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抚孤·言人·育才(之四)

 




  四、“光组织上入党还不行,还要从思想上入党”
  李鹏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在许多方面与孙维世很相似。两人都是革命烈士的后代,两人先后都被送到苏联学习。孙维世念文科李鹏学习科技,主攻电力和水利工程。孙维世惨死在江青一帮党羽的毒手之下,李鹏则闯过了“文化大革命”这一关。
  李鹏的父亲李硕勋,四川人,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党员,一九二七年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师党代表的身份参加南昌起义。他是周恩来的亲密战友。李硕勋与赵世炎(一九二七年七月被国民党杀害)的妹妹结了婚。国共合作破裂后,李硕勋于一九三一年任中共广东军委书记,领导游击战争。同年七月,当他在海南岛准备参加研究作战计划的会议时,因叛徒出卖而被捕。两个月后,于九月十六日被敌人杀害。
  在中央档案馆保存着李硕勋就义前写的一封信:
  陶:
  余在琼已直认不讳,日内恐即将判决;余亦即将与你们长别。在前方,在后方,日死若干人,余亦其中之一耳。死后勿为我过悲。惟望善育吾儿,你宜设法送之返家中,你亦努力谋自主为要。死后尸总会收的,绝不许来,千嘱万嘱。
  勋
  九月十四日
  “陶”指的是他的夫人赵君陶,“吾儿”便是李鹏。李硕勋于一九三一年被捕遇难后,周恩来、邓颖超就多方寻找他的子女的下落,后来得知李鹏住在成都的亲戚家中。
  一九三九年,周恩来从重庆回延安,路过成都时,邓颖超把李鹏从亲戚家找出来,带到重庆办事处,让他跟他们一起生活。周恩来、邓颖超不仅生活上关心李鹏,政治上也关怀李鹏的成长,经常给他讲革命道理,有时让李鹏念《新华日报》上的社论。李鹏一边念,周恩来一边纠正他念错的地方,并耐心地讲解内容。以后又把他送到延安,接受正规的教育。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李鹏要离开延安到前方去,临行前特意到枣园向周恩来和邓颖超告别。周恩来得知李鹏入党了,就高兴地对他说,光组织上入党还不行,还要从思想上入党,只有思想上入党,才能像先烈那样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邓颖超也勉励他,要和群众打成一片,不要有干部子弟的优越感。并说,这次和同志们到前方去,会遇到很多困难,对此要有思想准备。想了一会儿又说,你那床被子还是从重庆带来的吧,这么多年了,大概已经蹬破了吧。接着拿出一床新的丝棉被套给李鹏。这床丝棉被套是一位民主人士特意从重庆捎给周恩来和邓颖超的,他们一直没舍得盖。李鹏望着他们床上两床洗得发白的普通战士用的旧棉被,怎么也不肯接受。邓颖超慈爱地说,这被子轻一点,你背着好行军嘛。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关怀,像一股暖流沁入李鹏的心头。李鹏含着泪水接受了这珍贵的礼物。后来,李鹏在延安一所技术学校学习。一九四八年被送到苏联深造。一九五五年回国工作。
  解放后,周恩来和邓颖超一直关心着李鹏的学习、思想与生活。一九六二年,我们国家正遇到暂时的经济困难,当时李鹏在沈阳工作。周恩来这年六月到东北视察,一天下午周恩来和邓颖超把李鹏等四个在他们身边长大的同志找到宾馆,详细询问了他们的思想、工作和生活情况,看到这些烈士后代的成长,他们十分高兴。晚饭时间到了,周恩来提出招待他们吃饭。端上来的是四菜一汤,荤的只是一盘鱼,主食是烙饼和小米稀饭。周恩来让李鹏他们吃鱼,自己却夹素菜。席间,邓颖超同李鹏他们回忆在延安时的艰苦生活,说今天我们吃小米,就是不要忘记延安啊!后来李鹏听说,连这顿简单的家常饭,也是周恩来自费招待的。一九八三年六月,李鹏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后,八十岁高龄的邓颖超还专门到他的办公室,谆谆嘱咐他:“不要骄傲,不要脱离群众。”周恩来和邓颖超对李鹏视如己出。对李鹏来说,周恩来永远是他的“周伯伯”,邓颖超永远是他的“邓妈妈”。



 
 

2007/09/10

第三章 抚孤·言人·育才(之四)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