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家教·家规·家风(之三)

 




  三、“你们都是党员,我作为你们的伯母,首先要用党员的标准要求你们”
  作为我们党最早的共产党员的周恩来和邓颖超,他们对晚辈的期望是相当高的,他们为晚辈每一点进步而高兴。我们从周恩来的侄子周尔均的回忆中可以看到周恩来和邓颖超对晚辈的博大无私的爱。周尔均说,一九四六年夏末,当时我不满十四岁,因家境贫寒,无钱继续升学。于是与哥哥一起到上海思南路我党代表团驻沪办事处,投奔伯父母。按照上一辈的排行,我们习惯地称恩来伯伯为七伯,称颖超伯母为七妈。七伯七妈拉住我和哥哥的手,嘘寒问暖,问家里的情况和今后的打算。直至前几年,七妈还清晰地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时的情景,她说:“那时你俩穿得破破烂烂,脸上还长了疮。我给你们擦了‘如意膏’,那个药可灵哩。”
  见到七伯七妈后,我和哥哥说:“我们想参加革命队伍。”七妈听了会心地一笑:“你们先休息一两天,我和伯伯商量一下。”两天后,七伯七妈对我们说:“现在形势非常紧张,国民党没有谈判诚意,国共和谈估计要破裂,我们随时可能离开。原想送你们去延安。但中共代表团的许多同志可能要被迫紧急撤退,带上你们很困难。你们还是暂时就地留下,我们今后再设法取得联系。这里特务很多,你们要十分小心。”七妈还跟我们讲了摆脱特务盯梢的办法。尽管我们很想去延安,但还是听从了七伯七妈的安排。七妈给了几件衣服和一些钱,看到我们穿上衣服还算合身,她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但我仍然察觉到,七伯七妈对不能把我们两个孩子带走,心情是不安的。
  解放后,我曾同长期受到七伯七妈关怀照料的孙维世大姐谈起这件往事,她感慨地说:“周伯伯、邓妈妈把能够找到的烈士子女大都送到延安或苏联学习,有的烈士子女还是他们派人从敌占区找来送去的。他们对烈士子女的照料,比对你们周到得多呀!”
  一九四九年六月,我参加第二野战军,进军西南,随后在西南军区后勤部工作。这时,我又与七伯七妈取得了联系。我写信告诉他们,我正在争取入党。七妈回信勉励我要努力改造思想,不仅要争取早日在组织上入党,还要从思想上入党,并嘱咐我有了好消息随时告诉他们。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即用航空信把这个喜讯报告给七怕七妈。没想到,七妈收到我的信后立即在病中亲笔回了信。这封信是这样写的:
  尔均同志侄:
  尔流同志侄同此不另航快信已收到,知道你已加入共产党,至为兴奋!今后,你必须加强党性的锻炼,克服非无产阶级的思想,不断的为着党员的八条标准而奋斗,不要辜负了光荣的共产党员的称号,争取如期的转为正式的党员。你必须注意密切的联系群众,关心群众,向群众学习,从而你才能更好的为人民群众服务。你自知应不骄不馁,但必须从思想上行动上加以不断的实践为要。
  兹就你的同宇伯父(七伯之弟)因公赴渝之便,特函介绍他来看你,我们的情况可由他告诉你。你的情况亦望告他转我们。我的病已较前大好了,每日已能工作二三小时,你可勿念。匆草。即祝进步,健康!
  邓颖超
  一九五四,一,廿四。
  这封信给了我巨大的鼓舞和鞭策,成为我几十年来实践自己入党誓言的座右铭。
  几年后,我和我爱人邓在军先后调到北京工作,见到七伯七妈的机会多了。每次去看望他们,七妈都关切地询问我们的工作和学习情况,勉励我们加倍工作。一次维世大姐和金山同志在西花厅,七妈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你们四个人走过的革命道路不同,但都要有经受曲折磨难的精神准备,万不可以认为今后的道路会一帆风顺,共产党员一定要经得起各种各样的考验。你们都是党员,我作为你们的伯母,首先要用党员的标准要求你们。”
  七妈既是一位严格的长者,又是一位慈祥的伯母。六十年代初,我在总后工作。在大雪纷飞的一天,七妈突然来到我和在军住的筒子楼。我们家当时连个软椅子都没有给她老人家坐的,但她老人家在这个小家里同我们和孩子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上午。近年来,七妈年过八旬,多种疾病缠身,体质衰弱,但她始终关怀着我们晚辈。国防大学成立后,我去看望七妈。她对我说:“你们学校让我题词,我写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八个字。学校是培养人才的,国防大学又是培养高级军事人才的,任务很光荣。你要好好工作。”前不久,我在三○一医院动手术。七妈听说我住院了,拿出一个白色的小闹钟,托在军带给我,并嘱咐说:“尔均生病,吃药应该很准时,把这个闹钟带给他。”现在,这个小闹钟成为七妈留给我的珍贵遗物。



 
 

2007/09/10

第四章 家教·家规·家风(之三)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