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一切国家的长处学习(一九五六年五月三日)

 




  〖题解〗
  这是在国务院司局长以上干部会议上的报告节录。原载《周恩来外交文选》。
  〖正文〗
  从社会制度来说,我们是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我们走社会主义道路,不走资本主义道路,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中间道路的。但讲到国际关系,就不能简单地说,社会主义国家什么都好,非社会主义国家什么都不好。如果两种制度的国家再搞成铁板两块,互不来往,互相攻击,那就不是和平共处了,就会推动战争了。那样就会使国际局势紧张,而不是和缓。这对我们是不利的。我们坚定地站在社会主义阵营方面,这是一回事,但这并不等于说,社会主义阵营一切都好,非社会主义阵营一切都不好。从社会制度来说,两种制度是对立的,社会主义制度一定会在全世界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世界的前途,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性。但这并不是说,非社会主义制度的各个国家就没有可学的地方。因此,在国际关系上,还要有另一条,那就是要和平共处,要用和平方法竞赛,比谁的制度优越,比谁的制度好,让人民来选择。因为有这第二条,我们就必须把世界上一切好的东西都学来,这样,我们的制度就会更优越,我们就能在和平竞赛中取得更大的胜利。应该承认,一切国家,一切民族,都有长处,也有短处,有优点,也有缺点。有短处才比出长处来,有缺点才比出优点来,有好的才有坏的,有白的才有黑的。任何国家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也有不值得学习的地方。我们应该有批判地学习,不是盲目地学习。有批判地学习,就是要学人家的长处和优点;不盲目地学习,就是不要把人家的短处和缺点也学来。应该说,敢于向一切国家的长处学习,就是最有自信心和自尊心的表现,这样的民族也一定是能够自强的民族。因为它首先是学人家好的东西,不会把自己好的东西丢掉,也不会盲目地学人家坏的东西。敢于提出这个口号,证明是最有自信心的,是自尊的、能自强的。
  苏联是最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首先要向苏联学习。这一点是肯定的,不容许动摇的。我们并不因为这次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批判了斯大林,就说苏联也有错误,就不学了,那是不对的。我们只要读过了《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1〕的文章,就会懂得社会历史发展规律,就会辩证地历史地看问题。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建立起来不犯错误,是不能设想的,犹如说革命可以不犯错误一帆风顺地成功,是不能设想的一样。但是我们首先应该承认,苏联还是把社会主义建立起来了,把法西斯打败了,这些都是最大的胜利。而这些胜利,是在斯大林领导的时期取得的,斯大林是领导者,他也有份。所以我们肯定斯大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但是,我们同时也承认斯大林的确犯了严重错误。所以我们说他又是一个“犯了几个严重错误而不自觉其为错误的马克思主义者”。对于他的错误,我们应该很认真地研究,避免重犯。所以,肯定地说,首先还是要向苏联学习,凡是我们不懂不会的,都要去学。但要有一条:要独立思考,避免盲从,不要迷信。二十年来,我们所坚持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实践(或者说社会实践)相结合的原则。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实践结合起来,才能创造性地运用它,才能使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实际中有发展。因为情况变了,环境变了,它就会有新的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是共同的,基本的就是那么几条,具体化了就会有发展。这样认识才不会犯教条主义的错误,也不会犯经验主义的错误。
  我们不仅要向苏联学习,向兄弟国家学习,而且要向世界上一切国家学习,包括向和平中立的国家,如印度、缅甸、印度尼西亚、埃及等国家学习。就是日本、英国和美国,它们也有长处,我们也可以学。除了它们的国家制度我们不学以外,资本主义生产上的好的技术、好的管理方法我们是可以学的。过去,我们在学习中的确有过一些迷信。好象只能学社会主义国家的,不能学其他国家的。比如拿学李森科〔2〕作例子,就可以证明。听说国内外对李森科的学说是有争论的。我们不能因为李森科的学说产生在社会主义国家就认为一定不会有错。前天,我对科学院的同志说过,可以先把科学和政治分开,科学是科学,政治是政治,然后再把二者结合起来。这是怎么讲呢?比如李森科的学说,应该先从科学领域内研究一下,看哪一些是对的,哪一些是不对的;再把李森科否定的那些学说研究一下,看哪些是对的,不应该否定的,哪些是不对的,应该否定的;然后再拿中国的科学家比如胡先骕〔3〕批评李森科的文章看一看,到底批评得对不对,或者是一部分对,一部分不对。这样就把科学和政治分开了。然后再把科学和政治结合起来,不使科学和政治脱节。在科学问题上,共产党应该服从真理。共产党不服从真理,那就不是共产党。如果共产党不服从真理,共产党会被推翻的。要有这个勇气和信心,对于凡是不合真理的,我们就承认是错误,这就解决问题了。如果李森科不对,批评他的人对,我们没有理由为李森科辩护。对一切科学,都要这样。要把我们共产党的“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原则贯彻到底。你的道理站不住,你就要修正它。一定要懂得我们是常常会犯错误的,我们的长处就是能够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敢于承认错误,随时修正错误,不断地改进。
  在学习中,我们还要防止自卑,觉得我们什么都不行,那也不应该。我们虽然落后,但也有可以自信的地方。我们的国家是落后的,但我们的人民是勤劳的,是可以创造出智慧的。劳动产生智慧嘛,我们还是可以赶上去的。当然也不要有一点成就就骄傲。我们是一个大国,由于我们的努力,社会主义建设可能发展得更快一些,可以少走苏联的一些弯路,这就可能产生新的骄傲自满。如果现在我们还没骄傲,到三个五年计划以后,我们有几千万吨钢了,骄傲的危险就会来了。我们要时常看得远一些。骄傲自满总是危险的。而且我们国家这么大,容易有大国主义的倾向。我们在有的国家工作的同志,就常常不自觉地表现出大国主义的倾向。所以,不要以为我们不会发生错误,事实上是发生过的。现在,国际活动增加了,人来人往很多,各部门就需要经常地检查这个问题。
  〖注释〗
  〔1〕《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脸》是《人民日报》编辑部一九五六年四月五日发表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根据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的意见写成的。
  〔2〕李森科(一八九八——一九七六),苏联农学家。一九三八年起任全苏列宁农业科学院院长。他在学术界把学术问题同政治问题联系起来,打击、排斥不同观点的学派,造成了严重后果。一九五二年底开始受到批判,一九五六年去职。
  〔3〕胡先骕(一八九四——一九六八),江西新建人。植物学家。当时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他在一九五五年三月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高等学校教学用书《植物分类学简编》一书中,曾对李森科“关于生物学种的新见解”作了批判性的介绍。



 
 

2007/09/10

向一切国家的长处学习(一九五六年五月三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