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非会议政治委员会会议上的发言(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三日)

 




  〖题解〗
  原载《周恩来外交文选》。
  〖正文〗
  主席、各位代表:
  昨天和今天我听到了许多代表发表的意见。我也读过了八个代表团所提出的议案。我现在愿意综合大家的共同意见,提出中国代表团的议案。
  目前世界的形势的确是紧张的,但是和平并没有绝望,拥护和平的人一天天多起来。二十九个亚非国家在这里开会,一致呼吁和平,就证明我们所代表的、超过世界人口一半以上的人是要和平和团结的。这种表示,证明和平愿望是得到世界上多数国家和人民支持的,也证明战争是可以推迟甚至制止的。我们在这次会议中讨论促进世界和平和合作的问题,就应该根据这样的立场。我们彼此应该撇开不同的思想意识,不同的国家制度和过去、现在由于参加这一方面或那一方面而承担的国际义务。我们应该以要求和平合作为共同基础,来解决现在正在讨论的问题。
  例如,在座的有些代表说,和平共处是共产党用的名词。那么我们可以换一个名词,而不要在这一点上发生误会。黎巴嫩的代表把对这一点的讨论引到对思想意识的讨论上去,那是不会得到什么结果的。在联合国宪章的前言中有“和平相处”的名词,这是我们应该能够同意的。我们应该能够站在联合国宪章的立场来谋求和平合作。
  现在我们既然说要合作,那么二十九个国家就应该在亚非地区和平合作,就应该团结在一起,进行国际合作,求得集体和平。这种和平不是反对亚非地区以外的国家来参加,同我们一道,而只是说从亚非国家做起,来推动和平,反对战争。
  拿中国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我们不赞成在世界上造成对立的军事同盟,增加战争的危险。北大西洋公约〔1〕、马尼拉条约〔2〕和其他类似的条约,都是我们所不赞成的。如果世界象这样发展下去,就会迫使我们找一些国家来缔结一个对立的军事同盟。这将是不利于保卫和平和反对战争的。我们基本上是反对对立性的军事集团的,但是今天我们共聚一堂,讨论集体和平问题,可以把军事集团的问题撇开不谈,因为那是已经存在的事实。我们应该在我们中间先团结起来。
  前天中午我曾去拜访巴基斯坦总理。他对我说,巴基斯坦参加马尼拉条约并不是为了反对中国,巴基斯坦也不相信中国有侵略的意图。这样,我们就取得了互相的谅解。巴基斯坦总理还保证说,如果美国在马尼拉条约下采取侵略行动,或者美国发动世界大战,巴基斯坦将不参加,正如在朝鲜战争〔3〕中巴基斯坦和印度并未参加一样。我很感谢巴基斯坦总理所作的解释,因为那使我们彼此得到了谅解,使我们知道这个条约并不妨碍我们为集体和平而进行合作和达成协议。我想巴基斯坦总理不会反对我的这个意见。
  为了避免误会起见,我要替巴基斯坦总理作点解释。正如罗慕洛〔4〕将军刚才所说的一样,巴基斯坦总理也对我说,马尼拉条约是防御性的。我不相信这点。刚才提到的美国在马尼拉条约下采取侵略行动或发动世界大战等等,是因为我先向他提出了这个假设性的问题,他才作了上述的回答。
  至于所谓共产党的扩张和颠覆活动,在座的某些代表很客气,只讲苏联,而没有提到中国。但是中国也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因此我们不能不想到这些代表讲话的含义中也包括中国。对此问题就必需要有回答。
  我们首先应该确定一些原则,让我们大家来遵守,不进行扩张,也不去颠覆别的国家。如果不确定一些共同的原则,我们如何能够彼此约束?中国总理访问印度和缅甸以后,就同印度和缅甸的总理共同提出并承认五项原则〔5〕,彼此受此约束。这就消除了许多国家对中国的怀疑。从此,赞成五项原则的国家就一天天多起来。在座的许多代表的国家都表示了同意。尼赫鲁总理曾对我说,英国的文登首相也表示同意五项原则,这使我很高兴。如果艾登首相愿意同中国总理发表关于五项原则的联合声明,我将首先签名,支持五项原则并保证执行。当然,在座的所有国家的代表不会都同意五项原则的措词和数目。我们认为,五项原则的写法可以加以修改,数目也可以增减,因为我们所寻求的是把我们的共同愿望肯定下来,以利于保障集体和平。
  还有一些代表提到了国际组织,例如伊拉克的代表提到了共产党情报局〔6〕。但是这不属于亚非地区的问题。如果要求人家解散国际组织,那么世界上还有许多国际。例如,我们不满意梵蒂冈对中国教民的控制,我们也不满意美国中央情报局,事实上中国正深受其害。但是,我们不在这个会议上提出这些问题,因为即使这些问题同亚非地区有关,我们也不会讨论出一致意见来的。同时,这些是我们的议程以外的问题,也不应该提出来讨论。
  现在我提出中国代表团的议案,并加以解释。
  这一个议案的题目叫和平宣言,这是采用了日本代表团的建议。我们认为日本代表团的建议很好,采用和平宣言一词可以表示我们的团结。
  这个议案的内容就是亚非会议宣布我们亚非国家决心促进相互的和共同的利益,和平相处,友好合作。“和平相处”是引自联合国宪章的词汇,因此不会引起误会,可以取得大家的同意。至于在什么基础上来达到这些目的呢?我们采取了各代表团的提案中大家都能同意的东西,列成七条,而不是五条。我们希望这是大家都能同意的。
  中国方面愿意保证实行这七点基础。中国是一个大国,又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许多人感到中国要威胁别人,因此我们愿意在这里提出我们的保证,我们也希望别人作同样的保证。
