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当前时局问题发表的谈话(一九四六年十二月)

 




  〖题解〗
  原载一九四七年一月七日出版的《群众周刊》第十四卷第一期。
  〖正文〗
  新华社记者顷就目前时局有关问题访问周恩来将军,兹记其问答如下:
  问:美国杜鲁门总统今年十二月十八日的声明用意何在?
  答:杜鲁门总统的声明主要地是为今年三月以来美国政府的反动的对华政策作辩护,并无新的内容;其用意则想以此种辩护来蒙蔽国内外舆论,堵塞各方面责难,而得以继续不变的执行反动的对华政策,以便一方面美国调人仍可留驻中国,扬言所谓“极愿帮助中国使其获得和平及真正民主的政府”,另方面美国政府却又可肆无忌惮地援助国民党政府,使其放手进行内战,好加速中国成为美帝国主义殖民地与附属的过程。杜鲁门总统的这个声明,虽然不能代表美国的民意,相反的,它是与美国公正舆论对立的。在杜鲁门声明以前发表的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佛兰德氏、民主党参议员摩莱和美国四位著名中国专家的联合声明,便是这种美国人民公正舆论的代表。
  问:一年来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是否符合莫斯科三国公告及杜鲁门总统自己在去年十二月十五日的声明?
  答:从今年三月以来,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不仅不符合去年十二月的莫斯科三国公告〔1〕与杜鲁门总统声明〔2〕的各项原则,并且完全违背了这些原则;今年一二月间在中国成立的“国共停战协定”〔3〕、“政协五项决议”〔4〕与“整军方案”〔5〕是符合于上述原则的,而马歇尔将军在当时确尽了他的调解与推动之力。所以直到现在即在国民党政府撕毁了这些决议以后,中国共产党及全中国人民仍然拥护这些决议的路线,我们并坚持依照一月十三日停战令的双方军队位置。实行全国停战,依照政协路线,不承认国民党一手包办的非法的分裂“国大”〔6〕,及其所通过的任何形式的“宪法”。
  去年十二月的莫斯科三国公告与杜鲁门声明的对华各项原则,就照这次杜鲁门自己的声明,也承认为停止内争,扩大政府基础,使民主分子加入政府各部门,成立统一民主国家,保证一致遵守不干涉中国内政之政策,并保证仅仅在“中国最后向上述之途径进展时”,美国才“准备在经济及其他各方面予以协助”。但就一年来经过的事实看,美蒋两方的政策,恰恰与这些原则相反。
  关于全国停战:就在一二月间,国民党政府也从未遵。照协议,在东北停战,三月二十七日,国共美三方又专门成立了“东北停战协定”〔7〕,国民党政府仍然违背这个协定,不准执行小组前往军事冲突地点执行停战命令,反而造成东北大扫的局面。六月以后,更在关内大打,打到现在,国民党政府军队已经侵入了所有中共领导的解放区,从一月到现在,已经侵占了解放区的一百八十三十城市。自然它所付出的代价相当大,单从七月算起,它已经损失了四十五个旅(或师)左右,为占其全兵力的五分之一。这样规模空前的内战,蒋介石氏已动员其总兵力的百分之八十八约二百一十八个旅(或师)来进攻各解放区。一月停战协定早被他破坏净尽,美国政府及其特使站在调人地位,对此从无片言相责;反而也放弃一月停战协定的立场,拒绝依照一月十三日停战令双方的位置恢复和平,这不明显地是美蒋合作放手大打么?那有丝毫“停止内争”之意!
  关于美军驻华:照杜鲁门总统所云,其主要任务是“协助中国受降与遣俘”,其实,这都是借口,美军运送国民党军队至华北、华中“受降”结果、乃造成去冬从今夏以来的大规模内战。其真实目的,显然就是帮助国民党当局造成这种内战局面。在这种内战局面造成以后,自己又来装模作样的“调解”,以便达到其自私目的。遣俘用不着许多军队,亦未使日人在中国绝迹,留下的正好是那种在阎锡山等部队中担任进攻解放区的日本战犯,日本侵华第一号战犯冈村宁次〔8〕,现在不但未审判。且受国民党政府优待。美海军在中国沿海横行,其陆战队在华北各地侵扰均已一年多了;单就去年十月到今年七月的不完全统计,美军沿北宁路向我解放区侵扰的军事行动,便将近有三十次之多,其中有配合国民党政府军队一道行动的;这不仅是干涉中国内政,而且已参加中国内争了。
