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信念·品德·情操(之十二)

 




  十二、“我去人民群众中间了解情况,你们这样前呼后拥是什么影响?连自己的人民群众都信不过,还谈什么为人民服务?”
  周恩来和邓颖超毕生都在力争取中国人民的彻底解放而战斗,他们的贡献,在亿万人民中有口皆碑,但两位革命老人始终把自己当作人民中的一员,经常深入到人民中间,时时注意体贴关怀他们。
  周恩来是党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按规定,他的外出有严格的安全保卫制度。外出路线、所经路口、住地及重点防备地区等等,有一整套安全规定。一般行动,头天就做好了计划,几点几分到何地,几点几分经何路口或经何路线,事先和警卫部门打招呼。出动时,前驱后卫车都要到位。
  周恩来对此很反感,多次反对,甚至严厉警告不许前呼后拥跟随他。
  “浪费,没有必要!”周恩来挥着手说:“跟他们讲,我不要这一套,像这样还怎么接近群众?吓也吓跑了,影响很不好嘛!”
  工作人员提出不同看法:“不要警卫跟着,万一路上坏了车呢?不说安全吧,也要耽误时间,影响工作啊。比如外宾等候接见,你的车坏到半路上怎么办?”
  “并不是每次外出都有外宾等候,可你们每次都要搞这种前呼后拥,这种做法很笨,缺少灵活性。我在重庆时做过这方面工作,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对象、不同的活动要有不同的措施和方法。比如我去看望民主人士,我去人民群众中间了解情况,你们这样前呼后拥是什么影响?连自己的人民群众都信不过,还谈什么为人民服务?”
  周恩来在某些活动中,明确警告不许警卫车跟随。一般情况下只有一名秘书和一名警卫随他乘主车外出,警卫车虽然被严令不许跟随,但为了安全,还是悄悄地隐蔽跟随。周恩来是非常机敏的,警卫车虽然隐蔽,仍常被他从反光镜中发现,便免不了受批评:“你们不要搞这些名堂,我在重庆常被跟踪,有经验,你们瞒不过我。说过了你们就该执行,为什么还要悄悄跟着?浪费么,没有必要。”
  为了不叫警卫车跟随,周恩来有时会突然行动,使他们根本来不及通知警卫,上车就走。这时,车上除了总理,只一个秘书或一个警卫,加上司机共三个人,这时周恩来会感到一种自由和愉快,会笑着说:“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就是要摆脱这些形式主义。”
  后来,国家又进口了一批高级奔驰车。有关部门想给总理换一辆奔驰车坐,周恩来严肃地说:“那个奔驰车谁喜欢坐谁就坐去,我不喜欢,我就坐红旗。”他还常说:“我们国家底子薄,还是一穷二白,要在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里坚持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外汇很宝贵,要用在建设上,不该花在消费上。”
  周恩来乘车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公私分明。
  周恩来在建国后,一直坚持私人用车要自费。工资发下后,他必定要检查是否扣除了用车费。他把看戏、跳舞、到公园散步、到饭店理发、到医院看病以及私人访友,都算做私人用车,坚持自费。并且几十年不间断地提醒司机记帐。不厌其烦地提醒司机:“老杨,这段路交费了没有?”秘书也每月提醒司机老杨算帐,督促交通部门不要忘了从工资中扣钱,以免挨批评。
