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识才·用才·惜才(之八)

 




  八、“华侨的首席代表您不当,能请谁来当呢?”
  一九四○年初,陈嘉庚以南侨总会主席名义,发起号召南洋各地筹赈会选派代表,组织南洋华侨回国慰劳团(简称南侨慰劳团)回国慰劳全国抗日军民。慰劳团于三月二十六日到达重庆。在机场安排的临时茶会上,有很多记者问陈嘉庚到重庆陪都慰问视察后,还想到哪里?他胸有成竹,坦率答复:我和慰问团这次回国慰问考察不单是在重庆,而是全国有关省和战区,只要交通方便,包括延安在内我们都要去。
  陈嘉庚在新加坡就听人讲述八路军、新四军抗日战绩,并且细读过斯诺写的《西行漫记》,对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有了进一步了解,因此希望能早日和他们见面。过了几天,叶剑英来看陈嘉庚,转达了毛泽东和周恩来对他的热诚欢迎,并说会派车子到西安等待他。还说怕山区气候有变化,特送来三件皮衣。陈嘉庚表示感谢。叶剑英又说八路军驻渝办事处诸同志很诚恳地请先生到办事处参加茶话会。陈嘉庚欣然接受。
  到了约定之日,叶剑英和林伯渠、邓颖超准时来接。陈嘉庚见到邓颖超亲迎很是感动。
  慰问团在重庆慰问考察结束后,又分三个团(华中团、西北团、东南团)分赴各地慰问。陈嘉庚率西北团,一行于五月二十五日到达西安。周恩来从延安去重庆正好路过西安,他已知道慰问团在西安,很想见一见。后来,因故错过了见面的机会。
  七月十七日,六十七岁高龄的陈嘉庚在完成了延安之行后,风尘仆仆地回到重庆。他在延安会见了毛泽东,心里感到十分畅快,同时盼望回重庆后,能与周恩来会面,并时时流露出这种热切心情。
  七月二十日,八路军驻渝办事处人员给嘉陵宾馆打来电话,言词十分恳切,询问陈嘉庚有没有时间,说周恩来准备明天登门拜访,陈嘉庚得知后十分兴奋。他将其他活动作了安排,怀着敬仰之情,等待周恩来到来。
  二十一日早饭过后,周恩来乘车来到嘉陵宾馆,陈嘉庚早已在门前等候。互致问候之后,陈嘉庚将周恩来请入卧室细谈。
  周恩来说:“五月间听说陈先生要去延安,我们很高兴。我以为会在延安相见。我五月底出来经西安,才知慰劳团已到西安。总司令也路过西安,那次与慰劳团约见未成,是我们工作没做好,很对不起。”陈嘉庚也代表一团对两次失约表示抱歉。周恩来说:“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这是我们共产党人的三大主张。国共合作,这是历史的潮流。顽固派搞磨擦,这是不会得逞的。有人要阻止我们在西安会面,但今天我们不是在重庆会面了吗?”接着他又进一步分析了国内抗战的胜利形势,指出了团结抗日的光明前途,并对海外侨胞提出了许多殷切的希望。会谈中陈嘉庚还问及前月白崇禧与参政会参政员在调解两党磨擦的谈判之事。周恩来说英日矛盾,英宣布封锁滇缅公路,对我抗战不利,因此国民党中央受各方人士批评,两党谈判才有了进步。近日将回延安与毛。朱商谈决定。陈嘉庚表示高兴并问所议条件。周恩来回答,重要事项,前日已用无线电商妥各项条件,日内印好送一份请您看看。之后陈嘉庚倾述海外侨胞的心声说:“七·七事变后,中共随即发表抗日通电,号召全民族实行抗战,并派周先生与蒋介石谈判,促进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对此侨胞非常关心、拥护。我们这次回国,也是希望国共两党竭诚合作,共赴国难,带领全民族去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周恩来听后频频点头,十分赞许。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周恩来因有事,来不及吃午饭就告辞了。他与慰劳团成员一一握手话别。六天后他带着广大侨胞的深情厚谊离开山城,乘飞机又一次返回延安。这是周恩来和陈嘉庚的第一次会见。
  延安之行以及与中共领导人的会见给陈嘉庚留下很好的印象,从此把战胜日寇、祖国抗战必胜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共产党的身上。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陈嘉庚到印尼避难,一直到日本投降才返回新加坡。为此福建旅渝同乡会等十团体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八日召开了五百人的“陈嘉庚先生安全庆祝大会”,毛泽东向大会的祝轴是“华侨旗帜、民族光辉”;周恩来、王若飞的祝轴是“为民族解放尽最大努力,为团结抗战受无限苦辛,诽言不能伤,威武不能屈,庆安全健在,再为民请命!”到此时为止,周恩来和陈嘉庚虽然只见过一面,但都在为挽救祖国危亡而奋斗,他们互相敬重和关怀,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一九四九年,毛泽东电请陈嘉庚回国共商国是。陈嘉庚经香港乘船北上,于六月四日到达北平。七日晚周恩来到北京饭店来接陈嘉庚到香山见毛泽东及中共其他领导人。毛泽东说:“全国基本解放了,我们要成立新政协,请您来参加。”陈嘉庚说:“我不懂政治,也不会讲话,我不敢接受。”周恩来说:“华侨的首席代表您不当,能请谁来当呢,您德高望重,这又是建国大事。您不懂普通话不要紧,有翻译嘛!”大家亲切地交换意见直到深夜,终于打消了陈嘉庚的顾虑。
  周恩来日以继夜地工作,很少休息,但仍精力充沛。有人说他是铁打的。陈嘉庚说他是钢的,并且十分敬佩他的才华和渊博的知识。陈嘉庚一九五○年回国定居后,遇有什么问题都直接函告周恩来或毛泽东,他把全部资产都献给了国家,并要把晚年的余热献给他创办的厦大、集美学校以及家乡的建设;他在香港、厦门、上海的集友银行的资产是集美学校的校产,但学校是消费单位恐难以维持下去,只得靠国家。周恩来十分尊重陈嘉庚的意见,随指示这三家银行不收归国有,仍作为集美学校的校产,国家要给以保护和维持。在陈嘉庚病重时,他常到病床前探望。当他见到陈嘉庚的遗言时曾说过,关于台湾问题请他不要挂心,祖国的完整统一是全国人民的心愿,我们一定努力实现;关于集美学校一定要办下去,而且要办得更好:至于陈嘉庚的后事我们一定按照他的意愿办,请他放心。



 
 

2007/09/10

第五章 识才·用才·惜才(之八)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