  (一)一年来美国对华援助,是在国民党政府坚持内战、坚持独裁、并未最后向和平与民主之途径进展时进行的。杜鲁门总统在这次声明中,也不得不承队一二月所作的协议并未实现,而中国也远未获得和平及真正民主的政府,可是美国政府就在这种情况下,给予国民党政府以空前的大量援助,美国以海空军运送国民党政府军队至东北、华北、华中,不仅在一月停战令前,即在停战令后,也还违反协定运送了九个军去扩大内战。对华租借物资,在抗战中规定,装备中国三十九个师,但在日本投降前,仅装备了二十个师,战后不但没有停止装备,竟反扩张为四十五个师。物资总价已达十五万万美元,而在今年六月国共谈判最紧张时,美国政府又向美国会提议延长对华租借法案十年,并另送军舰二百七十一艘给蒋介石氏以助长蒋氏敢于使谈判破裂的决心。剩余物资的处理协定,价值八亿五千五百万美金是在中国国内大打时签字的,此项交易恰恰包括飞机、军用汽车、交通器材及一切军队中的日常必需品,因为它们本来就是军队的剩余物资。
  (二)对华贷款在战时已有七亿五千万美元之巨,战后又有六千八百万美元。因此,现时国民党政府在美存款尚有三亿美元,正在与美政府接洽购买军火,若再划出新借款五亿美元,则国民党政府受此鼓励,内战定将长期继续无疑,故单就这些最可靠而并不完全的数字看来,国民党政府得到美国的物资援助,价值已超过三十六亿美元,而这些援助,都是直接或间接地用之于内战,决不能使中国经济复兴,反而加剧中国经济的破坏。并且在这种美造军火下成千成万的牺牲者,在一年前都曾为杜鲁门声明和马歇尔来华而欢欣鼓舞过的。
  美国政府这种露骨的援蒋内战政策,其目的在想压服中国人民将中国完全变成美国附庸。我们从最近签订的“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9〕、“中美航空协定”〔10〕及美国军事顾问团与各种军事训练的协定看来,即可证明国民党政府出卖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给美帝国主义的行为,是与美国政府援蒋内战政策相适应的,不管杜鲁门如何强辩,说美国政府“避免牵入中国内争”,实际它已是中国内战的制造者与鼓舞者;而他所说的,“仍愿保留协助中国人民实行经济复兴”的话,不过是为美国政府继续以借贷援蒋内战的政策寻找借口而已。可是,美政府这种反动政策,不能不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怒与坚决反抗,不得不侵害了中美两国人民传统的友谊,并引起国际上有关国家严重的注意。
  问:一年来国共谈判破裂的责任究竟属谁,美国调人是否公正?
  答:一年来国共谈判破裂的责任,显然属于国民党当局。一月停战协定与政协决议,为停止中国内争,实现民主之基本协定,中共方面至今仍愿为政协路线与恢复一月停战令的双方驻军位置而继续奋斗,国民党方面则不仅破坏了这些协议,拒绝恢复一月停战令的双方位置与依序实施政协各项决议,并且继续向中共所领导的各解放区做深入的进攻,企图消灭解放区及其人民武装,宣布他一党包办未经政协协议的非法的“国大”与“宪草”为合法,以分裂民族团结。国民党政府这种行动,不得已使国共谈判破裂,并且更使谈判成为不可能,杜鲁门的声明竟对此只字不提,反而说中共攻占长春,并破坏了积极性的谈判。事实上,中共军队攻占长春是在国民党政府军队破坏了三月廿七日东北停战协定,占领东北人民民主联军手中许多城市,并猛攻四平街情况之下,被迫采取的自卫行动。而积极性的谈判,如六月休战协商、七月五人会谈、八月司徒调解、九月停攻张家口的建议、十月第三方面的调解,都被国民党政府一连串的新要求所破坏了,最后国民党政府更以召开非法的分裂的“国大”关闭了谈判之门。美国调人的态度可从这些谈判中得到回答,美蒋合作以破坏停战协定与政协路线电愈到后来愈明显了。
