方面仍拒不签字,并且节外生枝地提出了中共应退出某些解放区来作难题,致使谈判宣告失败。此种所谓中共自某某地区“撤退”并由国民党政府来接收的问题,既不属于政府在休战中所提议的三项商谈范围,且又极不合理。因为:第一、它直接违背政协决议之地方自治民选政府的原则。第二、解放区之地方政府,乃系当地人民选出,并非上级委派,叫它撤向何处?如认为民主基础不够广泛,则只能在改组国民政府后实行地方重选,谈不到撤退。并且国民党统治区域,各级政府全是委派的,将来改组政府结束党治后应该撤退而改为民选的,倒不是解放区而是它们。第三、要求中共撤退的借口是威胁和平与阻碍交通,所谓威胁,就兵力言,国民党自称强于中共,受威胁的应是中共,而非国民党。对人民言,战争就是对和平的最大威胁,交通是因战争而受阻碍,只要停战,“威胁”与“阻碍”当然不存在了。故这个借口,乃是要求战争,并不是要求和平。倘照此要求谈判,则只有取消所有解放区,方能达到其目的。因此,关于这一类违反政协原则的任何要求,都是我们不能接受与无法考虑的。我们方面从来没有向政府提出过这类要求。
  政府说,如不接受,便只有打。我们是要求和平的,但如果政府打来,则只有动员全解放区人民抵抗。抵抗的目的,在使政府知难而退,知道用战争决不能解决这类问题。过去打了二十年,没有解决,肯定说,再打二十年,还是不能解决的。
  关于马、司调处与美国对华政策
  问:中共对马、司调处的态度如何?
  答:调处问题,既已愈趋复杂。去年马歇尔将军来华时,正在杜鲁门总统对华声明〔2〕与莫斯科三国公告〔3〕之后,马氏热心奔走,努力调处,在今年一、二、三月间确获得很大成绩,我们感谢他,人民也赞成他。虽然,当时美国也在援助国民党政府,但我们认为内战除东北外既已停止,政府如能很快改组,则这些援助也会转移到联合政府手里。不料三月以后,内战由东北扩大并延及关内,美国不仅未停止且更扩大了这种援助,美军亦仍留在中国未撤,这更鼓舞了国民党法西斯派的战意,而敢于放手大打。我们对此,不能不加以批评和反对。尤其严重的是六月正在休战商谈之时,美国国会忽提出延长援华租借法案十年,并赠送大批舰艇来华,致使政府当局有恃无恐,敢于推翻成议,继续内战。今内战日趋严重之际,彼得生氏又来华商谈让售太平洋诸岛美军剩余物资问题,且为数达三亿五千万至五亿美元之巨,此非鼓励中国内战而何?我们如何能再忍而不言?此种一手调处,一手帮助一方面扩大内战之美国矛盾政策,必使马歇尔将军与司徒雷登博士之调处完全归于失败无疑。我们固希望马、司调处成功的,但必须美国政府能改变其错误的政策,方可达到目的。
  问:美国对华政策是否有改变之迹象?
  答:现在还看不出美国有改变对华政策之症候,彼得生之活动即可得其反证。
  问:加拿大与英国驻华使节,是否亦将参加调处?
  答:中国事已非一国问题。去年三国公告时,各国均下反对美国调处,但调处到现在,既未成功,反而使内战越打越大,这对三国公告负有责任的国家,以至所有联合国,恐不能不关心过问,甚至互相咨询。至于英加两国大使将参加调处事,我方毫无所知。
  关于全国战争与中共军力
  问:中原停战两周的协议,实施效果如何?
  答:执行小组原在老河口有协议,命令政府军队停止追击截击,中共中原部队停止移动,并派代表参加商谈。但因政府军始终未停止追击,故中共部队的代表无法派出。旋执行小组飞到西安,李先念将军电派第十八集团军驻西安办事处代主任周子健为代表,政府方面又不承认,并横加搜查侮辱,这是毫无道理的。李部至陕南镇安境后,即直接派三代表取道柞水赴西安参加商谈,并通知政府方面接待,但此三代表到政府军防地后,至今下落不明,而胡宗南将军对此竟下承认。我们又要求由西安执行小组三方派入去陕南找李先念将军所部,请政府保证小组安全,而政府方面又谓无法通过。最后,政府方面竟谓李部己打散了,无法找到。实则,李部至今仍与延安有电讯联络。可见,一切协议协商均为国民党当局破坏无遗,其唯一目的,即在用一切手段,企图消灭中共中原部队。我可断言,中共中原部队决打不散。我们原只要求中共中原部队安全转移到解放区,倘政府方面相逼太甚,使他们无路可走,则只能向豫、鄂、川、陕、甘等省寻求生路,如是,一切责任均应由政府方面负之。
  问:太原、大同军事情势如何?
