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信念·品德·情操(之三)

 




  三、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曾经在抗日战争时期作过周恩来警卫员的廖其康同志深情地回忆在周恩来和邓颖超身边工作的难忘情景。他说:
  当我来到西安红军联络处的那天晚上,邓颖超在办公室接见了我。在邓大姐的办公室前,我喊了声:“报告。”邓大姐回答:“进来。”进屋后,我向邓大姐立正敬礼,邓大姐精神爽朗、和蔼可亲地微笑着吩咐我坐下。我环视了一下这间面积很小的平房。屋内陈设简单,只有一张陈旧的三屉桌和一把旧木圈椅。邓大姐穿着普通的便衣,坐在椅子上,十分亲切地同我摆家常,关心地询问我的姓名、籍贯和以前的工作、战斗情况。
  当邓大姐听说我在长征中负过伤,就十分关切地问我伤在哪儿,并且还站起身来,仔细地察看了我腿上的伤疤,嘱咐我今后注意身体。邓大姐这种深厚的阶级感情,使我深受感动。
  邓大姐看了看我还穿着红军服装,便十分和蔼地说:西安是白区,得把军装换一换。说老实话,我真不愿意换下我那身红军服装,尤其舍不得那顶缀有红五星的红军帽。这闪闪发亮的红五星,伴随我、照耀我跟随毛主席走过了二万五千里艰难而又胜利的征途呵!现在要脱下它,我怎么舍得呀!我的眼角涌出了泪花。邓大姐笑容满面,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语重心长地说:换了衣服,心不变嘛!换了帽子,还是红军,还是共产党、毛主席领导指挥的抗日主力军。换衣服,换帽子是为了适应斗争环境,为了更好地做革命工作,更好地执行毛主席、党中央的抗日路线!邓大姐的话使我立刻解开了心里的疙瘩,我很快换上了联络处同志送来的服装。邓大姐站起来端详了一会,满意地说:很好嘛!很有精神。并指示我今后的任务就是作周副主席的警卫员,告诫我一定要保卫好周副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
  一听说今后就要跟随周副主席,我心头顿时又高兴又紧张。我知道,这是组织上对自己的最大信任,这是一件极其光荣的任务!但是,我又担心自己各方面水平都很低,能完成这个任务吗?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邓大姐,她微笑着,十分信任地说:西安情况很复杂,斗争很尖锐。周副主席外出,有时只带你一个保卫。你要胆大心细,眼灵手快,搞好保卫工作。尤其是要注意保密,不要泄露周副主席的行动计划。工作要机警,处理问题要灵活、机动。
  最后,邓大姐带我走到门口,指着办事处对面第二排平房中的一间房子对我说:那就是周副主席的办公室,等一会就到周副主席那儿去吧!
  邓大姐这么亲切和蔼地给我谈话,又这么明确恳切地指示我如何进行工作,使我对完成保卫任务增添了信心和决心!
  从邓大姐那儿来到周副主席办公室,周副主席刚好吃完晚饭后回来。见了我,他亲切地问道:“你叫廖其康吗?”我回答说:“是”。他吩咐我把办公室的灯打开。我赶忙往外走,准备去找火柴和蜡烛。周副主席笑了起来,对我说道:这里用电灯,不要火柴蜡烛。
  接着,周副主席十分亲热地拉着我的手,走到电灯开关前,指着说:这就是开关。然后又打开灯,给我讲:这样往下按,就是开;往上掀,就是关。
  就这样,在周副主席的亲切指点下,我知道了如何开、关电灯。周副主席这样平易近人,这样和蔼可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周副主席对自己的伙食从不在意,可是对同志们的伙食却非常关心。不管在武汉,还是在重庆,周副主席多次到办事处伙房去,询问伙食情况,指示办伙食的同志要想办法少花钱多办事,把伙食管好。还指示司务长要经济公开,每月公布一次帐目,告诉大家烧煤用了多少钱?买米用了多少钱?要像红军时期分伙食尾子那样,把剩下的伙食费分给大家买一点生活用具。
  对我们警卫战士,周副主席更是体贴入微。他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深夜,但是在百忙中,他总忘不了到警卫班去查铺,看战士休息得好不好,看战士被子盖好了没有。看见有的战士在梦中掀开了被子,他就轻轻为他们盖上。有一次,一位警卫战士突然患疟疾。周副主席知道后,非常关心,同邓大姐一起去看过好几次,还亲自找来医生,嘱咐他好好为战士看病。当医生确诊是疟疾以后,周副主席关切地对医生说:你要想法给他找点奎宁药吃,让他早点恢复健康。在周副主席的关怀下,这个战士很快治好了病,恢复了健康。
  一九三九年春天,蒋世牟同志由组织上派到曾家岩“周公馆”给周恩来当炊事员。他回忆说:
  记得有一次,我做饭时不小心把手指割破了,白天没觉得怎样,谁知到了晚上,手指感染发炎了,又红又肿,疼得直到半夜还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正在我疼痛难忍的时候,忽然门开了,邓大姐轻轻地走进屋来。原来,周总理听见我翻身时竹床发出的响声,便让邓大姐过来看望我。邓大姐关心地问我:“你怎么还没睡?”我说:“手指割破发炎了,疼得很厉害。”邓大姐一听马上告诉了总理,总理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找来了消炎用的药水、药膏、包扎用的纱布和绷带,还特意让邓大姐转告我:“明天休息,手好了再继续工作。”我望着刚包扎好的手指,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2007/09/10

第六章 信念·品德·情操(之三)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