  问:国民党政府的“国大”既已开过,其所产生的“宪法”是否有效?
  答:国民党政府的“国大”与“宪草”既未经政协一致同意,又无联合政府召集,更无中共及真正民主党派的代表参加和制定,故不论这所谓“国大”已经开过,这所谓“宪法”已经通过,其性质依然是蒋记国大,蒋记宪法。我们及全国民主人士,决不会承认它为合法、为有效。本来政协协议的国大是党派的国大,并非普选的国大,尤其是被保留的十年前的所谓“国大代表”,更是国民党一党专政时所指派。
  现在国民党政府竟以这九百五十多名的所谓“国大代表”做基础,开他的非法的分裂的一党包办的“国大”。
  不管青年党、民社党如何违背政协决议,去为国民党政府捧场。真正合乎政协路线的、党派性的、新的国大在人民胜利面前总是要重新开过的;所以,我们对国民党政府召开的“国大”在未开会前,主张停开,开会期中,主张解散,现开会后,主张取消重开。国民党政府的伪宪,也只有把他当作袁世凯天坛宪法和曹锟贿选宪法一样看待。这些独裁者在这些“宪法”中宣布了他们所原来不打算做的东西,而人民也决不会承认它的。
  问:然则国共谈判前途如何?
  答:谈判之门是国民党政府拿它召开“国大”的手关闭的,如要重开谈判,国民党政府必须:(一)根据停战协定,承认恢复一月十三日双方驻军位置,实行停战。(二)根据政协路线,取消非法国大及伪宪,重开党派会议协商一切。否则,国民党政府如果在其所召开的“国大”闭幕后,一方面再来什么改组政府等把戏,一方面仍继续向解放区进犯,并积极布置进攻延安与哈尔滨等地区,则所谓“改组政府”等的新把戏,它的欺骗性也同刚开过的所谓“国大”一样,而它的主要目的还在适应美国政府的要求,欺骗美国舆论,以便美国政府得到拨付五亿美元借款与更多援助的借口,来加紧进行屠杀中国人民的长期内战。我们与中国人民对于这种美蒋合作的意图,决不再受欺骗,决心反对到底。
  〖注释〗
  〔1〕莫斯科三国公告,参见本书《关于国民党二中全会的谈话》一文注〔27〕。
  〔2〕杜鲁门总统声明,参见同上文注〔26〕。
  〔3〕国共停战协定,参见同上文注〔21〕。
  〔4〕政协五项决议,参见同上文注〔1〕。
  〔5〕整军方案,参见同上文注〔20〕。
  〔6〕非法的分裂国大,参见本书《论统一战线》一文注〔62〕。
  〔7〕东北停战协定,参见本书《四八烈士永垂不朽》一文注〔11〕。
  〔8〕冈村宁次(一八八四——一九六六),前日本侵华军事首脑之一,首要战犯。抗日战争结束后,曾任蒋介石的秘密军事顾问。一九四九年一月被国民党政府宣判“无罪”,纵放回国。一九五○年被蒋介石聘为阳明山“革命实践研究院”高级教官,支持台湾“反攻大陆”。一九五四年起先后任“日本樱星会筹备会”理事氏、日本旧军人全国性组织“战友联”副会长、“日本乡友会联盟”会长,从事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活动。
  〔9〕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是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四日国民党政府和美国政府在南京签订的大量出卖中国主权的条约。
  〔10〕中美航空协定,指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国民党政府和美国政府在南京签订的出卖中国领主权的“空中运输协定”。



 
 

2007/09/10

就当前时局问题发表的谈话(一九四六年十二月)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