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识·相爱·结合(之四)

 




  四、在白色恐怖中,他们失去了唯一的孩子
  婚后不久,邓颖超发觉自己浑身乏力,不思茶饭,一查方知有孕。她又紧张又着急:刚刚调到广州工作,时间不长。任务又重,哪有时间生孩子?况且,恩来工作繁忙,有了孩子又会分他的神。她拿定主意,自己作主堕胎。
  万没想到,汤药喝进不久,浑身冒汗,痛如刀绞,接着大出血。邓颖超面色苍白,浑身无力,奄奄一息。
  周恩来闻讯赶回,找医生急救,邓颖超才得以脱险。医生告知周恩来,这是因堕胎所致。送走医生,周恩来陡然发怒了,声音严厉:“怎么这样轻率,不负责任?!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商量一下再定?人命关天的事,岂能当儿戏?!”
  “我担心有孩子牵扯精力,耽误工作。”
  “有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嘛!不要孩子,应该征求我的意见,怎么能自作主张,随便吃药堕胎呢?革命者的孩子也该有生存的权利,孩子没有罪嘛……”
  不久,邓颖超身体康复,又有了身孕。她心里洋溢着幸福和甜蜜之情,决心让恩来满足当父亲的愿望。
  可临产时,邓颖超躺在床上已经三天三夜了,胎儿太大,怎么也生不出来。此时,周恩来正在上海组织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腹中婴儿已经窒息无望,现在唯一的办法是保住大人。于是孩子被强行拉出: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漆黑的头发,和父亲一样英俊的脸庞,体重十二磅。只可惜未能在大地留下脚印便夭折了。
  失子的噩耗,难产的痛苦,使邓颖超的身体极度虚弱,在白色恐怖中,邓颖超无法彻底复原身体,从此再也没有生育能力了。面对这种无奈的状况,周恩来坦坦然然地说:“没孩子就没孩子吧。”这句话是对邓颖超的最深情的抚慰。



 
 

2007/09/10

第一章 相识·相爱·结合(之四)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