  第一点是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中国是遵守这一原则的。中国同缅甸的关系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始终是尊重缅甸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中国没有,也不应该有领土的要求。中国同十二个国家接壤,同有些国家的一部分边界尚未划定。我们准备同邻邦确定这些边界,在此以前我们同意维持现状,对于未确定的边界承认它尚未确定。我们约束我们的政府和人民不超越边界一步,如果发生这类事情,我们愿意指出我们的错误并立即退回国境。至于我们如何同邻国来确定边界,那只能用和平方法,不容许有别的方法。我们如果一次谈不好,就再谈,但不能超越现状。
  第二点是互不采取侵略行动和威胁。中国也是遵守这一原则的。我们的邻邦泰国和菲律宾对中国存在着恐惧。对我们不了解的人,我们是容许他怀疑的。在这次同泰国和菲律宾的代表接触中,我向他们保证,中国决不向他们的国家进行任何侵略和威胁。我并告诉旺亲王〔7〕,在中泰两国建交以前,泰国也可以派代表团到中国的云南省来看看,特别是到傣族自治州去,看看中国有无向外侵略的意图。我也曾告诉吴努总理,我愿意同他一起到两国的边境去走一趟,可惜这次没有机会,下次再找机会。菲律宾同中国一海之隔,没有共同的边界。我们也欢迎在中菲两国建交之前由菲律宾派一个代表团来访问中国,特别是到福建、广东等沿海地区去看看中国有无威胁菲律宾的活动。
  第三点是互不干涉或干预内政。这是印度支那的国家所担心的问题。在日内瓦会议时,我们曾向柬埔寨、老挝作过保证,并把这一点保证告诉过艾登外相和莫洛托夫外长,后来又告诉了尼赫鲁总理和吴努总理。这次,我们又向柬埔寨、老挝两国的代表团继续提出保证,并再一次表示希望它们两国成为象印度、缅甸那样的和平国家。中国决不会有干涉这两个邻邦的打算,而且对于所有国家都是如此。我提出柬埔寨和老挝,不过是举例而已。
  第四点是承认种族的平等。这一点无需解释。我们对于任何种族都是平等看待的。新中国没有种族歧视。
  第五点是承认一切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我们重视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容易对小国不尊重。我们在人民中就经常提出警惕大国主义思想的问题。由于历史的传统,大国容易对小国忽视和不尊重,因此我们经常检讨自己。到会的二十九国代表中如果有任何人觉得中国代表团对任何一国的代表不尊重,请指出来,我们愿意接受意见并加以改正。
  第六点是尊重一切国家的人民有自由选择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政治、经济制度的权利。这是大家都能接受的。中国人民选择了新中国的生活方式和政治、经济制度,不愿意受人家的干涉。中国愿意尊重别人选择的生活方式和政治、经济制度,例如美国人民选择了现在的生活方式和政治、经济制度,我们是尊重的。我们也向日本代表团谈过,我们尊重日本人民,日本人民选择了吉田〔8〕政府,我们就承认它代表日本人民,日本人民现在选择了鸠山〔9〕政府,我们就承认它代表日本人民。
  第七点是互不损害。我们应该互相关心彼此的利益,不能仅是一方如此。我们主张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进行贸易,不能要求特权和条件。中国保证在同到会的国家和其他的国家互相来往和进行和平合作和经济、文化交流时,不要求特权和特殊条件,而是平等对待。
  如果我们能在这七点基础上,彼此和平相处,友好合作,就能使和平维持下去,而且首先是从我们中间开始。
  此外我们在提案中还加上一条,即用和平方法解决国际争端,支持一切正在采取的或可能采取的消除国际紧张局势和促进世界和平的措施。这是能得到大家同意的。在这方面,我们要对印度支那协议〔10〕的达成感谢科伦坡五国〔11〕的推动和许多国家的支持。同样的,朝鲜停战也得到许多在座各位所代表的国家,特别是印度的促进和支持,而使战场上的敌对现象有可能逐步消除。
  至于中美之间的关系,中国人民是不愿意同美国作战的,我们愿意用和平的方法来解决国际争端。如果大家愿意推动中美用和平的方法来解决中美之间的争端,那就会大大有利于和缓远东的紧张局势,大大有利于推迟和阻止世界大战。
  关于裁减军备的问题,中国同意许多代表团的意见。关于这个问题和禁止原子武器问题,我们已经组成了一个起草委员会,对于这些问题所最后通过的决议应该放在和平宣言之内,使宣言成为一个完整的宣言。
  我们希望中国代表团提出的这个文件能够为我们这次会议的各国代表团所接受,因为它是从各代表团的提案中抽出可以达成协议的东西拟成的,不伤害任何方面的立场。
  主席、各位代表,我本来没有准备多讲,只是想首先表明一下我们的态度,但是由于大家都注意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所以不能不明确地说明一下我们的立场,这是有利于我们共同保障和平的。
  请原谅我占用这么多的时间,谢谢。
  〖注释〗
  〔1〕北大西洋公约是一九四九年四月四日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意大利、葡萄牙、加拿大、丹麦、挪威、冰岛等国在华盛顿签订的军事同盟条约。其主要内容是:缔约国实行“集体防御”;任何缔约国同他国发生战争时,必须给予援助,包括使用武力。一九四九年八月条约生效时,成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总部先后设在伦敦、巴黎,一九六七年迁至布鲁塞尔。土耳其和希腊于一九五二年,联邦德国于一九五五年,西班牙于一九八二年,先后成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国。