  答:在山西,我军为阻止胡宗南部八个师违约渡河北上,及太原方面阎锡山军南下,配合进攻解放区,曾截断正太、同蒲两路,并予两方面的进攻以坚决抵抗,于是政府方面即宣传我军进攻太原。大同原为我解放区包围中之一据点,政府军为配合晋南晋中攻势,拟空运万人到大同,我方为阻止其实现,故乃围困大同,破坏大同机场,但政府仍增运到四千人,现在战斗在城郊进行。
  问:中共军事力量究有若干?
  答:在停战协定时,关内我军有一百二十万,其中九十万为正规军,三十万为地方部队,关外因处于战争中,当时始终未能停止冲突,故无正式统计,估计为五十余万。关内自停战后即进行复员,至四月止,已复员了三分之一(正规军余六十万,地方部队余二十万),后因内战复发,复员不得不停止,现在数目,则不清楚。
  政府常责我们未交出整军名单,试问当美国在中国内战中保有二重身份(一为调处之中间身份,一为国民党政府之作战帮手)之时,我们如何能够以军队之编制,人数,驻地的清单,交与美国代表之手?
  目前,政府进攻解放区之兵力,已达到二百一十七个师,二百万人以上,占其总兵力百分之八十人,规模之大。为近二十年所未有,且部队仍在增加未已。政府每在何处增兵,战事即在何处爆发。政府现又在东北增兵三个军,连以前七个军将为十个军,故东北的战事又将爆发了。中国现已存在着全面性的内战,政府不但使用空军大肆轰炸,残杀无辜民众,且现又运大批毒气至徐州一带,准备使用。对此,我们不得不加以揭发与控诉。政府为掩饰自己的企图,常故意诬蔑中共军实行决堤,实行空炸,使用毒气,实则都是政府军自己在实行这套狠毒办法。我们很盼望报馆记者及社会公正人士,能亲往前线。实地视察,看究竟是哪方面在制造祸害,荼毒人民。
  关于实现和平的因素
  问:中国问题之解决,要靠国共两党互忍互让,还是靠国际干涉?
  答:靠三个因素:第一,是中国人民不容许战争打下去。中国老百姓没有一个愿意打内战的。诸位或将怀疑人民有何力量获得和平?但我们则坚信人民力量的伟大。中共二十年来即完全依靠人民的拥护,并代表人民的要求而存在而发展的。诸位或将问最近中共不是号召解放区人民作战吗?是的,我们号召他们实行自卫战。因为国民党法西斯派的进攻战已经打进他们的大门,他们不能不起而抵抗。如果我们号召他们,实行全面进攻,他们必将反对,政府不愿使大家看到解放区人民拥护中共的这种实际情形,故常阻止新闻记者去解放区参观考察。诸位须知:我们虽然武器较差,但因为受老百姓拥护,而又是自卫战,保护家乡,故人力无缺,战斗力强。国民党军队虽然武器精良,但打的是进攻战,到处侵占土地,屠杀人民,故广大官兵都不愿作无谓牺牲,普遍厌战,甚至经戴笠一手训练出来的交通警察总队,亦复如此。最近在胶东,有交通警察一个大队反战起义,在苏中,有交通警察两个纵队约五千人放下武器。从六月七日到现在,两个半月中政府军因进攻而受到损失的已超过十六万人,这不单因我军是哀兵而胜,还因政府军是进攻者,致官兵厌战而败。我们极欢迎各位到各解放区去参观,以便亲自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放下武器。
  第二,靠国共两党有和平民主决心。我们是有决心的,故愿意立即无条件停战,照政协决议办事。国民党广大党员官兵也知打不下去,打内战是痛苦的。现在只有国民党领导人物还在做武力统一迷梦,但这种人数越打越少,如不觉悟,最后定成孤家寡人。
  第三,是国际因素。中国长期内战,民穷财尽,对国际安全合作,很大不利。各国均需要中国安定,始可发展经济合作,尤其为美国着想,亟需如此。但按美国政府目前政策做下去,是达不到这个目的的。不过各国政策,不仅决定于其政府,抑且决定于其人民,只要使各国人民了解中国的实情,自然会起来纠正其政府的错误政策的。
  以上三者之中,我们认为最基本的还是人民的力量。
  〖注释〗
  〔1〕马、司指马歇尔、司徒雷登。马歇尔,参见本书《关于国民党二中全会的谈话》一文注〔24〕。司徒雷登(一八七六——一九六二),美国人,生于中国杭州。一九四六年七月出任美国驻中国国民党政府大使。一九四九年四月南京解放后,仍然留在那里观望。同年八月离开中国。
  〔2〕杜鲁门总统对华声明,参见本书《关于国民党二中全会的谈话》一文注〔26〕。
  〔3〕莫斯科三国公告,参见本书《关于国民党二中全会的谈话》一文注〔27〕。



 
 

2007/09/10

答记者问(一九四六年八月二十六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