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识才·用才·惜才(之四)

 




  四、李公朴、闻一多遇难后,周恩来曾发誓:“决不使我敬重多年的朋友白白地死去”
  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积极参加抗日救国运动和群众文化教育工作,一九三六年与沈钧儒等一起曾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获释后,继续从事民主运动。周恩来对李公朴先生十分敬重。
  一九四六年二月十日,李公朴在重庆较场口参加重庆各界庆祝政协成立大会时,和郭沫若等六十余人被国民党特务当场打伤了。周恩来闻讯后,立即赶到会场营救,随即又赶到医院,探望他和郭沫若等受伤的各界人士。后来,周恩来、邓颖超等又携带中共代表团和解放区职工联合会的慰问信及鲜花等,再次去医院慰问。
  较场口事件发生以后,周恩来又不畏国民党特务的装有手枪子弹的匿名信的恐吓,亲自找到蒋介石,提出了严正的抗议。但是,几个月之后的一个夜晚,国民党特务竟用无声手枪将李公朴杀害于昆明。消息传到上海的时候,正是深夜,周恩来正在马思南路一○七号中共代表团驻地开会。他闻讯痛心地掉下了热泪。
  著名诗人、学者闻一多,一九四三年以后,也由于痛恨国民党政府的独裁和腐败,积极参加争取民主的斗争、周恩来对闻先生同样十分敬重。
  闻一多听说李公朴牺牲后,拍案而起,在云南大学主持李先生治丧委员会大会时,面对台下戒备森严的特务,慷慨陈词:“特务们,你们想想,你们还有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
  这天下午,闻一多去“民主周刊”社开会,在返回的路上,特务们向他下了毒手,闻先生头部和腹部都中了子弹。在李公朴牺牲之后仅仅四天,闻先生为反抗强暴,争取民主,驱逐黑暗,迎接光明,也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噩耗传出,群情激愤。毛泽东和朱德从延安来电吊唁。消息传到南京时,周恩来正在梅园新村中共代表团的会客厅里同一个外国记者谈话。他义愤填膺地怒斥国民党反动派的滔天罪行。当天晚上,他对叶剑英说:“李公朴和闻一多的死,决不会化为过眼烟云,这将一定会使爱国者的眼睛更清楚地看清敌人的本质。”“我发誓不使我敬重多年的朋友白白地死去。”当时,叶剑英第一次看到周恩来同志面色苍白,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而痛哭。
  周恩来等代表中共代表团向闻一多夫人发出唁电,痛言:“中国人民将踏着李公朴、闻一多诸烈士的血迹前进,为李闻诸烈士复仇,消灭中国法西斯统治,实现中国之独立和平与民主,以慰李闻诸烈士在天之灵。”
  七月十七日,周恩来在南京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声明,尖锐指出:政治暗杀是中国目前最严重的最急迫的两个问题中的一个。其严重性、急迫性仅次于已从局部向全面发展的内战。我们不能忍受,我们要控诉。他向记者们呼吁:希望用诸位的笔、口来控诉,以制止这种卑鄙无耻的暴行。
  十月四日,上海各界人士五千余人,在天蟾舞台(今劳动剧场)举行公祭李公朴、闻一多大会。邓颖超在大会上宣读了由周恩来亲笔写的悼词:今天在此追悼李公朴、闻一多两先生,时局极端险恶,人心异常悲愤。但此时此地,有何话可说?我谨以最虔诚的信念,向殉道者默誓:心不死,志不绝,和平可期,民主有望,杀人者终必覆灭,两先生精神不死。
  当邓颖超念到:“但此时此地,有何话可说”时,台下报以经久不息热烈的掌声。接着,邓颖超每念一句,就有一次热烈的鼓掌。周恩来字字血泪、句句仇恨的悼词,深深地打动了与会者的心弦,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整个会场充满了愤怒的激流。
  两天后,十月六日,周恩来亲自出席了在静安寺举行的对李、闻两烈士的公祭。



 
 

2007/09/10

第五章 识才·用才·惜才(之四)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