  〔2〕一九五四年九月八日,在美国策动下,由美、英、法、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泰国和巴基斯坦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签订了《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又称《马尼拉条约》。它是一个军事同盟条约,条约声明要用“自助和互助的办法”“抵抗武装进攻”。条约附有美国提出的“谅解”,对“侵略和武装进攻的意义”解释为“只适用于共产党的侵略”。条约还以议定书的形式,把柬埔寨、老挝和南越划为它的“保护地区”。条约于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九日生效。同时成立了东南亚条约组织,一九六二年七月日内瓦会议通过的《关于老挝中立的宣言》,不承认它对老挝的所谓保护。一九六七年起法国拒绝派正式代表团参加该组织的部长级理事会。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八日巴基斯坦宣布退出。一九七七年六月该组织宣布解散。
  〔3〕朝鲜战争,参见本书《在日内瓦会议上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发言》一文注(3)。
  〔4〕罗慕洛(一八九九——一九八五),菲律宾前外交部长。当时任菲律宾总统个人驻美特使,出席亚非会议的菲律宾代表。
  〔5〕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即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周恩来总理在同印度政府代表团的谈话中提出的,后正式写入双方达成的《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的序言中。一九五四年六月在中印、中缅两国总理的两个联合声明中正式倡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国际关系的准则。以后,许多国际文件中都采用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提法,这个提法已在世界上得到广泛的承认和使用。
  〔6〕共产党情报局即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是一九四七年九月在波兰华沙举行的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波兰、苏联、法国、捷克斯洛伐克、意大利、南斯拉夫等九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通过成立的。情报局总部原设在贝尔格莱德,后迁至布加勒斯特。出版机关刊物《争取持久和平,争取人民民主》,一九五六年四月宣布停止活动。
  〔7〕亲王即拍翁昭旺·怀他耶功·瓦拉旺亲王,又名公摩万·那拉底·蓬巴攀(一八九一——一九七六),泰国职业外交家。当时任泰国政府外交部部长,出席亚非会议的泰国代表。
  〔8〕吉田茂(一八七八——一九六七),日本自由民主党前顾问。当时任日本自由党总裁、内阁首相。
  〔9〕鸠山指鸠山一郎(一八八三——一九五九),日本自由民主党第一任总裁。当时任日本内阁首相。
  〔10〕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的协议指一九五四年七月在日内瓦会议上达成的《关于在越南停止敌对行动的协定》、《关于在老挝停止敌对行动的协定》、《关于在柬埔寨停止敌对行动的协定》和《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等文件。协议的主要内容是:与会国尊重越南、老挝、柬埔寨的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不干涉它们的内政;上述三国交战双方同时,全面停火,三国不参加任何军事同盟;不容许外国在它们的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法国从印度支那撤军等。但美国没有在《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上签字,只声明美国政府将不使用武力去妨碍日内瓦协议的实施。后来关国背弃了自己的诺言,使这一协议遭到了破坏。
  〔11〕科伦坡五日,参见本书《在日内瓦会议上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发言》一文注〔9〕。



 
 

2007/09/10

在亚非会议政治委员会会议上的发言(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三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