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信念·品德·情操(之五)

 




  五、“我和小超带头,每人捐一百元”
  一九五九年一月十一日下午,周总理冒着刺骨的寒风,步行来到广东省从化县温泉管理区。在管理区的办公室里,周总理逐一问了在座干部、贫下中农的名字,详细询问了温泉地区的集体生产和社员生活情况。
  周总理对新的一代的成长特别关心。他在视察了温泉小学之后,就迈步向幼儿园走去。听说总理来了,小朋友们一个个欢呼雀跃,向总理问好。周总理高兴地微笑着,向小朋友频频招手说:“小朋友好!”然后又弯着腰同小朋友握手。在幼儿园里,周总理向老师询问了幼儿教育和健康情况,又看了课室、卧室、儿童活动场所和伙房,问了孩子们一天吃多少餐,吃什么东西,并且亲口尝了孩子们的晚餐。周总理指示说:“儿童的伙食一定要办好!”
  “孩子们有洗澡的地方吗?”总理关切地问。
  “洗澡房眼下还没有建。”老师回答。
  “老百姓有没有洗澡的地方?”总理转过头问陪同的大队干部。
  大队干部告诉总理,社员们有的在塘边洗澡,有的打水回家洗。
  总理听后,严肃地对大队干部说:“一定要建些房子供社员和孩子们洗澡用,使老百姓都能很方便地用上温泉水!”
  这一天,周总理还视察了保健站、公共食堂等单位,前后逗留了三个多小时。离开温泉管理区时,周总理再三叮嘱有关的同志,一定要注意人民健康,要建一个洗澡房,让群众方便地用上温泉水。
  敬爱的周总理离开温泉后,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在回京途经广州的时候,他特地向广东省有关部门提出建议,给温泉人民兴建一座温泉浴室。周总理语重心长地对有关负责同志说:“你们在温泉修建这么好的房子给我们住,随时可用上温泉水。温泉地区的老百姓祖祖辈辈住在那里,却很不容易用上温泉水洗澡,我和小超都感到不安!”周总理又说:“我们倡议,凡到温泉休养的同志,向他们募捐,给温泉人民建一座浴室。我和小超带头,每人捐一百元。”
  周总理这番话,使有关部门负责同志深受感动,表示要马上把这件事情办好,并说:总理的钱不要拿了。可是,周总理在临走前,仍然派人把钱送来了,说是他们的一点心意。
  不久,广东省有关部门就拨出一笔款和建筑材料,帮助温泉地区人民建浴室。这时,周总理又从北京派人前来温泉,就浴室的选点和设计问题,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并帮助解决各种实际问题。就这样,一座崭新的温泉浴室便建成了。这座浴室面积有一百五十平方米,共有冲凉房十八间,分装冷热水管,同时可容五十多人洗浴。
  曾经参加过我国第一次核试验的朱光亚深有感触地回忆说:“我第一次受周总理当面教导,是在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四日的专委会上。……会议在西花厅里举行……从上午开到下午,总理便留我们吃午饭。餐厅在会议厅背后,摆了两张大圆桌就没有多少空地了。每桌都是一大盆肉丸子熬白菜、豆腐。四周摆几小碟咸菜和烧饼。周总理及其他中央领导同志和我们同桌就餐,吃同样的饭菜。好几年后,余秋里同志曾告诉我们:这种大盆菜是周总理创导的国务院的传统饭菜,既有营养,又很方便。”
  朱光亚吃过的这种传统饭菜,在我国经济好转时期一直也没有变化。一九六三年在周恩来家里的一次晚餐上,后到的贺龙元帅一进入餐厅,就看到每张桌子上仍摆着国务院的传统饭菜,贺老总用手指指餐桌,风趣地对周恩来说:“总理呀,国家经济好转了,你家的饭桌上怎么还没体现出大好形势来呀?”
  周恩来笑着回答:“大好形势是靠大家奋斗得来的。将来,国家富强了,也不能丢掉艰苦朴素的传统啊。”
  在周恩来的家常便饭里,几乎顿顿可以体验到艰苦朴素的传统。
  一九六一年春节吃年夜饭的晚上,总理请客。在总理身边工作的人员和在京的几个晚辈都参加了。二三十个人,热热闹闹的。每张桌子上放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和一盆黄澄澄的小米粥。总理先讲话,对大家一年来的辛勤工作表示慰问和鼓励。然后,邓颖超说:“今天是除夕,请大家吃小米稀饭和肉包子。为什么呢?因为中国革命是小米加步枪打出来的,不能忘掉小米。为什么吃肉包子?因为毛主席领导我们推翻三座大山,得到解放,生活好了,才有肉包子吃。”总理频频点头,带头鼓掌。
  一九六一年春节前后的一天,周恩来和邓颖超请几个侄儿来家里吃便饭。饭桌上只有三个菜:两个素菜,一个有少量肉丝的荤菜,一碗菜汤。其中少见的那一盘荤菜,还是为了第一次来看望两位老人的侄儿周保章加的呢!在吃饭时,端上来四个杂粮做的窝窝头。保章想自己是年轻人,理应吃粗粮,便伸手就去拿。而邓颖超却用筷子将他的手拨开,慈祥地说:“这是你伯伯和我的,你是客人,吃米饭吧!”周恩来和邓颖超微笑着拿起窝窝头便啃起来。事后保章才了解到,伯父、伯母在困难时期一直带头严格执行粮食定量供应制度,经常是以粗粮为食的。
  也有一次例外。那是在三年困难时期,一天,当飞行员的侄儿尔萃去看周恩来。周恩来问到空军的生活标准时,尔萃说:“我们每天有半斤肉供应。”周恩来认为,既然是空军对飞行员的特殊优待,作为总理也只好照办。他说:那可不能叫你这个飞行员在我这儿受委屈,明天叫炊事员把我们的肉票集中一下,打个“歼灭战”,保证你的健康。尔萃听后,当时并不知道“歼灭战”,的含义,事后他才了解到:总理的肉食供应每月只有二两。
  但这种“歼灭战”也只能偶尔打一两次。大多数时候尔萃到周恩来家里,也只能与伯父、伯母一起过艰苦朴素的紧日子。
  一九五九年,尔萃在北京治病,经常去周恩来伯伯家。有一天,周恩来对尔萃说:“今天请你这个飞行员吃一顿‘金银饭’。”尔萃听了,心想,伯伯一向吃得很俭省,今天是要请我吃什么好饭呢?临吃饭时,才看见端上来的是用大米和小米混合煮成的粥。周恩来语重心长地说:你们飞行员,是吃不到这种饭的。过去我们在延安,常吃这种饭,叫做“革命饭”。今天生活好了,不能忘记过去……
  尔萃马上就明白了,这不仅是伯伯让自己体验一下家里艰苦朴素的生活习惯,更重要的是教育自己,即使生活水平提高了,也不能忘记我们艰苦创业的优良传统。



 
 

2007/09/10

第六章 信念·品德·情操(之五)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