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互敬·互助·互勉(之五)

 




  五、周恩来病危,邓颖超为他亲手整理关于所谓“伍豪启事”问题的专题报告文稿
  在周总理病重住院期间,邓颖超就成了总理的通信员和秘书。开始时,总理还能批阅文件、看参考、报纸等。后来,由于病情的发展,逐渐改由邓颖超念文件,卫士和护士念报纸。大小消息都要念给他听,一点也不能马虎。
  在周总理病危和临终前,邓颖超更是默默地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以五十年生死相依的战友和夫妻深情,理解和支撑着周总理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
  一九七五年秋,周总理病危。
  九月二十日,进行第四次手术。手术一切准备就绪,周恩来就要上手术台。
  这时,一份手写稿件送到周恩来面前。周恩来用颤抖的手在稿子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写了这样一行字:
  “于进入手术室(前),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日。”
  病危中的周恩来漏写了一个“前”字。
  这是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它是周恩来于一九七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在中央召开的批林整风汇报会上作的关于国民党为造谣污蔑登载所谓“伍豪启事”问题的专题报告。周恩来签署的这份手写报告的记录稿,就是周恩来委托邓颖超亲手根据录音记录整理的。
  周恩来知道,有人要打倒他,即使他活着的时候没有被打倒,死后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而“伍豪启事”问题就是一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可以用来把“周恩来”三个字炸得粉碎的定时炸弹。这次手术,能不能下得来手术台,很难说。他要把事实真相可靠地存放起来,一旦在他离开人世之后,在有人再次借“伍豪启事”陷害他的时候,这些材料就可以为他作证。
  “伍豪”是周恩来的化名。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在上海的党中央机构面临严重威胁。顾顺章家人对中共在上海的领导人的情况十分熟悉。为保卫中央领导人的安全,特科采取了非常措施。顾顺章认为周恩来是这件事的祸首,便把仇恨集中在他身上。顾顺章与国民党特务机构合谋,伪造了《伍豪等脱离共产党启事》,企图用这种反间计陷害周恩来。这个“启事”首先刊登在一九三二年二月十八日的《新闻报》上。而在这之前,周恩来早已于一九三一年底离开上海抵达中央根据地。在当时的情况下,各类报纸都不可能再刊出“否认声明”。临时中央决定:请《申报》先转登伪造的“伍豪启事”,然后再刊登一个拒绝伍豪要求否认这个启事的声明。这种巧妙的做法造成了伍豪自己在要求否认“伍豪声明”的效果。这就是所谓“伍豪启事”问题。
  “文化大革命”中,这件事又被翻了出来。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北京大学六四○六信箱有人写信给毛泽东,反映一九三二年二月上海的报纸刊登过《伍豪等脱离共产党启事》。一九六八年一月十六日,毛泽东对此信批示:
  此事早已弄清,是国民党造谣污蔑。
  毛泽东
  一月十六日
  一九六八年五月,国内“全面内战,打倒一切”进入高潮,又有人向中央反映“伍豪启事”问题。五月十九日,周恩来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
  主席:
  连日因忙于四川和内蒙问题,并同内蒙军区请愿战士分批谈话,直至今天才抽出一天功夫翻阅上海各报,江青同志也于昨日转来各件,现在弄清楚了所谓“伍豪启事”,就是一九三二年二月十八日的伪造启事,它是先在《新闻报》二月十八日登出的。登后,同天,上海临时中央方面就向申报馆设法,结果,《申报》二十日、二十一日登出伪造的启事,二十二日登了广告处给伍豪先生另一广告启事拒绝回答,大概这是当时所能做到的公开否认伪造启事的办法。我在记忆中,有通过申报馆设法否认的处置,但结果不明,十六日午间已向主席这样说了。不过我原来将伪造的伍豪启事记在通缉杀人凶犯周恩来、赵容(即康生)之前,现在证明是我记错了,查遍一九三一年顾顺章、向忠发相继叛变后上海各报,并无另一个所谓伍豪启事,而红卫兵也未发现另一启事。可见在我记忆中的伪造启事和通过申报设法的处置,均在我到江西之后发生的,所以我只能从电报和来信中知道,也就不全了然了。
  现在,把四中全会后与此有关的编为大事记送阅,同时,送上报道最详的上海《申报》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合订本一册,《申报》一九三二年一月二日合订本两册,请翻阅。
  此事需否专写一报告,待主席、林彪,康生、江青各同志传阅送上各件后,请再约谈一次,好作定夺。
  敬礼!
  周恩来
  五月十九日夜
  毛泽东阅后批示:
  交文革小组各同志阅,存。
  这件本来十分显而易见的问题并未就此了结。一九七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周恩来在中央召开的批林整风汇报会上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作了所谓伍豪启事问题的专题报告。到会的有各省、市、自治区主要负责人。当时,周恩来曾考虑将他的报告录音复制后分别存放在中央和各省。这一考虑出于什么原因,是不言而喻的。但后来没能这么做。一九七五年九月,周恩来病危,他委托邓颖超将这个报告录音亲手整理成书面材料,在进入手术室前签署了这份文件。
  周恩来要把历史的真相可靠地保存下来。可以把它视为周恩来的“遗嘱”——一份为自己忠诚,清白的历史作证的遗嘱。



 
 

2007/09/10

第二章 互敬·互助·互勉(之五)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