  一九五六年初秋的一天,毛泽东率领中央领导同志在首都西郊机场迎接一个来华访问的外国元首。这时上百名摄影记者拥上前去抢拍照片。一位同志为了抓住时机拍照,不顾一切地把长镜头往前伸去,正巧搭在了前面一位同志的肩上,想以此为依托进行拍摄。前面的那位同志感觉到记者把长镜头伸在自己肩上,就一动不动地挺立着,为记者提供方便。当记者满意地结束了拍摄往回收取长镜头时,前面的那位同志才回过头来。“啊!是总理!”记者大吃一惊,觉得非常过意不去,一时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周恩来亲切地向这位记者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就随其他中央领导同志走开了。记者从周恩来那充满理解与支持的目光中,顿时感到了十分安慰,并为周恩来的体贴、关怀所感动。一九六一年秋的一天,在江西宾馆内,上海星火魔术团和南昌市杂技团正在联合演出。台上的魔术演员表演节目,需要台下的观众上来一个与他合作。“哪位同志上台来……”,演员的话音未落,周恩来兴奋地从观众席上站起来,健步走向舞台。演员看到竟然是周总理来到台上,既高兴,又紧张,腼腆地说:“我演不好。”周恩来热情地鼓励他大胆表演。看到周总理和蔼的笑容,演员紧张的情绪消失了。于是,他准备表演节目了,要观众再借一块表给他。“我这块手表借给你。”又是总理大力支持,摘下了自己的手表交给魔术师。魔术师在周恩来的配合下为观众成功地表演了精彩的节目。节目表演完毕,周恩来离开舞台时,称赞说:“你表演得很好,这只表送给你作个纪念吧!”这时,场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是对人民总理如此热爱艺术、支持艺术家的崇高品质的赞颂。
  演出结束以后,周恩来又接见了全体演员。他满面笑容地问上海魔术团的同志:“你们来江西多少天啦?江西好不好?”同志们齐声答道:“好!”周恩来接着告诉大家说:江西是毛主席亲手创建的革命老根据地,对中国革命有很大的贡献。既然江西人民这么喜欢你们的表演,你们就留在江西,做江西老俵,好不好?同志们听到总理说得如此诚恳,都异口同声地说道:“好啊!好啊!”
  后来,上海星火魔术团积极响应周总理的号召留在了江西工作,并和南昌市杂技团合并成为江西省杂技团,在江西大地上深深扎下了根。
  一九五七年七月的一天深夜,一名警卫战士在周恩来下榻的滨海寓所外站岗。周恩来房间里的灯光仍然亮着,他正在不分昼夜地紧张工作着。
  突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周恩来放下手中的文件,迈步来到被风雨吹打着的玻璃窗前。忽然,一道耀眼的闪电,划破了黑漆漆的夜幕,照见了一个在室外冒雨执勤的警卫战士的身影。那个战士没有雨衣,衣服被雨水淋透了,只好在树下避雨。周恩来看到这种情景,心疼极了,连忙嘱咐夫人邓颖超:“决!快找出雨衣,送给那个执勤的战士!”
  不一会儿,邓颖超一手打着伞,一手拿着雨衣,来到警卫战士身旁。她亲切地对警卫战士说:“总理让我给你送雨衣来了,快穿上吧!”接着又补充说:“总理让我转告你,打雷下雨天,不要在树底下站岗。”那位战士接过雨衣,听到这亲切温暖的话语,心里感激万分,他动情地对邓颖超同志说:“谢谢,感谢总理的关怀!”
  一件普通的雨衣,却凝聚着敬爱的周总理对身边工作人员的无限深情。
  一九八五年五月的一天,一位同志拎着一篮苹果,满面春风地走进三○五医院药房。他向医务人员自我介绍说:“我是邓颖超同志身边的工作人员,邓颖超同志让我把这篮苹果送给大家。”药房里的空气顿时活跃起来了。药房的医务人员说,我们这些普通的药房工作人员,每天做的仅仅是数药片、抓中药、叮嘱病人的工作,在我们身上除了药味就是汗水,邓大姐却想到了我们,这怎能使我们不感到荣幸!送苹果的同志似乎已被大家热烈的情绪所感染,他动情地说:“你们知道这苹果的来历吗?这是一位外国元首送给她老人家的,她舍不得吃,说你们每天要在药房里来来回回走许多路,药房天地虽小,却连着千万人的心,你们的工作很重要,很辛苦。”同志们被深深地感动了。



 
 

2007/09/10

第六章 信念·品德·情操(之十二)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