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识·相爱·结合(之六)

 




  六、鸿雁传书,红叶寄情,海棠作证
  周恩来和邓颖超在五十年共同生活中,离多聚少。但是不论是在血雨腥风、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还是在建国后忧国忧民、共展宏图的漫长岁月,他们始终心心相印,关怀备至。
  一九四七年三月,国民党把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改变为向陕北、山东两翼的重点进攻,中共中央主动撤出延安。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留在陕北指挥西北和全国的解放战争,转战陕北战场的周恩来,于中秋之夜仍抽暇给邓颖超写了一信,表达思念之情。这封信辗转托人送到邓颖超手中时,她正在晋察冀边区搞土地改革,和秘书楚平一起住在一个老乡家里。楚平开玩笑说:“大姐的情书来啦!”邓颖超愉快地阅信后,诙谐地说:“什么情书,是形势报告。不信你看!”她大大方方地把信交给楚平。楚平指着“今日中秋,对月怀人”等处说:“这不是情书吗?落款处还特地写明了是旧历中秋写的哩!”
  建国以后,夫妻也经常分离,他们仍在百忙中写信寄托思念之情。下面选载了周恩来给邓颖超感人至深的五封信。表现了他们经过长期的聚散离合酿就的爱情,愈加醇美、浓郁。
  一
  超:
  西子湖边飞来红叶,竟未能迅速回报,有负你的雅意。忙不能做借口,这次也并未忘怀,只是懒罪该打。你们行后,我并不觉得忙。只天津一日行,忙得不亦乐乎,熟人碰见不少。恰巧张伯苓先一日逝去,我曾去吊唁。他留了遗嘱。我在他的家属亲朋中,说了他的功罪。吊后偕黄敬等往南大、南中一游。下午,出席了两个干部会讲话,并往述厂、愚如家与几个老同学一叙。晚间在黄敬家小聚,夜车回京。除此事可告外,其他在京三周生活照旧无变化,惟本周连看了三次电影,其中以《两家春》为最好,你过沪时可一看。南方来人及开文来电均说你病中调养得很好,颇慰。期满归来,海棠桃李均将盛装笑迎主人了。连日风大,不能郊游,我镇日在家。今日苏联大夫来检查,一切如恒。顺问朱、董、张、康等同志好。
  祝你日健!
  周恩来
  一九五一·三·一七
  二
  超:
  昨天得到你二十三日的来信,说我写的是不像情书的情书。确实,两星期前,陆璀答应我带信到江南,我当时曾戏言:俏红娘捎带老情书。结果红娘走了,情书依然未写,想见动笔之难。寄来西湖印本,均属旧制,无可观者。望托人拍几个美而有意义的镜头携归,但千万勿拍着西装的西子。西湖五多,我独选其茶多,如能将植茶、采茶、制茶的全套生产过程探得,你才称得起“茶王”之名,否则,不过是“茶壶”而已。乒乓之戏,确好,待你归来布置,现时已绿满江南,此间方始发青,你如在四月中北归,桃李海棠均将盛开。我意四月中旬是时候了。忙人想病人,总不及病人念忙人的次数多,但想念谁深切,则留待后证了。
  周恩来
  三·三十一
  望代问候各同志。
  三
  超:
  今午得读张元同志给何谦同志来信,知你体力仍弱,不能执笔,甚为想念。羊城之行不可能了,但望你安心静养,归京时能看到你有进步,那就最高兴不过了。明日将与你试通电话,如你尚不能起床,即与张元一谈。
  我这三天已天天下水。规律是下水之日,夜间就睡得很好。水中温度二十五,池外温度三十七八,好像是初夏天气。前两天虽有台风掠过,但气候无变化。今晚李德全、廖承志两位自港入境,与他们谈了一晚,得知不少日本情况。
  我在此一切甚好,望你放心。二十五日后当北返,不知京中气候仍能如现在这样和暖么?
  南天月夜,写此寄意。
  祝你安好!
  周恩来
  十一月十三日夜
  四
  超:
  你离开北京一个多月了。打了几次电话,却没给你写信,总觉得欠债似的。今晚执笔还债,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本想谈一谈郑州会议的决议,现在又改到武汉会议去做决议,索性待见面时再说吧。昨日颐和园之游,维世因旧病复发,被医生阻止在家,只是小兰被沙可夫、岳慎夫妇带去,她还问奶奶好。实验剧院同志都托我问你好。
  他们在农村、市区参加劳动锻炼,编了几个话报演给我们看,内容和演技都好,证明他们下去确有收获。陈毅、张茜两同志带了珊珊同去。我们在日光下玩了三个多钟头,并吃了他们一顿饭。他们主要目的,是请陈总为他们写剧本,我沾了光。晚间又应了唐生明之约,到他家吃了湖南菜,陈赓、肖劲光夫妇、徐冰、余心清均在座。连吃了两顿饭,晚间还读了书,夜间又睡了一个好觉,这是两个月来第一次这样休息。连日下午中央在开会讨论郑州会议的文件,现在还没结束,内容关于两个过渡两个阶段,都有所探讨,望你加以注意研究,以便见面时与你一谈。
  这一个多月中外交、钢铁都很忙,后来又加了志愿军回国,也参加活动了几次。有一夜激于志愿军的感人战绩,又临纪念郑振铎、蔡树藩等遇难烈士大会前夕,思潮起伏,不能成寐,因成歪诗一首,送给陈总校正,仍感不能成诗,遂以告废。
  其他待面谈吧!
  问你好,并望转问其他同志好。
  周恩来
  一九五八·十一·十七
  五
  超:
  等了几天没接到你来电话,今午听说你又病了,甚为惦念。明日当与你通话,希望你能提早回京。我大约可迟到二十三日再走。这几天为报告忙起来了,而国内外又有些文电和事情要办,睡眠便又少了起来。现已夜深,听说明午琮英去穗,写此短笺,聊表怀念。“三八”之日虽未通话,却签了一个贺片,而且还是三十年前的笔名,你看了也许引起一些回忆。老了,总不免有些回忆。但是这个时代总是要求我们多向前看,多为后代着想,多向青年学习。偶一不注意,便有落后的危险,还得再鼓干劲,前进再前进啊!
  问好。
  翔宇
  一九五九年三月十八日夜
  这五封都是五十年代周恩来给邓颖超的信,有时是周恩来在外地,有时是邓颖超在外地,这些老夫老妻间的通信,也和一般夫妻间的家信一样,谈的大都是日常生活。但周恩来是很富于感情的人,他的这些家信,情感很强。虽然大多写的是日常的琐事,但却象一杯杯带着淡淡清香的清茶,平和的言语充满温馨,用一件件有情有趣的事,唤起对方的情感,使对方从信中领受那恬淡而永不衰老的爱情。
  在周恩来和邓颖超夫妻之间,表达思念的方式,有时也十分独特。一九五四年,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周恩来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了在瑞士举行的日内瓦会议。这时,国内家中的庭院里,娇艳的海棠花正值盛开。海棠,这是周恩来最喜欢的花。邓颖超赶紧压了一枝,连同一片原来压好的红叶,一同装在信封里寄去。信里还写道,“红叶一片,寄上想念”,表示了真挚的思念之情。周恩来回报亲人的问候,托人带回了压制好的日内瓦出名的芍药花与玫瑰花。这两地相思的花和叶,后来装在一个镜框里保存着,成为一件特殊的工艺品。那是他们永不褪色的爱情的见证。



 
 

2007/09/10

第一章 相识·相爱·结合(之六)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