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抚孤·言人·育才(之九)

 




  九、一九六二年,一对普通的工人夫妇过早地去世了,撇下了五个孤儿。三十年过去了,五个孤儿已长大成人,他们忘不了党和人民给予他们的关怀和温暖,更忘不了敬爱的周总理和慈祥的邓妈妈
  一九六五年春节,人民大会堂举行招待会,周恩来亲切地接见了照顾孤儿周同山五兄妹的田大婶。他紧握着田大婶的手,亲切地询问孩子们的生活情况:“他们现在怎么样?老大当兵了?在哪个部队?”田大婶不住地点头,说:“挺好,挺好,请总理放心!”周恩来的关怀,使田大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件件往事,在她脑海中涌现:
  周同山的父亲,在旧社会是北京拉人力车的穷车夫,母亲整天在外拣破烂,一年到头过着衣不遮体、食不饱腹的贫穷生活。解放后,他们一家变样了,吃不愁,穿不愁,但谁料想,一九六一年和一九六二年,周同山的父母双双得病,先后离开了人世,兄妹五人成了孤儿。那时,大哥同山十五岁,最小的同义才三岁。
  在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孤儿同样能吃得饱,穿得暖,他们受到党和各级政府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周总理和邓大姐也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他们一个个还上了学,受到了教育,兄妹五个,在党的阳光照耀下,幸福地成长着。老大同山中学毕业后,当上了人民解放军战士。
  更让人难忘的是,一九六四年八月十七日,同山五兄妹忽然接到国务院的通知,要他们去人民大会堂,参加一个为招待外宾和外国小朋友而举行的联欢会。喜讯传来,全院的叔叔阿姨都感到高兴。他们忙着为孩子们收拾打扮,田大婶亲自给小同贺梳好了小辫子,穿上了漂亮的新裙子……五兄妹高高兴兴来到了灯火辉煌的人民大会堂。一位头发灰白,穿着一身朴素衣服的老奶奶,笑嘻嘻地朝他们迎过来,她就是邓颖超。邓颖超很亲热地拉过这个来瞧瞧,拉过那个来看看,把最小的同义抱在怀里,不住地问:“你们生活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毛主席很关心你们,周总理要我问你们好!”
  五兄妹一听这话,激动万分,眼里含着泪花,只是笑。老三同来高兴得在红地毯上翻跟头,邓妈妈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爱抚地说:“我看他是最淘气的。”邓妈妈摸着老二同庆的头亲切地说:“还是这个当姐姐的乖。”随后,她又亲切地询问老大同山、老四同贺的学习、生活情况。最小的同义嚷嚷着让邓妈妈抱,邓妈妈又弯下腰把他抱起来问他:“幼儿园好吗?吃什么饭?”“幼儿园可好了,今天阿姨还给我做肉包子吃呢!”在场的人看到这场面都会心地笑了。这时邓妈妈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问正在蹦跳的同来:“你学习怎样?”这一问同来脸刷地红了,他小声说:“算术一百分。”邓妈妈看到他那窘迫的样子鼓励地说:“还要继续努力。”
  在联欢会上,邓颖超把他们五兄妹介绍给外宾和外国小朋友。他们讲述了孤儿在新中国的生活,许多外宾和小朋友都走到他们身边问候。联欢会结束的时候,邓颖超又一次来到他们身边。说:“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不要辜负全国人民对你们的期望啊!”五兄妹望着头发花白,穿着朴素的邓颖超,好像又回到了妈妈的身边。
  一九八六年一月九日,邓妈妈特意给五兄妹写去了信:“……知道你们已长大成人,我为你们高兴。看到你们的信和照片也想见你们。只是目前有些事,还不能安排邀请你们。待以后再邀吧,这件事,我会记得的……”
  一九八八年中秋节,邓颖超把五兄妹叫到中南海共度中秋佳节。当五兄妹来到西花厅时,邓妈妈脸上带着微笑亲切地对他们说:“昨天天气不好,我可担心了,真怕下雨淋着你们……我知道你们爱吃枣泥月饼,所以我特意让他们给你们准备了枣泥月饼。”邓妈妈的话像一股甘泉流人五兄妹心田,顿时西花厅中回荡着他们的欢声笑语。
  邓妈妈非常严肃地让五兄妹汇报各自的学习、工作情况。当她知道同山已担任北京供电局副局长多年,工作上兢兢业业,忠于职守;同庆在市委办公厅的工作中是认真负责的;同来从部队转业到农场局工作是努力的,尽心的;同贺,同义也在各自的岗位上是努力工作的汇报后,高兴地说:“你们是有出息的、有志气的、努力学习、努力工作的孩子,没有辜负党和人民对你们的期望。你们都已成家立业,有了孩子,但你们都要记住你们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你们要比一般的孩子更爱党、更爱祖国、更爱人民,你们应为祖国多做工作,做出更大的贡献。”
  自从邓颖超住院后,五兄妹时常去医院看望她,邓颖超从不谈自己的病而总是关心着他人。有一次邓颖超非常内疚地对同庆说:“上次忘了告诉你们,代我向关心你们成长的人间好!”同庆感慨万分地说:“您心里总关心着他人唯独没有自己。”邓妈妈却说:“咱们是一家人嘛。”邓妈妈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宽广胸怀在五兄妹的心上深深地打下了烙印。



 
 

2007/09/10

第三章 抚孤·言人·育才(之九)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